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卷四百四十六

[ 李焘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起訖時間 起哲宗元祐五年八月癸巳盡是月丁未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四百四十六

帝  號 宋哲宗

年  號 元祐五年(庚午,1090)

全  文

八月癸巳朔,戶部言:「歸明人所給田,如有妨礙及瘠薄不可耕佃,乞官為驗實別給。」從之。

甲午,詔權侍郎并日參。

詔戶部員外郎穆衍往熙河蘭岷路代孫路措置弓箭手土田。(張舜民誌穆衍墓云:「元祐元年,與孫路同往熙河,相度措置邊防財用。時大臣有欲棄熙河者,留議未決,公同事已信其說,謂公曰:『此行可以自致,不然,反為累也。』公徐對:『顧利害何如,王事靡盬,遑為身謀?』還朝,請以經制事還漕司,條罷為公私害者二十七事,歲減經費一百九十餘萬緡。因與孫更論疆事,略以謂蘭州棄則熙河危,熙河棄則關中搖動。唐自失河湟,吐蕃、回鶻一有不順,則警及國門。逮今二百餘年,非先帝英武,其孰能克復?今一旦委之無厭之敵,恐不足以止寇,徒滋後患耳。熙蘭卒不棄,繄公力也。(元年正月十二日,路、衍同被命,此已附見本日。)四年,夏人遣使入朝,欲以還賜四寨及塞門寨,朝廷患之,未有以決。命公押伴,公折之以理,辭屈而去。其後夏人入賀興龍、坤成節,皆命公押伴,敵使欲有發,輒憚公而止。」據衍傳,乃是欲以還賜四寨易蘭州,此云「及塞門寨」,蓋字誤也。誌又云:「熙河分畫疆界,議久不決,遣公往視。公還,以謂質孤、勝如據兩川美田【一】,實蕃、漢必爭之地,自西關失利,遂廢不守,宜界二壘之閒,城李內彭,以控要害。及言納克密、努札、淺井、隆諾特,皆宜起亭障,以通涇原之援。明年築李內彭,賜名定遠城,用公策也。」本傳依此。)

乙未太皇太后手詔,以皇帝納后有期,令太常禮官檢詳古今六禮沿革,參考通禮典故,具其節文,著為成式,有司審當,然後施行。從宰相呂大防等議也。

戶部言:「官員分移請受於他州請者,召保官三員。如本色官或不足,即合召別色官。」從之。(新無。)

刑部言:「軍大將充使臣差遣,自來有法,合該酬獎者,并依使臣法減半。如有法合該指射差遣、陞名次及免短使之類,亦乞依使臣條例。」從之。

提點廣南東路刑獄程之元言:「臣僚上言韶州郡縣官吏交結蔡碩,於油糧主處每一千照帖止以數百售之,遂冒法越次給庫錢與碩,獲剩利千餘緡,下本路體訪詣實以聞。臣詢究碩買韶州思溪、密賽等場鉛、錫會子,內有買爐戶未納鉛,作詭名賣納。其爐戶雖已立券賣鉛與人,合請五分之直,而官無錢可給,轉運司令支四分,而碩乃請十分,共一萬六千餘緡,計獲剩利七千餘緡。」又金部言碩欠軍器材料等錢萬餘緡、金五十五兩、銀六百三十八兩、紗羅等。詔碩所買鉛、錫會子本錢并填納見欠官錢,剩利錢七千餘貫沒官,韶州官吏并額各令提點刑獄司取勘以聞。(政目五月十八日已書勘蔡碩;八月四日又書廣刑程之元按蔡碩買支還四分價錢鉛錫會子三次,請十分錢一萬六千餘貫,贏官錢七千餘貫,下本司勘,將本錢還見欠官錢,餘錢并納官,不合支官吏勘奏。五月十八日蓋緣孫升章,八月四日程之元又具奏也。)

