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卷四百四十五

[ 李焘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起訖時間 起哲宗元祐五年七月盡其月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四百四十五

帝  號 宋哲宗

年  號 元祐五年(庚午,1090)

全  文

秋七月乙丑,直龍圖閣、知蘇州王覿為禮部侍郎,尋改江、淮、荊、浙等路發運使。覿嘗語同列,以蔡確有功於國,御史中丞蘇轍劾奏之,故有是命。(此據孫升及上官均奏議。改發運在六日,今并書。覿傳并除禮侍不載。孫升劾鄧溫伯云:「王覿近除禮部侍郎,以嘗語同列,謂蔡確有功於國,猶從外補。」按:上官均奏議及蘇轍有言,更當考詳。)

給事中朱光庭言,新除李察知密州,不協公議。詔察別與差遣。(政目六月八日,李察知澶州,呂嘉問汝州,朱服宣州,實錄皆不書。此云密州,當考。)

提點兩浙路刑獄楊傑為禮部員外郎,京東路轉運副使范鍔為金部員外郎。(六月末,蘇轍論免夫錢,有與鍔相關者。)

明州觀察使、贈開府儀同三司、追封潤國公、諡惠世堯卒。

草土王師約奏:「親叔左班殿直克述遣河清兵士毆錄事參軍死,念臣祖尚秦國大長公主,而臣復膺選尚,如臣叔父合該極典,願納一官,乞從□貸。」御批:「王克述毆人致死,合從典憲;師約乞將一官贖罪,難以施行。」(御集五年七月二日事【一】。)

丁卯,給事中朱光庭言:「新除王鞏權判登聞鼓院。按:鞏資稟憸邪,行跡污下,頃為揚州通判,以私用刑得罪而去,合送吏部。新除未協公議。」詔鞏別與差遣。(又八月十四日。)

樞密院言:「諸路主兵官及使臣等犯法,下所屬鞫治,及案到大理寺論法,乃上尚書省取旨。慮有元犯情重,或事干邊防,合原情定罪者,既元自樞密院行下,當申樞密院取旨。」從之。

戊辰,樞密院言,見議熙河路定西城等處疆界,欲知城寨相去地里。詔秦鳳路提點刑獄游師雄按視以聞。(范育集張舜民墓誌。)

己巳,詔知荊南唐義問添差荊湖北路轉運使,專切措置邊事。用樞密都承旨王巖叟所薦也。(張舜民作王巖叟墓誌云:「湖北諸蠻互出擾邊,無有寧歲,巖叟請專委荊南唐義問,遂自草檄文,諭義問以朝廷方敦尚恩信,勿為徼幸功賞之意,其後終底輯寧。」蘇轍論附八月二十四日。添差,據政目。)

正字陳察、晁補之、李昭堒并為校書郎。(十二月十六日可考。)

庚午,戶部言:「曾犯私假香人,法當勒出行,其有易姓名借本合賣雇人,及改牌額再買販者,乞立賞許人告,并坐不應為重罪再犯,鄰州編管。」從之。(新削。)

辛未,權兵部尚書趙彥若權禮部尚書,兼刑部侍郎范純禮權兵部侍郎。

殿中侍御史賈易提點淮南東路刑獄。先是,太皇太后諭輔臣,欲以黃廉為諫議大夫,田子諒、趙屼為臺官,呂大防對曰:「廉無公望;屼,確黨,皆不可用。子諒可也。」劉摯曰:「子諒,臣之姻家,故事不可用。」傅堯俞曰:「臣為中丞,與宰相韓縝不相避。」諭曰:「既有例可持,不回避。」摯曰:「去年楊康國、趙屼避孫固,皆罷見任御史,此近例也。」退,即以子諒自度支員外郎為殿中侍御史,與賈易對換。摯奏乞罷政事,不敢妨朝廷用人,詔不許,乃罷子諒,而易與禮部員外郎上官均對換。易力辭,改國子司業,又辭之,且丐外,遂有此命。(此據劉摯行狀後記增入。六月八日辛丑,田子諒自度支郎與殿中賈易對換;後四日,子諒復故,易改禮部;二十八日辛酉,又改司業;七月八日辛未,除淮東憲。)易初與梁燾、朱光庭、劉安世同劾鄧溫伯不效,既皆遷官,易獨先出,為中丞蘇轍故也。(此據王巖叟系年錄,云「言者攻鄧溫伯不效,梁燾除權戶部,朱光庭給事,劉安世中書舍人,賈易司業。諸人皆不肯受命。易以避蘇轍,與三人少異,先除淮南提刑。三人辭之再三」云云。易攻溫伯,六月八日同孫升奏。)

三省言:「御史中丞蘇轍、侍御史孫升同舉到監察御史二員,內一員不曾實歷通判,不應條;一員與執政官礙親。」詔蘇轍、孫升同別舉官二員,轍、升言:「檢會元祐三年六月九日尚書省劄子,三省同奉聖旨:『左右司諫、左右正言、殿中侍御史、監察御史,並用升朝官通判資序實歷一年以上,舉官準此。』臣等竊見後來所用諫官,如□安詩、劉唐老、司馬康三人,並非實歷通判之人。緣上件所降朝旨,係諫官、御史並用實歷通判一年,即無分別,今來人才難得之際,若臺官獨拘苛法,必至闕官。況自立法以來,前後本臺及兩制官並不曾舉到實歷通判可用一人,以塞明詔,足見此法難以久行。伏乞特依近用諫官體例,於臣等前來所舉人中選擇除用,免致言事之官久闕不補,於體不便。」(轍與孫升同舉察院二人,在六月二十六日。□安詩四年三月為右司諫,劉唐老五年五月為右正言,司馬康五年六月為左司諫。王巖叟言資格太嚴,或可附此。)

轍又言:「竊觀元祐三年六月九日詔旨,本為朝廷除授而設,後來朝廷所除諫官,如□安詩、劉唐老、司馬康三人,皆未曾實歷,遂再奏乞比附施行。尋又蒙尚書省劄子,令依條別舉。臣退復思念,豈以除諫官皆出聖意,故不依條法,舉臺官出於有司,故不得援例耶?竊惟前件三人,惟司馬康故相光之子,光被眷任最深,康亦素有清譽,或為二聖所知;至於□安詩、劉唐老,此二人者何緣得被聖眷?若非大臣進擬,或密有薦導,陛下何緣知之?竊謂本臺所舉,亦合依例施行。況朝廷前後所用百官,亦名不應格,豈故違法,蓋不得已也。若獨於臺官固執近法,中外必以為疑。伏乞檢會前奏,早賜施行。」不聽。轍所舉監察御史二人,其一人宗正丞常安民也。宰相呂大防不喜安民,故限以資格。轍再論列,太皇太后以問大防,大防曰:「諫官屬朝廷,朝廷主道揆,不必用法;御史,有司也,有司正當守法。況中丞又謂之中執法,豈得不用資格?」(此據常安民家傳。安民,臨邛人也。)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