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卷四百四十七

[ 李焘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起訖時間 起哲宗元祐五年八月庚戌盡其月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四百四十七

帝  號 宋哲宗

年  號 元祐五年(庚午,1090)

全  文

八月庚戌,龍圖閣待制、樞密都承旨王巖叟、權兵部侍郎范純禮為賀遼主生辰使,引進副使王舜封、莊宅使張佑副之;吏部郎中蘇注、戶部郎中劉昱為正旦使,供備庫使郭宗顏、西京左藏庫副使畢可濟副之。巖叟以親老、純禮以病辭,改命中書舍人鄭雍、權工部侍郎馬默。默又以病辭,改命吏部侍郎、天章閣待制劉奉世。奉世復辭,又改命太僕卿林旦。最後,郭宗顏亦病,詔西頭供奉官、閤門陸孝立代往。(二十四日,改命鄭雍、馬默;二十八日,又命劉奉世。九月一日,又命林旦。十月二十六日,又命陸孝立代郭宗顏。今并書。)

戶部尚書梁燾、給事中朱光庭累乞外任,左諫議大夫劉安世乞宮觀。詔以燾為龍圖閣待制、知鄭州,光庭為集賢殿修撰、知同州,安世為集賢殿修撰、提舉崇福宮。光庭尋以妨嫌,改知亳州。(改亳州在二十二日,今并書。)

初,除安世中書舍人,安世言:「代言之任,素號才難,如臣空疏,實為虛受。而又向者屢曾論列鄧溫伯罪惡,不當復在朝廷,累月于今,未蒙開納。方俟譴逐,乃叨遷陟,臣之自處,固已難安,盈廷公言,何可不畏?況臣久嬰疾病,氣體衰羸,已嘗奏陳,乞一宮觀差遣。伏望聖慈收還誤恩,檢會前奏,早賜俞允,以安愚分。所有告命,不敢祗受。」詔不許辭免。

安世又言:「臣待罪諫列,曾無善狀,既有言責,義在盡忠,而自春迄今,論事不效,旋以疾病,久廢職業,謂宜罷斥,以副清議,更蒙曪擢,實累政體。伏惟陛下黜陟多士,務存至公,任用髃臣,不違所學,願察孤危之志,俾全出處之宜。」又不許。

安世又言:「臣固執鄙陋,未即奉承者,其說有二:自昔臺諫論事,必以邪正為先,蓋君子小人消長之機,繫天下國家治亂之本。臣論列溫伯,至於累章,卒不能回,是為失職,固當罷免,以戒曠官,更被曪遷,重得罪於清議,此臣之所不敢也。舍人之任,實代王言,分押六房,預聞機務,非博學能文,達於政事者,孰宜為之?臣屬辭非工,訥於應用,記聞衰落,不練舊章,一旦叨居,必速官謗,此臣之所不能也。既有所不敢,又有所不能,惟是二者,義難冒處。伏望陛下察臣至懇,追寢誤恩,檢會累奏事理,除一宮觀差遣,庶安愚分,不累明時。」又不許,仍遣中使問勞賜食,諭令就職。安世固不受,詔閤門以中書舍人告就賜安世,仍放謝。安世固不受,詔令依前降指揮。

安世又言:「臣聞賈誼之論,以謂上設禮義廉恥以遇其臣,下不能以節行報其上者,則非人類也。陛下之待臣者至矣,而臣之所以報陛下,無有他能,惟思砥節礪行,進退出處之際,不為天下清議之所棄,庶幾不負兩宮拔擢之恩爾。臣論事亡狀,方俟黜幽,久病未瘳,自宜避位。更蒙進職,愈重不遑,是以屢瀆天聰,願寢新命,聖慈容貸,累加諭訓。臣若於恩禮勉強奉承,行不顧言,利勝於義,則報上之節喪矣,陛下亦安用之?自來臣僚凡有除授,分所當得,惟以禮辭,朝廷必使受之,無不可者。如臣今日所請,直以義有難安,寧伏稽慢之重誅,不敢順命而苟止。」貼黃稱:「臣竊慮朝廷以臣嘗備從官,不欲遽置散地,必假一郡,以示恩禮。然臣臥病累月,身心衰耗,實難強勉,以修職事。兼臣母老多病,不能出京,俟君命已行,旋且辭免,深恐愈成煩瀆。伏幸聖慈曲從臣請,止除一宮觀差遣,任便居住,庶得上供親養,下就醫藥。」詔不許。

安世又言:「今朝廷之姦邪尚在,愚臣之疾病未瘳,豈敢更竊寵榮,干犯清議?惟陛下全臣節於今日,責臣報於異時。」於是詔從安世所請,與梁燾、朱光庭同出。燾、光庭所以乞外任,皆為鄧溫伯故也。(梁燾、朱光庭辭免尚書、給事累奏,當檢附。)

燾初逼以禮恩受命,顧於義未安,既經坤成上壽,退即伸前請甚力。光庭始不為此計,而觽責交至,遂繼之。輔臣於簾前先擬燾直學士,至光庭、安世,呂大防曰:「此二人若除待制,恐優,欲與修撰。」劉摯曰:「於法,自侍郎至諫議大夫,若除他官或外任者,並換待制。」大防曰:「鮮于侁自諫議大夫換修撰。」摯曰:「舊法,在一年內者如此。于時未有並換待制之法,今則有正條。」大防曰:「恐今後皆訐直以取美官而去。」摯曰:「如此,則是以言事責降,緣已經昨來一番升遷,燾為尚書,二人為給舍矣。」大防曰:「誠如是,恐稍優,則二三人必未肯受,又辭免紛紛。」太皇太后諭曰:「誠是,誠是。且除修撰,不久別與差遣。」許將進曰:「二人既罷待制,則燾獨除學士,如何?」大防曰:「亦須比類一般。」遂改待制。既奏他事畢,摯再奏曰:「未委三人作平詞,作責詞?」諭曰:「豈可作責詞?」摯曰:「且如此,只作平詞,相次別改職名。」遂退。(此用劉摯日記增入。)