丙申,詔:「門下侍郎劉摯累奏乞外任,已降詔不允。可令合屬去處,如再有文字,無得收接投進。」(此據御集。)殿中侍御史楊康國奏:(編類章疏八月四日。)「臣竊聞門下侍郎劉摯避寵辭榮,懇求外郡,傳播京都,人情上下,莫不驚駭。蓋摯高材遠識,公正不倚,有以大過人者,此不獨天下所共知,亦為陛下所知久矣,故自侍御史再遷為執政,三四年閒,篃歷三省,公望益隆。自以眷厚責深,勇於求退,雖於摯為美,於人為難,其在朝廷事體甚重,豈可輕聽其去?臣聞楊綰居廟堂,人心自化;汲黯在朝,淮南寢謀。是則德望大臣進退出處,實繫國家休戚,安可不謹?臣愚職在言責,乃陛下耳目之官,有所見聞,豈敢避罪畏縮而不言也?伏望陛下更賜省察,早降指揮,令諸處不得收接摯乞出文字,押摯依舊入省,使與二三執政協謀同輔,共致太平,天下幸甚!」貼黃:「臣今日之言,非為劉摯,蓋為朝廷治體也。更望陛下省察。」

提點兩浙路刑獄王瑜為刑部員外郎。(九月二日,孫升云云。)

丁酉,西南龍蕃貢方物。

刑部員外郎王柏為淮南西路提點刑獄。

戶部言:「買撲場務敗闕,無人承買,聽自陳,差官體量減定錢數承納,仍其減數出牓召人,或添價承買。無人投狀,再差官減定,若減及五分以上,無人投狀,即申提刑司差官與本州縣再減,出牓如上法。減及八分,無人承買,申提刑司審察權停閉訖奏。」從之。(新無。)

戊戌,三省、樞密院言:「禁軍闕額錢帛等,舊隸樞密院,止是封樁,未嘗支用。乞依收租等錢,遇非汎支使,并三省、樞密院同取旨施行。」從之。

是日,(八月六日。)門下侍郎劉摯復位視事如故。

摯之為中書侍郎,初以吏額房事與左僕射呂大防議稍不合,已而摯遷門下侍郎。及臺諫共攻大防,大防稱病不出,摯每於上前開陳吏額本末,曰:「此皆被減者鼓怨,言路風聞過實,不足深罪。」大防他日語人曰:「使上意曉然不疑,劉門下之力居多。」然而士大夫趨利者交鬥其閒,謂大防與摯因是有隙,於是造為朋黨之論。摯語大防曰:「吾曹心知無他,然外論如此,非朝廷所宜有【二】,願少引避。」大防曰:「行亦有請矣。」七月庚寅,(七月二十七日。)奏事畢,摯獨留,奏曰:「臣久處近列,器滿必覆,願賜骸骨,避賢者路。」既退,連上章,出就外第,期必得請。上遣中使召摯入對,太皇太后諭曰:「侍郎未得去,須官家親政,然後可去。」使者數輩趣入視事,摯不得已受命。未幾,大防辭位,不許。及摯遷右僕射,與大防同列,未滿歲,言者爭詆摯,摯尋罷,朋黨之論遂不可破,其本蓋自吏額始。(此據劉仿等所編摯行實及劉安世序摯文集摘出附見,摯新傳大率依劉仿等所編也。仿等云「摯以八月一日出就外第」,按摯自記乃七月二日,今從摯自記。摯為中侍乃三年四月六日,為門侍在四年十一月十七日,為右揆在六年二月二日。吏額事具六月末,并八月十八日別出。劉摯日記云:「七月二十七日,以孟秋朝享致齋本省。是日早,延和奏事畢,留身請補外,諭以不可,哀祈切至,再拜而退,投表于通進司。贰有旨:東府不許般出。明日,從上自景靈還至端門,即入,即返轡而南,寓泊曹氏園聽命。八月一日癸巳,再表,批不允。近璫閻安自曹園押入【三】,隨班奏事畢,少留,再懇。諭勞再三,未有可旨。退,再入劄子上馬。是日,有旨諸處毋接外章奏。五日五鼓,封還所奏,陳衍押入,見衍于本省後堂,見奏垂拱。六日【四】,奏事已,少留面對。」)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