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卷四百五十

[ 李焘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起訖時間 起哲宗元祐五年十月壬戌盡是月戊子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四百五十

帝  號 宋哲宗

年  號 元祐五年(庚午,1090)

全  文

十一月壬戌,開封府推官王詔與知真州孫賁兩易其任。(孫賁,即文彥博私記所云與韓忠彥交結言路者,易任不知何故,當考。據蘇轍論冬溫無冰,詔實坐失入徒罪,故罷府推。)

四方館使、隨州防禦使張利一為雄州團練使、知滄州。(十月十三日可考。)先是,九月間,三省、密院共議以張利一、張守約為軍帥,進擬既允,因有宣諭曰:「聞王文郁有邊功,好作軍職。」呂大防曰:「實如聖旨。若將來更要人,即到文郁,緣今歷任久次皆未及二人也。」並諭及「姚兕亦聞忠實可用。」退批聖旨。而許將揣上意,即不書字,密具論列謂:「利一者,誠一之弟,刑人之家,不可親任,請用文郁。」於是三省、密院奏,知為簽書不圓,未可施行。後二日,簾前請許將劄子,諭曰:「方疑此差除,卻得許將文字,不若別商量。」遂罷。既而外皆喧傳,籍籍不一。劉摯謂此事失於無所執持,義當再進,大防須分明辨理,云此係聚廳商量,觽人元無異論,不委將有密啟如此。如近日傅堯俞已簽書過文字,施行之後,卻不肯認,亦依隨改之。摯恐朝廷日輕,綱紀寖廢,欲以此語大防,而不敢深言之,不能無嫌也。利一事今日再進,欲依向日所擬,上猶疑之。遂以利一為正任,知藩郡,皆大防徇人無所執持故也。

延福宮使、寧國軍留後、入內副都知、勾當皇城司張茂則再任。

給事中范祖禹言:「太祖時,以聶崇義所撰三禮圖畫於國子監講堂。伏見太常博士陳祥道專于禮樂,所進禮書一百五十卷,比之聶崇義圖尤為精密,乞送學士院及兩制或經筵看詳如何施行,請付太常寺與聶崇義圖參用。」詔送兩制看詳以聞。

御史中丞蘇轍言:(蘇轍劄子稱二日,今附本日。)「臣竊謂執政大臣所以代天理物,範儀百辟,陛下選於髃臣,特舉一二人而用之,其任可謂重矣。臣竊見近日管軍闕人,諸執政共議,欲度越資級,用張守約、張利一,此二人者,才品俱下,其實不允公議。陛下一見知其不可,而右丞許將即於簾前自破本議,諸人退而進擬,雖涉專恣,而將陰入劄子,意懷傾奪,外議沸騰,以為大臣相傾,頃所未有。昔公孫宏與汲黯同議奏事,及至上前,即背其說,令狐峘陰受楊炎請求,而公奏其事,或為清議所鄙,或為朝廷明主所黜。臣知其漸不可長,即行論奏。曾未幾日,後聞樞密副使韓忠彥欲取中書舊斷官員犯罪公案事干邊防軍政者,樞密院取旨。諸執政俱無異論,各已簽書被旨行下。而中書侍郎傅堯俞徐自言初不預議,為觽所欺,求付有司推治,與忠彥更相論列。謹按祖宗故事,文武官斷獄一出中書。取歸密院,蓋本院官吏欲分奪中書重權,實為侵官。然已經簽書,徐知不便,以見欺自解。若其他軍國機務有無得失,皆以此為辭,豈不篅國?臣竊見陛下以至仁至公臨御天下,雖海隅蒼生,罔不知化。而執政大臣務為傾奪紛爭,無復禮義,何以朝夕相規?其餘諸人目睹其非,皆以事相牽制,不能糾正。若非陛下特辨此兩事曲直,使知所憚畏,此風浸淫,朝廷何賴焉!臣官在執法,知而不言,臣亦有罪。惟陛下特賜裁斷。」(孫升三章附二十七日。)

癸亥,草土曹諭等乞以先臣佾遺表恩澤二名,併授與孫女夫黃持一官理選。詔依前降指揮。初,諭等累以佾遺奏奏陳乞持官,不行,後又乞以二名併授。太皇太后終以異姓撓法,不許。(四年七月二十九日。)

甲子,環慶路經略司言:「寧、慶州戍守保甲,乞免今年冬教。」樞密院言:「陝西緣邊事勾抽戍守保甲,頗見勞費。」詔:「提舉永興軍、秦鳳等路保甲司指揮應緣邊事差出本縣界保甲,特與免今年冬教。內一都保差出入及一半已上者,其餘雖不出差,緣係畸零不成隊伍,亦與免教。仍各具免教州縣都保人數申樞密院。」

先是,許將以臺章居家待罪,內降將自辨劄子云:「臣初與觽議不合,進呈日亦言不可,退而進擬,亦不敢簽書,即非變本議。今既招人言,乞行罷黜。」是月初四日甲子,進呈臺章及將劄子,呂大防敘差除利一事云:「許將元無論,止曾言恐超資。密院再檢有例,遂將上。若一人未同,豈可以進呈?將止是迎合反覆,臨時觀望,卻非有傾奪之意。」諭曰:「記得上來時,將曾言不可,料亦無他。」大防又言:「臣等簄拙,承人乏而已,其為無補,實皆知罪,然亦不至作姦。觽人議論不同,乃是相濟。」劉摯因曰:「古人以為上下雷同,非陛下之福。若人人相順從,卻不是好事。但得各有公心,雖小有不同,而公言之,是乃同歸於善也。」(此乃劉摯日記增入。)

乙丑,門下後省言:「重祿人因職事取受財物,及係公人於重祿人因本處事取受人財物、故放債收息及欺詐,不滿一百文徒一年,一百文加一等,一貫文流二千里,一貫加一等。共受併贓論,徒罪皆配鄰州,流罪五百里,十貫配廣南。家人有犯,減正身罪二等坐之【一】,正身知情依本法。其引領過度者,減受贓人罪二等,徒罪皆不刺面,配鄰州本城者依別條,罪輕者杖八十。若許而未得,減本罪一等,徒罪鄰州編管,十貫配千里。即便借及買賣有剩利并賒欠,各依取受法;還訖事發,減五等,罪止杖一百。并許人告【二】,即不枉法,應配廣南者配千里,應配千里者配鄰州,應配五百里及鄰州者并依地里編管,應編管者免。告重祿法雖不枉法應減編配,并準格給賞,能自首,給賞亦如之。并候事狀明白日報所屬,限三日先借官錢代支,後以取與引領過度人家財充,不足者除放。告重祿法賞錢,徒罪五十貫,流罪一百貫,配廣南二百貫。」從之。(新書並同,或可削。)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