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卷四百三十二

[ 李焘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起訖時間 起哲宗元祐四年八月甲寅盡其月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四百三十二

帝  號 宋哲宗

年  號 元祐四年(己巳,1089)

全  文

八月甲寅,詔:「應乞致仕而不願轉官者,受敕後,本州二百日內取索陳乞文狀,保明受敕之實,繳進奏聞。如遞鋪違滯,致出條限者,更展五分日限。限滿不到而亡歿,委所屬保明詣實,當與推恩。中大夫至朝奉郎及諸司使,許本宗有服親一人蔭補恩澤;橫行、諸司副使見有身自蔭補人【一】,及內殿承制、崇班、閤門祗候見理親民,并承議郎、奉議郎【二】,許陳乞有服親一人恩例;中大夫、中散大夫、諸司使帶遙郡者,蔭補外準此。即朝奉郎以上及諸司使,雖未受敕而身亡者,在外以乞致仕狀到門下省日,在京以得旨日,亦許乞有服親一人恩例。」

初,謝景溫罷新除刑部尚書,改知鄆州,右正言劉安世論景溫當繳還刑部尚書告,既改鄆州,自不當復帶刑部尚書新銜,乞追告毀抹,不報。既而李常罷新除兵部尚書,改鄧州,常即繳還兵部尚書告,而鄧州敕亦不帶兵部尚書新銜,安世遂與左諫議大夫梁燾同奏:「景溫、常一等差除,而行遣頓異,尚書省任意亂法,乞行改正。」再奏,不報。又奏:「臣等固非自執偏見,上要朝廷,特以事繫法度,不敢中輟。況李常、謝景溫均為近侍,差除遷徙,恩數略同,惟是告身付授獨異,考之典故,實所未有。議者謂刑部尚書之命猶已收還,今日空名,假之何益?是天子之制,反以執政之喜怒而私予奪也。方二聖臨御,仰成大臣之際,若廟堂之上,不顧國體,沮遏公議,變易舊章,不防其微,將亂政事。惟陛下早施睿斷,力振主威,追寢命書,毋尚姑息,使遂非之論不能勝至公之理,天下幸甚!」

乙卯,詔謝景溫除權刑部尚書告令繳納。

樞密院言:「鬼章已除陪戎校尉【三】,請給官屋二十間,月支食糧錢三十緡,春冬衣絹各十匹,冬衣綿三十兩并時服,馬一匹給芻菽,令開封府推、判官一員提舉。」從之。

鄜延路經略司言:「宥州移文稱:已鳩集永樂等陷沒人口,將管押赴界首分付,卻交領四寨及點檢歲賜。」詔趙□等專一定寫牒本報宥州訖以聞。又言:「宥州牒稱:合立界至,候送還人口,交割四寨了日,共約日委官隨宜分畫【四】。請候夏國送到人口,即移牒宥州。」從之。其後宥州牒:「鳩集到永樂人口一百五十五人,管押赴界首分付,交領賞絹;所有四寨,別差官同日領受去訖。」本司今定到回牒:「候交割人口了當,及遷移人口、畜產、資糧盡絕,別差官約日交割施行。」詔令鄜延、河東、熙河蘭岷路經略司各選差諳練詳明將官及機宜官各一員,依詳牒報宥州事理,別作名目,遍詣逐處,先具城寨河立界至【五】,或西人有詞,以何道理折難,令帥臣審度利害,具形勢相去遠近,畫圖聞奏。(政目:「是月,宥牒候還人交寨了日,指揮所委官隨宜分畫,次令保安牒,立界依慶曆誓表,依蕃漢見住中間為定。」十月乙卯,范純粹云云。)

提舉河北糴便糧草郭茂恂為度支員外郎,都水監丞鄭祐提舉河北糴便糧草。

丙辰,刑部言:「熙河、秦鳳、鄜延、陝西、永興軍等路安撫司奏,管下州軍近年無強盜賊徒,請罷權宜指揮,仍舊法施行。」從之。

戊午,詔:「聞在京諸軍營房例多損壞,累經霖雨,深慮墊側,或有無屋可居者,將致失所。其令將作監速行修葺,仍令工部提舉催督,及郎官分巡檢察。」

己未,詔中書侍郎劉摯為禮儀使,同知樞密院事趙瞻為儀仗使,尚書左丞韓忠彥為鹵簿使,尚書右丞許將為橋道頓遞使。以門下侍郎孫固乞免禮儀使故也。

詔輔臣分詣諸宮、寺祈晴。

又詔:「自今考校特奏名舉人,進士入第四等中以上,諸科入第三等以上,各不得過就試人數之半。」(此事當考,政目同。)

左諫議大夫梁燾、左司諫劉安世言:「臣等昨以劾奏章惇強用賤價奪民之產,朝廷體量得實,止斷罰銅十斤,罰不當罪,尋具論列,今已踰月,未蒙施行。臣等按:惇用其子承事郎援之名,承買朱迎等田業,而下狀之日,惇父尚在。檢準名例律疏,謂祖父母、父母在,子孫無自專之道,而有異財別籍,無至孝之心,名義與之俱淪,清節於茲並棄,稽之典禮,罪惡難容,二事既不相須【六】,違者並當十惡。推原法意,正為惇設。為子事父,而用意如此,不孝孰大焉!至於悖慢帷幄之前,殊無人臣之禮,交結蔡確,造播姦言,貪天之功,僥倖異日。為臣事君,而處心如此,不忠莫甚焉!臣等按:惇之罪實人倫之所共棄,王法之所必誅,投之四荒,始能塞責,罰金輕典,觽謂失刑。伏望聖慈深賜省察,依近日邢恕體例,不俟服闋,預降責命,所貴邪正明辨,姦慝知畏。」

又言:「臣等近累具論奏章惇罪名未正,欲乞別議竄黜,至今未蒙施行。臣等伏見監司、郡守以不受朱迎訴狀,並行責降;令、丞違法給受田產,亦已衝替,檢準編敕節文,衝替比徒一年。臣等竊謂原情定罪,固有重輕;據事約法,亦分首從。今干繫官吏皆因惇以致罪,而又處徒坐,惇係首惡之人,乃止罰銅十斤,事理顛錯,亦已太甚。況下狀之日,惇父尚在,而別籍異財,事狀著明,考按律文,罪入十惡。愚民冒犯,猶有常刑,惇為大臣,天下所望,而虧損名教,絕滅義理,止從薄罰,何以示懲?臣等竊謂聖人制法,惟務至公,若行於匹夫而廢於公卿,伸於庶民而屈於貴近,此乃姑息之敝政,非清朝之所宜行也。按:惇父在而別籍,合徒三年,既犯十惡,則議請減贖,一切不用。未知前日所斷,援引是何律令。伏望陛下深賜省察,出臣等此章詰問執政。如律文別有衝改,臣等妄言,即乞明行罔上之戮;若大臣別無異說,即乞出臣等章疏,以正惇罪,及依近降聖旨,不用赦原。但能稍正典刑,庶幾不屈清議,惟冀出於宸斷,早賜指揮。」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