摯嘗自敘云:

去年秋八九月閒,摯為中書侍郎,內降一角付中書省及尚書省畫可二狀,其一裁減宗室□費,其一裁定六曹吏額。戶房請封送尚書省,摯曰:「常時文書作錄黃過門,今封送,何也?」曰:「尚書省卻施行已久[一],尋常奏狀後,帖云『乞付尚書省』,今忘帖,故降中書爾。」摯曰:「畫可付中書,不依敕令行之,便否?」曰:「欲問過尚書省當如何。」許之。本房帖子云:「內降二狀云云,未委作錄黃直送都省?都省類此事者,見今用何法?如何施行?」初,自上臨政以來,凡賦取于民皆有藝,向之官吏橫斂重賦,一切罷之,然國之用度尚如故,有不給之憂,故議裁節□費,置局于戶部,及令門下、中書後省減定諸司吏額。後省取索,稟議逾年,事垂成矣。都省封樁房令史任永壽者,強明有心計,元係外司吏人,指取入省,素與三省吏不相能,而深嫉其朋黨,故密具內外諸姦獘,囊橐根株,投諸宰執,而遂大為呂大防委信,乃令專總裁省之事。永壽有智慮,恐孤不可立,即拔都事時忱、吏房主事蘇安靜、守當官時惲同領其事,盡收戶部、後省之所上,置吏額一房於都省,指射司空府為局。其所裁定,誠為詳允,但二三人性資邪狡,又事權寖熏灼,數數挾寵作勢,出語以脅觽,於是人皆惡之。每入文字,永壽持至兩省,略指說大燍,請同書進入,乞付尚書省,本省用白敕行下。至是,得中書貼子,後三日,永壽至曰:「得丞相旨,令兩省各差人吏赴吏額局同行遣。」摯始覺永壽有交鬥,即語之曰:「本為內降二狀,未知合如何施行,故令問之,豈是欲與兩省吏人為地,使就都省分功邪?誣妄之語閒相公,帖子如不欲報,即留下。」永壽恐曰:「不敢如此。內降二狀,依常行不妨遂作錄黃行出。」居二日,永壽又持一劄子矒至,曰:「吏額房文字,昨來為要謹密而速,故如此直行,然未有法令,欲作三省同請:應吏額房裁省事,依致仕官文書行遣例,所貴得一指揮遵守。」摯曰:「昨為乞致仕者經歷迂滯,多使不及被受而亡,故去年門下直付都省,貴行之速也。今裁省事恐不必務速而廢法,若曰『欲謹密』,則一省豈獨不謹密乎?候與三省面議。」又累日,大防袖此劄草示摯曰:「此事且與了之。」摯曰:「諾。」而猶不知大防之見疑也。未幾,中書奏留得替法司劉唐叟,已得旨,而右司晁端彥、王古與令史任彥妄以此獻大防,以謂「方議減吏而留之,是增吏也。」而不知有法也。大防得此,喜,執詣都堂,聲色俱厲見問,摯徐答之曰:「中書依條耳。」久之,曰:「待別商量。」既去,右司以帖子問唐叟,願不請券則可。唐叟規於在職待遣,無所計,兼亦知其意,遂不敢辨,供狀只就本俸。尚書省再畫旨,如此,非法也。摯於是知大防怨之深,用是見報爾。既見報,摯又不校,一切事定矣。未幾,摯遷門下,而吏額事畢,四人論功,考功依條以減年有差上之,而都司皆不用,擅擬優例:永壽即前後功換班行,忱改官,安靜減三年,先次補都事,惲減年磨勘。於是外議沸騰,以謂吏額自是後省行遣逾年,略已有序,臨欲成就,而永壽輩攘去【二】,所以兩月而畢,雖比後省有所增損,而原根本在後省【三】,其成十之八九矣,今酬獎太優。中丞梁燾、諫官朱光庭劉安世、御史孫升賈易,次第交章論其非,四吏者皆被裁,止用考功原擬。於是大防疑滋甚,蓋言路三四子皆昔摯臺中所與故也。賴三四子不知摯之嘗所爭者,本為敕令不經中書、門下,給、舍皆不預聞耳,而止彈忱輩怙權賣威,都省聽其邪說,以優賞徇之,如此而已。繼又擊都省不守法,與吏同姦,請斥之。積數十章,其言浸惡,稍正。以永壽輩有私。摯於上前委曲陳說,以謂:「□吏、□費,理合裁省,今吏額所定,麤得平允,惟是被減之人不能無憾,故造作謗議,然事初如此,久則定矣。忱輩誠不堪,然本是置局主裁省者也,今若痛治忱等以及郎官,則不惟快怒者之心,而今後徼幸不復可制,一切當姑息,有害政體。」常以此意奏之,然簾中盡知忱輩從來之惡,必欲逐之,故四人皆出,而忱、安靜猶得堂除,都司皆無恙,訴者皆不行。大防見摯於此事有力,則喜,屢為四都司及對客曰:「茲事非劉門下不易平。」出此言,欲摯之知也。然訴者亦因摯而不行,怨有歸也。摯之拙常如此。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