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卷四百四十四

[ 李焘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起訖時間 起哲宗元祐五年六月辛酉盡其月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四百四十四

帝  號 宋哲宗

年  號 元祐五年(庚午,1090)

全  文

六月辛酉,權戶部侍郎韓宗道為刑部侍郎,直龍圖閣、知熙州范育為戶部侍郎,直龍圖閣、知秦州葉康直為寶文閣待制、知熙州,知陝州呂大忠為直龍圖閣、知秦州;殿中侍御史賈易為國子司業,其新除禮部員外郎命勿行。(六月八日,除禮外;七月八日,又改淮憲。)江、淮等路發運使苗時中為陝西都轉運使。

命右朝散郎段與京置場出賣府界保甲司緣保甲省到、及內藏庫見寄帳封樁收租匹帛等。(新無。案:此條疑有脫誤。)

戶部言:「開封府推官王詔近附府界諸縣催斷合該疏決公事【一】,竊見府界民戶歲出體量和買稈草,最為不易。歲不過六百萬數,每束支錢二十八文,三等以上戶以京東布折價,第四等給見錢,并赴在京諸場送納,所支價直,已是不多,又嘗得之後時,乞今後支俵錢布,限至九月終須管了畢。」從之。(新無。)

先是,知熙州范育言:(因蘇轍六月末論育生事,附此。育以四年七月十二日除熙州,此稱「臣至本路」,當是四年秋或冬閒發此奏。)

竊臣至本路,體探得阿里骨謀害溫溪心之跡,然自殺覺來瑪斯多卜後來,溫溪心父子畏偪為備,兼知朝廷有意令好看溫溪心,及與巴烏淩斡、巴桑多爾濟結官職,阿里骨自此勢雖少緩,而謀愈深,多遣質戶來邈川換易舊住人戶,去其腹心,翦其羽翼;又使巴烏陰制其內【二】,溫溪心父子勢益孤危。溫溪心以目疾,多不管事,巴烏亦以看經為說,阿里骨勾喚皆不去。青唐人往來多淩辱邈川人戶,邈川人情極不安。阿里骨又密遣般擦與夏國結和,並不由邈川,只近北往來,有共殺溪心、并吞邈川之謀,然羌酋亦不自悟。若青唐與夏賊共取邈川,則夏賊勢強,青唐勢弱,其勢必不兩存,正如晉取虢及虞,行及彼爾。

臣愚以謂邈川存,則有西蕃為夏賊障蔽;邈川亡,則西蕃必為夏賊所併。西蕃併,則其旁諸蕃夷皆為所役屬,西南接巴蜀,東北至河東,地界幾及萬里,其強盛正如唐之吐蕃,必為中國大患。臣愚竊以朝廷綏撫四夷,蓋欲使中國、外夷皆安,永無兵革之患爾。若今日安而後日有患,則不可恃以為安,西蕃之勢是也。臣蒙朝廷付以邊寄,苟三二歲無事,容身而去,則於臣私謀甚安;然遺西鄙無窮之患,則臣上負國恩,死有餘責,臣雖至愚,所不忍為也。臣謂為朝廷熟計,邈川不可不存,溫溪心不可不救,阿里骨不可不正其罪。凡此皆出於不得已,時不可後,機不可失,蓋有一動而為萬世之安者,今日是也。

臣近又據岷州都總領蕃兵李祥報臣:「結□齪使人來趙醇忠處云,阿里骨特起人馬去邈川,為溫溪心勾不來。」洮西安撫王光世報臣:「探得青唐質戶一千七百戶,在邈川舊城裏住坐,卻將舊城裏首領蕃部儹出。」又言:「點集志家一千來人馬,待十一月內奔斫斯博城來裏。」又言:「溪心父子及族下有評泊言,漢家有力量時,自家會投漢去【三】;沒力量時,儻父子一一就取上將青唐城去。」又說:「溪心父子被青唐人監管著裏。」臣觀此時勢,阿里骨之謀已急,溪心父子之心已危,若失此機會,不為救□,則溪心為阿里骨拘執,遂并邈川矣。臣體訪得邈川有戰兵萬數,其人心皆附溪心,溪心自來心向漢,其力非不能拒阿里骨;兼阿里骨自殺巴羅羅遵後,河南部族人人懷怨,心牟欽氈亦怨阿里骨殺董氈妻并近上首領,徒以逼近,勢不得不服。蕃僧郭廝敦其徒千餘人,國中上下所共敬信,自阿里骨妄行殺戮,亦頗有恚忿之言,曾斫禁院門,奪出斯吉溫,河南隆博、喬家等族,皆點集不赴。阿里骨又將諸首領親屬及董氈族人趙醇忠姊妹皆疑忌囚繫,人自為敵,將報其怨,為日久矣。然觀溪心輩與諸酋,雖內有怨阿里骨之心,外有拒阿里骨之勢,而隱忍事之,雖將就拘執逼死亡而不發者,蓋謂阿里骨為朝廷所立,通其和好,放過般擦,恩澤撫存之甚厚,度其不為己助,故畏憚而不敢爾。

臣謂阿里骨乃篡國之賊,自既得志,肆行暴虐,誅不附己者,始與夏賊合謀寇邊,賴天誅挫其賊鋒,擒獲酋首,故俛然效順。自朝廷蠲釋其罪,猶且點集兵馬,為滿裕克聲勢,誅巴羅羅遵,謀害溫溪心。今歲夏秋,諸蕃遠近豐稔,獨青唐久雨震雹,大水漂溺,人不聊生,國人之所共憤,天意之所不容,其罪大矣。今若朝廷尚務含容,使此賊酋謀行計得,先併溪心,則其諸部族畏威帖服,必與夏賊締交,復為邊患。一旦為夏賊所圖,則臣前所言中國大患,不旋踵生矣!不可不深憂,不可不早計。

臣今已遣閒人告諭溪心,若阿里骨更遣人馬來邈川時,速來告急,臣欲乞量發蕃、漢兵馬,以助溪心為聲勢。溪心知朝廷為援,方敢出兵拒阿里骨,且使溪心結諸酋長,及遣河南諸族相應舉事,送趙醇忠過界,因其人心,先聲傳諭,以阿里骨當得罪,趙醇忠當立為辭。此則兵雖不交,而賊酋之首可致於麾下,宣朝廷威德,立醇忠以續董氈後,寵綏部族,錫命首領,不改其舊,則邈川自存,青唐自安,不踰月之閒,事大定矣。醇忠既襲其國,上德朝廷,世世忠順,為漢西藩,控夏人之腹背,制其死命,使不敢犯邊,存亡繼絕,以示大義,四夷聞之,罔不悅服,豈獨弭西邊之患乎?一舉而獲萬世之利矣。如此經制,則依得朝旨,不敢有失事機,卻致邊患,伏乞朝廷速賜指揮。育又言:(此奏稱正月中,當是五年正月也,今并前奏附六月末。六月二十八日,育罷熙帥,除戶侍。)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