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卷四百二十七

[ 李焘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起訖時間 起哲宗元祐四年五月辛巳盡是月癸巳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四百二十七

帝  號 宋哲宗

年  號 元祐四年(己巳,1089)

全  文

五月辛巳,詔蔡確責授左中散大夫、守光祿卿、分司南京

中書舍人彭汝礪奏曰:「確言非所宜,觽所共惡,聖恩深厚,尚俾分務,乃知天地高厚,無大不容,日月高明,雖細必察。然告訐之言至,有累風化;罪人以疑似,實非政體。伏望聖慈更賜□恕。必謂小人須當懲戒,猶冀加貸,以全德美。所有誥詞,尚俟聖旨。」貼黃稱:「臣以言者交攻,自知罪在不赦,貪補德美,不知更為身謀,惟太皇太后陛下加省前奏,以養皇帝陛下好惡,正朝廷紀綱,敦厚風俗,愛惜人才為念,亦賜□貸,以成盛德,流竄誅殛,非臣所辭。」

左諫議大夫梁燾、右司諫□安詩、右正言劉安世言:「臣等竊聞蔡確已有責命,舍人彭汝礪封還詞頭,不肯草制者。臣等竊謂確之罪惡,天下之所共疾,不容更有異議。汝礪居侍從論思之列,不以君親為念,沮格詔旨,奮力營救,臣等前日進對之際,固已言其朋黨之狀,觀今日之舉,可驗有實。伏望陛下誅其姦意,重行貶黜,庶分邪正,以肅中外。」貼黃:「臣等伏見治平中,命王疇為樞密副使,是時,錢公輔當制,繳還詞頭,朝廷以為不當,遂責授滁州團練副使【一】。今來蔡確責命,與王疇事理不同,汝礪挾姦不肯草詞,伏望詳酌,重賜施行,仍乞速降指揮,免至惑亂觽聽。」(安世集此係第九章,注云:「與梁燾、□安詩同上。」)安詩又言:「汝礪營救蔡確,臣熟觀此人,並無學術,妄自尊大,誕謾愚人,以邀虛譽,與曾肇一心為惡,每懷蔡確私恩,朝夕望其復至。肇尤險詐,變態百出,日近牽復蔡確職名,肇當草詞,乃稱:『原情無他,在法當復,尚淹時日,以塞人言。』又曰:『未忘矜念之心,難廢公平之典。』肇以王言,徇己憎愛,上侮人主,下結姦臣,欺君賣國,神人共怒,而陛下晏然不知,此豈朝廷之福乎?汝礪愚暗,動為曾肇所使也。」(編類章疏,五月三日奏,今附此。)

起居舍人、權中書舍人王巖叟行蔡確責詞,曰:「人臣之議,莫重於愛君;天下之誅,無先於訕上。確姦回無憚,險詖不疑,以舞文巧詆為身謀,以附下罔上為相業。先帝與子,何云定策之功?太母立孫,乃敢貪天之力!陰結朋邪之助,顯為觽正之仇。日者,寵榮充滿於冢司,贓賄貫盈於季弟,坐觀奢靡之無度,不問貪冒之所從,陽若不知,潛與為地。朕既屈邦憲以貸碩萬死,又抑人言而置卿兩全。曾不反思,尚茲歸怨,形於指斥,播在歌謠,託深意以厚誣,包禍心而莫測。味思人之作,見切憤於權宜;覽觀水之章,知樂逢於變故。夫豈沾沾之多易,蓋皆怏怏之餘言。雖朕欲容,顧法不可。考楊惲『南山』之句,彼若無情;方孔融北海之談,汝為有實。致之於理,誰曰不然?猶念股肱,曲全體貌,徐為進退之禮,獲保始終之私,尚以列卿,俾分留務,聊著為臣之戒,用嚴垂世之規。往服□恩,罔貽尤悔!」

又詔侍御史、新除太常少卿盛陶知汝州,殿中侍御史翟思通判宣州,監察御史趙挺之通判徐州,王彭年通判廬州。(政目云:「陶、思、挺之、彭年坐觀望不言蔡確,五年七月二十二日改差遣。」)

中書舍人彭汝礪奏曰:「臣竊以御史耳目之官,以補完聰明為事。事有是非,容有言、有不言者。若不擇可否,惟言之為務,是乃所以為朋比也。不言,未必為邪;言之,未必為忠,惟其是而已矣。前罷御史丞雜,物聽已駭;今又盡行黜廢,所干政體不細,微臣愚戇,未知所處,伏望更賜詳酌施行。」汝礪初聞確有責命,未見詞頭,曰:「若責輕則可。」及詞頭下,并責陶等,遂不肯草詞,亦不封還,但別具奏,并申中書,稱疾謁告歸第。(此據王巖叟所記。)

權中書舍人王巖叟行盛陶責詞,曰:「辨天下之是非,明天下之邪正,使朝廷不惑而人主信之以聽斷者,朕用御史之意也。汝既不能如汲黯在朝寢淮南之姦意,而見無禮於君者,又不能毅然奮張,惟力是視,以攻其惡,而依違觀望,進言於朝命之已行,措意於姦臣之復用,陰持兩端,終無定論。御史如此,朕何賴焉?聊從薄責,出守近邦,汝其循省,毋蹈後悔。」翟思等責詞曰:「朕以沖幼臨位,而太母以簾幃聽政,天下之耳目寄於御史者,又非異時之比也。排姦除惡,以肅中外,汝當何如?今確怨望譏訕,形於篇章,詆斥母慈,朕心惶愧,人神共怒,幽明一意,而汝等坐視若無所聞。以謂確之言是耶?則宜明以其義告朕;以為非所宜言耶?則宜抗章請正其罪。而乃陰拱不言,兩無可否,汝不出於朋黨,則生於畏避,無所逃矣。嗟長孺之禿翁,何為首鼠?歎李陵之惜己,自同寒蟬。汝輩則爾,朕且何賴?不行罷斥,無以示懲。」

初,劉安世等既劾,盛陶乃言:「蔡確自引而去,豈不知幸,後以弟犯法,降知安州,是朝廷常典,確不應有恨。使確無心於言,偶涉疑似,人雖注釋,近於捃摭;使言而有意,終不能彊自為辭。事關君親【二】,臣子難於輕議【三】,欲乞因其詩之言,以觀其心,據所引之事,以考其跡。苟涉譏刺,何憚不誅?其告言之人,亦願詳酌處分。」故責詞指陶進言於朝命之已行,而思等訖無論奏,遂并黜之。(陶章,舊錄載之,新錄因舊錄,無所增損。今并取王巖叟責詞附益,且發明之。)□處厚者,嘗從蔡確為山陵司掌牋奏官。處厚欲確以館職薦己,而確不薦用,由此怨確,故繳進確詩。士大夫固多疾確,然亦不直處厚云。(此據邵伯溫辨誣,更須考詳。王銍補傳:處厚乃為王珪掌牋奏【四】,而確罷之。)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