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卷四百三十六

[ 李焘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起訖時間 起哲宗元祐四年十二月盡其月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四百三十六

帝  號 宋哲宗

年  號 元祐四年(己巳,1089)

全  文

十二月丁酉朔,正議大夫章惇降授通議大夫、提舉杭州洞霄宮。於是舉行八月己未詔書,惇始除喪故也。(舊錄云:以諫議大夫劉安世、朱光庭言惇強買民田不法,故有是命。新錄因之。按:安世等所言,不止為惇強買民田,其曲折已具章疏。初,有服闋與宮觀指揮,安世又論其不當,而朝廷訖莫從也。)

戊戌,西蕃阿里骨并溫溪心下大小首領軟驢腳四等補職名、支請各有差,以進奉到闕推恩也。

庚子,遼國遣使奉國軍節度使耶律常,副使、中大夫、太常少卿、充史館修撰史善利來賀興龍節。

辛丑,夏國遣使賀興龍節。

右諫議大夫范祖禹言:「臣近準樞密院錄白『高陽關路兵馬鈐轄兼河北第六將楊永節為母亡乞解官行服,續據本路都總管司奏乞不許本官解官行服,所貴得人協力勾當。奉聖旨依高陽關路總管司所奏』者。臣檢會元祐編敕:『諸武臣丁憂者,若係小使臣【一】,及元是軍班換授,并見任管軍或充緣邊路分總管、鈐轄、都監,知州縣城都監、寨主、都同巡檢,雖係大使臣,並不解官,其乞解官行服者,除緣邊任使奏候朝旨外,餘並聽。』臣竊以小使臣不解官行服,已損孝治之風,朝廷恤小官非俸祿無以自養,不得已而未之改耳。自大使臣以上,官既陞朝,祿既足以為養,而緣邊任使亦不解官,其乞行服者又須奏候朝旨,帥臣因而奏留,朝廷重違其請,循例奪服,唯狄詠是狄青之子,帥臣為之奏請,特許解官。當今緣邊無異內地,帥臣遭喪者無不解官,自餘將領,寄任輕於帥臣,非有金革之事,而無故奪其喪服,全無義理。若言其才,則方今武臣常患員多,豈至無人可使?若恤其貧,則在內地者均是也,何獨於緣邊恤之?若以解官為優恩,必待如狄青之子然後許之,則父母之喪,無貴賤一也。古者,庶人有喪,三年不從征役,豈可仕至陞朝以上,而不使執親之喪?臣愚欲乞今後大使臣以上丁憂者,雖繫沿邊任使,並解官行服;如遇有邊事,即許本路奏留,繫自朝廷指揮,庶使武臣皆知禮法,有益風教,而緩急藉才,亦不失金革從權之制。如以臣言為然,乞下有司修立。」貼黃:「臣竊以奪服之禮,本非古法,祖宗時,文武官尚少,故因襲前代權制,不許解官。今承平日久,使員益多,宜使人知禮教。或遇有邊事,藉武臣宣力,則奪其喪服,無所不可。」

壬子,京東路轉運司言:「準朝旨,本路清河與江、浙、淮南諸路相通,舟楫往來,般運物貨,因徐州呂梁、百步兩洪湍淺險惡,及水手、牛驢、縴戶、盤剝人等百般邀阻,損壞舟船,致客人不行。已奉旨差知常州晉陵縣事趙竦及於本路選差齊州通判、朝請郎滕希靖同詣徐州呂梁、百步兩洪相度打量地勢高下,穿鑿作井,別無阻礙,實可開修月河石隄,上下置鰯,以時開閉,通放舟船;及約度到人工、料次、所費官錢、米豆,經久利便;及欲乞於本路不拘常制踏逐使臣,差二員專切監勒兵夫、人匠等興修;及乞存留趙竦與滕希靖同共提舉點檢。」從之,內合用兵夫,除本路團結修河兵夫不差外,令本司徱刷合用役兵應副,不足,即行和雇,仍專差趙竦、滕希靖管勾開修,令京東路轉運司并徐州應副。(新本削去。)

癸丑,禮部言:「據大樂正葉防狀:『近準敕,來年正月一日御殿,今再定到威加四海之舞、化成天下之舞儀式。』協律郎陳沂看詳,別無未盡,欲依所請。」從之。

甲寅,詔減鄜延等路戍兵,節次歸營。先是,夏人逆命,陝西諸路奏乞添屯,今已通貢,故有是命。

三省、樞密院言:「昨令都提舉修河司從長擇一順快處回河,差夫八萬,和雇二萬充引水正河工役外,北外都水丞司檢計到大河北流人夫二十萬四千三百一十八人,故道人夫七萬四千四百五十六人,兩項共計二十七萬八千七百七十四人。今都水監丞李君貺等檢計裁減到共十九萬四千九十八人。」詔令修河司且開減水河,其差夫八萬人,於數內減作四萬人,充修河工役;于李君貺等裁定差夫內,共減作一十萬人,令修河司通那分擘役使,餘依前降指揮。

御史中丞梁燾言:「臣聞河為朔方之患甚矣,不可不治也。東流之利,人人皆知之,朝廷審其如此,乃議修復孫村故道。令三變而功無所見,徒以疑民心,耗國力,殆非計也。夫河事正如邊事,在熟計利害,而為一定之論,必信而力行之,豈有分數之漸乎?朝廷能信東流之利,則斷以不疑,極國力成之而無憚,是暫勞永逸也;如以此勞民傷財,當緩之以歲月,從容閑暇,儲用計工,俟其有餘,而一日成之,是人逸功倍也。於斯二者,審擇其一,在為與不為爾,豈容姑息之計於其間哉?今乃省人功物力,以為減水河,幸其洪流之入,亦已玩矣。河之大勢北傾,悍而不可制,其所分之水,固不能多。水既不多,流漸平緩,平緩之流,終成淤澱,淤澱既積,遂至斷流。若淤斷故道,遂失東流之利,是自廢長久之策也。若不為減水,則故道依舊,終有回河之期;若為減水,則故道必廢,更無回河之計。利害如此,甚易見也。或謂漲水之時,亦須流行故道,設不為減水,亦須淤澱,不可一年二年計之,必於當年為之則可矣。是不然。蓋漲水之來,不過三二分,有計時而斷流,當水涸之時,稍加濬治,即故道猶在。分水之來,雖少亦須四五分或至五六分,常流而不絕,直至淤平乃斷,分數愈深,更不可以施功濬治,故道豈復得存邪?又謂河勢近年臥東,故可為東流,若或背去,不可復為矣。此說誠為有所取,然一二年間,未必便至於此,但歇得一二年間,人力、國用既已有餘,便可為之。臣以謂河流所以東流者,必中流之西稍緩,其下已積泥沙,河底漸高也。久之,河底益高,水勢無復能西矣。臣愚欲乞罷修減水河,以存朝廷將來之利,不重朔方今日之患。伏望聖慈特賜詳酌,面諭大臣,極理講議,如保得終不害於回河,即聽為之;如無必然之說,幸用臣言,早賜施行。」貼黃:「方今正是農時,未得春澤,興此大役,勞民動觽,以奸陰陽之和,恐致旱沴。議如可罷,即乞速降指揮。」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