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卷四百四十九

[ 李焘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起訖時間 起哲宗元祐五年十月盡其月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四百四十九

帝  號 宋哲宗

年  號 元祐五年(庚午,1090)

全  文

冬十月癸巳,導河水入汴。(玉牒有此,實錄無之。)

詔罷都提舉修河司。

蘇轍又言:「臣近奏乞罷修河司并責降李偉,尋準九月二十六日聖旨,李偉權發遣北外監丞,提舉東流。又準十月二日聖旨,罷都提舉修河司。臣以為修河司雖罷,而李偉不去,與不行臣言無異。謹按李偉屢以姦言動搖朝廷,興起大役。於去年八月中,獨奏稱大河見今已為二股分行,然須當於第四鋪地分更行開廣河槽,只得兵夫二萬,於九月興功,至十月寒凍時畢功,因而引導河勢,豈止二股通行而已,亦將遂為回奪大河之計。凡偉所言,大率狂妄不疑如此。由此朝廷信以為實,為之發兵調夫,差官吏,聚梢茭,騷擾河北、京東西三路,吏民為之不聊生者半年。朝廷中覺其妄【一】,遽罷其役。是時中外公議,皆望朝廷立行誅竄,明其欺罔,以謝天下,而因循不決,任偉如故。既而給事中范祖禹封還制書,乞罷偉差遣,朝廷猶復隱忍,於四月五日降聖旨,李偉差遣候過漲水取旨。今漲水已過,中外又謂陛下必責降偉以信前命,而反擢授監丞,仍提舉東流。曾未數日,復罷修河司。蓋朝廷之所以罷修河司者,謂回河不可復行故也。回河既不可復行,則偉罔上誤國之罪審矣。今乃以初任知縣權發遣都水監丞,則是有罪之人更得違法進擢,此公議所以不服也。且修河司雖罷,而李偉不去,姦言時至,河事變更不定,河朔生靈無時得安,此又公議之所以深憂也。且朝廷號令,貴於必信,四月五日聖旨指揮,著在有司【二】,今棄而不用,使天下皆得竊議,以謂朝廷虛設此言,姑使給事中奉行制命,及制命已行,則棄為虛言,曾不顧卹。大臣何惜一偉,而輕犯此謗哉?臣不勝區區,伏乞檢會前奏,速賜流竄,偉若不黜,公議終不止也。」貼黃:「去年八月,偉始奏乞回河。朝廷用其言,差官吏兵夫,收買梢茭,開掘河槽,築馬頭、鋸牙,功役至大。於今觀之,皆是虛費。臣乞差不干礙官局一一磨算費用之實,若只據此,偉之流竄,自有餘責,而況欺君誤國,臣子之大惡耶!」(去年八月二十八日。)

侍御史孫升言:「臣竊以爵賞所以錄有功,刑罰所以誅有罪。無功而受賞,則臣下不知勸,有罪而不罰,則姦惡無以懲。此國家之大患也。謹按宣德郎李偉,狂妄懷邪,欺罔誤國,既獨奏二股回河之議,有乘時建立大事之言,內挾文彥博之勢權,外假吳安持之游說,大臣為之搖動,朝廷如是聽從,力役既興,公私被害,既不能通行二股,況可以全復大河?方李偉姦言既行,內外士大夫莫不以言回河為諱,有識之士,為之歎息。自非二聖獨斷,照見欺罔,權罷修河,則其患害何可勝言也。近日都大修河司既罷,(十月二日。)則李偉欺罔之罪益明。今來朝廷不獨不行李偉之罰,而又授李偉以外監丞之命,如此則是無功受賞,有罪不罰,臣竊恐非二聖明賞罰勵臣工之意也。伏乞聖慈詳察李偉欺罔之罪,早賜罷黜,以厭服中外之心。」貼黃:「李偉為知已有四月五日指揮,李偉差遣候過漲水取旨,惟恐一旦放罷,是以日夜經營,造作故道減水之功,誑惑朝廷也。」

升又言:「臣近奏論李偉輕儇小人,前後欺罔,乞行放罷,專付北外監丞司管勾故道。竊聞李偉遂就除(九月二十六日。)權北外監丞,提舉東流,孫迥提舉北流。如此則河事興役不息,河北生靈困獘無有休息矣,臣深為朝廷惜之。今東流故道,止是欲分減夏秋漲水,果若故道可以通行,則北外監丞孫迥管勾足矣,不知何以須待李偉乃能照管也?臣竊聞姦臣誑惑朝廷,以今歲漲水北流無患者,以東流分減之功也。殊不知自來專以回河為議,其北流隄防全不修築,昨自去秋後來朝廷稍知大河決不可回,遂專令鄭佑照管北流,故隄防稍稍完葺,所以今秋漲水不為北流之患。朝廷若將東流枉費物料、工力一併修治北流向著地分處,隄防高闊堅實,則無深、冀之患矣。今年漲水,東則北京危急,幾不可保,南則魚池墊塌,人皆寒心者,良由閉斷三河,置截河隄、馬頭與止水鋸牙,壅過漲水,北流不決【三】,又擗刺大河一向直注東岸,此北京、魚池所以幾決也。□安持、李偉止以分減漲水有功,以誑惑朝廷,而不論北京、魚池之危,幾至不保,而所費物料工夫,倍於修固北流隄防之費也。伏望二聖照察愚臣之言,放罷李偉,專責北外監丞官司,庶幾河事漸有休息之期,以絕河北生靈困獘無窮之患。」貼黃:「近都水使者與本路監司相度回奏云:『臣等今奉朝命,只是相度逐官所陳,恐大河生淤有妨分流,合如上項事理所是。將來河勢次第更有合措置事,自當從有司施行。』臣雖至愚,竊詳所奏,若本路監司見得李偉措置有十全無患之計,則不當於奏狀內聲說河勢次第更有合措置事,自當從有司施行也。且知利害莫如本路監司,猶不保明李偉措置,而朝廷乃篤信李偉如此,深可惜也。伏望二聖照察魚池危急之際,南嚮京城,行道之人,為之寒心。而北京橫隄之外,渺如江海,若當時風不止,雨不息,則必至疏虞。北都有力之家,多已遷移,而獨以倉庫兵防委之試險。今論者猶以李偉分減北流漲水之功上惑,豈不過哉?伏願二聖照察李偉輕儇小人,貪冒無恥,往年□居厚誅剝東京百姓,偉與有力焉,今在廷豈無諳知河事老成練習之人如李偉,而必須用一狂妄後生者?蓋李偉憑恃權勢,觽皆為地,今若不罷李偉,則河事興作不息,河北生靈困獘,無有休已。伏望二聖以河北生靈為念,出自聖意,放罷李偉、□安持。」(□安持與本路監司按視,事在八月十二日。)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