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卷四百四十一

[ 李焘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起訖時間 起哲宗元祐五年四月盡其月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四百四十一

帝  號 宋哲宗

年  號 元祐五年(庚午,1090)

全  文

夏四月丁酉,詔龍圖閣直學士鄧溫伯兼侍讀、提舉醴泉觀,其新除翰林學士承旨告繳納。溫伯告命既出,言者論駮不已,故有是詔。王巖叟又封還詞頭,奏曰:「臣昨封還溫伯除翰林承旨詞頭,伏奉指揮,令以次舍人撰詞。臣以所言無取,兩乞罷職,未蒙俞允。今日別承溫伯改除侍讀詞頭,臣不敢輒行。緣臣本論人才之邪正,不爭名職之高下。伏以陛下富於春秋,方以進學為急,正當選擇正人,日侍經帷,以輔養聖德之時,而進佞邪以置左右,正人懼焉。書曰:『昔在文、武,其侍御僕從,罔匪正人。』荀卿曰:『君子居必擇鄉,遊必擇士,蓋所以防邪僻而近中正也。』夫僕御之官,微賤者也,朝夕左右,給役事而已,恐其一言或邪,遂誤君德,猶必用正人,況勸講之臣乎?庶士猶知近中正而防邪僻,況萬乘之主乎?溫伯姦邪,事跡猥多,不能篃舉,舉一事陛下親所見者,以為明驗。垂簾之初,陛下下詔求直言,欲以知天下之事,而溫伯草詔,陰合姦臣之意,陽承陛下之旨,名為求言之詔,實乃禁言之書,使天下無一人敢應詔者。逮司馬光具以此意陳於陛下,別作詔文,於是天下之情始得以上達。姦邪如此,豈可令侍言帝幄,豫親近之列乎?臣粗知愛君,何敢奉詔?伏望收還新命,俾易善藩,庶不累日新之德,獲允至公之論。」貼黃稱:「元豐八年五月五日,下詔求直言,乃是兩宮盛德之舉,惟溫伯與蔡確協謀蔽塞,顛倒其說,將求言之詔,陰藏六事,為距言之文。若非司馬光極口論列,乞行別草詔書【一】,陛下何由得知欺罔?天下之人何由曉達聖意?姦臣為害如此,已見明跡,今若置之經筵,日承顧問,深恐佞邪惑亂聰明,上累君德。臣輒節錄溫伯元行詔本,及司馬光論列乞別草詔書奏狀,望賜省覽,庶見姦臣邪心未易防察,不可一日令在左右。」詔以溫伯知南京。既而復從初命。(鄭雍新、舊傳并云:雍封鄧溫伯侍讀除命,復除承旨,雍乃草制。按:丁酉詔云「其新除承旨告繳納」,則承旨告已嘗行出矣。當是時,在西掖者三人:鄭雍、顏復、王巖叟也。初繳還承旨詞頭,必送以次舍人,不知復及雍孰為之。今令繳納者,即此告也。雍若先曾草制,則後必不更草,豈今所繳納者,或顏復所為?辛丑再除,雍實為之,然顏復時已病,不當直。按:辛丑詔云依三月十四日除命,復為承旨,自不須別出告,既不別出告,而傳稱雍遂命詞頭,所不可曉。蓋巖叟繳還詞頭,即送雍,雍命詞訖,更除侍讀,雍已論列,因用雍前所撰告命給付,而傳誤云爾也。巖叟繫年錄記此事頗詳,今從之。雍四月十日遷中大夫,舊錄有之,新錄削去,不知雍以何事遷也。當顏復五月六日自西掖改章制、侍講、祭酒,翼日遂卒,或除溫伯時,復已病,不必當制也。據王巖叟五月十八日自西掖改龍制、都丞,蘇轍云:「言溫伯者皆美遷。」按巖叟嘗以章制為都丞矣,豈以遷龍制為美乎?當考。)

三省言:自春以來,時雨未足,民間諸般欠負,恐未能償。詔:「府界、諸路監司,應雨澤未足處人戶合催理繫官欠負【二】,權住理納,候豐熟日依舊。」

樞密院言:「轉員馬軍指揮使已下至副兵馬使,人數溢額,轉遷不行。」詔權置下名軍使一百七十人、副兵馬使一百七十五人。

詔:「大理寺合行火限,官員出局,即時灑熄。夜宿行遣文書,聚於宿官一處,專切提舉。如不灑熄及至遺漏,並依尚書省諸房法。」初,元豐七年,尚書諸房不以時熄火及遺漏者,罪當徒。至是,以元豐庫接大理廨垣,而本寺未有火禁,故降是詔。(新本削去。)

戶部言,乞於請官物條內,添入充官用之物,過限具因依報所屬,別出憑由帖旁。從之。舊無限或閱歲不請,難於檢察故也。(新削。)

戊戌,熙河蘭岷路經略司言:「乞委城寨使臣同召募少壯堪耕戰之人,刺充弓箭手。每員招及三百人,著業及一年,減磨勘一年;百人,減半。仍委知、通提舉,每及六百人,各與減一年磨勘;三百人,減半。」從之。

己亥,提點京東東路刑獄劉□□羽□貝□為刑部郎中。

昭宣使【三】、和州刺史、內侍押班趙世長為本省右班副都知。

樞密院言:「軍人差發往川峽路屯駐者,內有曾犯徒經斷並逃亡捕獲,或無家屬,若配軍並降到人,並隔下權移本州或鄰近以次州禁軍指揮、管轄、差使,候軍回卻歸舊指揮收管。」從之。(新本削去。)

庚子,詔李偉差遣候過漲水檢舉取旨。從范祖禹三月辛未駮奏也。(辛未,三月六日。此據蘇轍九月末奏增入。)

辛丑,詔鄧溫伯依三月十四日命,除翰林學士承旨,其四月二日提舉醴泉觀[四]兼侍讀除命勿行。

始,太皇太后諭執政,令以溫伯知南京,既而曰:「且記取,便與遷。」及退,尚書右丞許將謂同列曰:「簾中語殊未婉順,盍再將上。」中書侍郎傅堯俞和之,呂大防以為然。時鄭雍聞王巖叟再封還詞頭,亦上疏乞辨邪正,曰:「朝廷頓除溫伯為學士承旨,而觽言交攻,一旦改命,乃使日侍天子左右,得以納說。臣不知以溫伯為邪而退之,或以為無過而用之也?」於是執政并雍疏進呈,卒從初命,而有是詔。雍前所撰承旨告猶在閤門,乃促溫伯拜受。(新、舊錄於此始載王巖叟封還溫伯詞頭,詔送以次舍人,又不載以次舍人為誰,今移封還詞頭事見三月十四日,仍取劉安世言章備載之,餘人更須搜討編入。王巖叟紀年錄云:鄭雍疏,蓋文過之辭。語鄭穆曰:「此疏同進呈,必害事。」已而果然。)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