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卷四百二十四

[ 李焘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起訖時間 起哲宗元祐四年三月乙酉盡其月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四百二十四

帝  號 宋哲宗

年  號 元祐四年(己巳,1089)

全  文

三月乙酉,知廣州、寶文閣待制蔣之奇為江、淮、荊、浙等路制置發運使,朝散郎、江、淮、荊、浙等路發運副使路昌衡為直祕閣、權知廣州。右正言劉安世言:「竊惟南海之地,控制蠻獠,風俗輕悍,易動難安。祖宗以來,擇帥尤重,必有綏懷之德,濟以肅服之威,使之統臨,乃能鎮靜。臣按昌衡人品鄙下,資性殘刻,清議不齒,為日已久。方陛下嗣膺大寶,驅逐髃邪,昌衡與蹇周輔輩均號酷吏,在所廢斥,素為蔡確鷹犬,極力主張,屢叨要官,觽謂幸免。今嶺表之寄,事任非輕,豈茲小人,可稱簡拔。」

又言:「臣近嘗論列路昌衡除知廣州不當,初聞尚書省勾收告命,搢紳莫不欣悅,今日乃知卻有指揮,令進奏院依例發下。三數日內,予奪反覆,中外疑惑,實損國體。臣按昌衡天資峭刻,狡獪誕謾,昔熙寧中,知相州安陽縣,不修士檢,醜聲流聞,本路監司將行按發,昌衡遽乞尋醫,因得幸免。然而內疑指使劉龜年暴揚其事,後來陝西用兵,龜年適在秦州夕陽鎮為監押,昌衡乃指名抽差部押糧草,欲緣軍事,中以危法,而泄其私怒。是時,龜年具以因依訴於趙濟,遂留而不遣,其事喧騰,無不知者。臣又聞昌衡執親之喪,寓居南京,曾無哀戚之容,反為匪僻之行。有武人劉振孫者,候其微服步入倡家,遂痛毆之,為人所救,僅得逃逸。及昌衡為陝西轉運副使,振孫又知寧州,挾其舊怨,勇於報復,乃用匿名之書,移振孫為原州都監。且匿名文字,於法不當受理,而昌衡違法受之。振孫事狀甚輕,曾無免所居官之罪,借令當移,亦無降等之理。昌衡任情刺舉,不畏公議,一路澄清之寄,將何賴焉?臣又聞昌衡治余行之獄,輒廢錄問,違經亂法,天下以為酷吏。然而行之舊遊王珪之門,昌衡既於案牘之間隱落其事,又密告於王珪,以市私恩,仍與蔡確陰相交結,故珪、確用事之日,駸駸華要。陛下即政之初,澄汰姦慝,昌衡以死黨在朝,獨免廢放。歲月未幾,頻易劇任,當時士論,固已上譏廊廟,下責臺諫。今南海之地,控制百蠻,推擇帥才,尤宜謹重。以昌衡之罪惡如彼,而朝廷之委付如此,臣恐豺狼之性,毒烈貪暴,必不能為陛下布宣惠澤,鎮安遠民,異日生事,悔將無及。伏望聖慈速降睿旨,收還昌衡誤恩,別擇良守,以式南國,豈勝幸甚!」(二十八日,昌衡改潭州。)

詔:「在京禪僧寺院,今後士庶之家婦人,非遇開寺,不許輒入遊觀[一],及不得禮謁參請。其官員入寺,不得衣童行服,及於僧人坐下禮拜侍立。官員委御史臺,餘委開封府糾察以聞。」從殿中侍御史孫升奏請也。(升集有奏議。政目云:「詔在京禪僧寺院,非開寺,不許婦女輒入,官員不得衣童行衣拜僧。」新錄削此。)

詔錄孫甫男儔為郊社齋郎,以甫妻程氏敘甫遭遇仁宗,任侍讀,本家無人食祿,故有是命。(政目云甫孫。)

三省、樞密院言,編排神宗皇帝御製所請聖製神宗皇帝文集序。從之。

右正言劉安世言:「臣伏見去冬迄春,雨雪愆期,夏苗將槁,秋種未布,雖陛下至誠惻怛,祈禱備盡,霈然之澤,終未告足。竊惟故事,春有大宴,方茲久旱,民憂阻饑,伏望聖慈深加軫卹,特罷宴樂,以示憫雨之意,庶幾天人感悅,早獲嘉應。」御史中丞李常亦請罷春燕,執政進呈,不行。(此據曾肇奏議。)

中書舍人彭汝礪同曾肇言:「臣伏見去年諸路災歉,京西、陝西人至相食,冬間屢得嘉雪,宿麥甚茂,饑民嗷嗷,待此以濟,而雨不時應,旱氣以成,麥苗萎黃,勢將槁死。雖收成之處,所得固已無多,若饑饉薦臻,公私受敝有不可言者。此正君臣側身畏懼、憂□百姓之時,而恬然莫以為意,此臣之所未喻也。皇帝、太皇太后畏天愛民,海內所知,豈忍生靈轉徙溝壑?恐是上下蒙蔽,苟□聖心,但云雨澤小愆,未至害事。九重深遠,何繇盡知?臣等承乏從官,不敢雷同隱默,敢效小補,仰裨萬一。伏見已定今月十七日春燕,臣愚竊謂天甾方作,民食未充,乃於此時君臣相與飲食燕樂,恐無以消復天變,導迎和氣。伏望特降德音,為罷春燕,使百姓咸知陛下之意。人心既悅,天意亦順,自有膏澤應聲而至,猶足以捄垂死之苗,獲豐登之望。蓋輟一日之適,而成終歲之功,在於聖心,宜無難者。惟留神無忽,天下幸甚!」

貼黃稱:「臣等非不知燕日已迫,言若後時,反覆思念,自春亢旱,雨作輒止,豈非人事有所未至。累年饑饉,使今年麥復不收,則公私之憂有不可勝言者,故不能默然,以負陛下。罷一燕雖小事,然足以知二聖至誠惻怛,所以畏天憂民者無所不盡,天高聽下,日監在茲。昔宋景公一言而熒惑退舍,況二聖盛德,其應宜不旋日。如蒙采聽,伏乞出自聖斷,即降指揮。」

丁亥,詔罷春燕。

翰林學士蘇軾為龍圖閣學士、知杭州,從軾請也。既踰月,軾言:「臣近以臂疾,堅乞一郡,已蒙聖恩差知杭州。臣初不知其他,但謂朝廷哀憐衰疾,許從私便,及出朝參,乃聞班列中紛然皆言近日臺官論奏臣罪狀甚多,而陛下曲庇小臣,不肯降出,故許臣外補。臣本畏滿盈【二】,力求閒退,既獲所欲,豈更區區自辨?但竊不平,數年以來,親見陛下以至公無私治天下,今乃以臣之故,使人上議聖明,以謂抑塞臺官,私庇近侍,其於君父所損不小,此臣之所以不得不辨也。臣平生愚拙,罪戾固多,至於非義之事,自保必無。只因任中書舍人日,行呂惠卿等告詞,極數其凶慝,而弟轍為諫官,深論蔡確等姦回,確與惠卿之黨,布列中外,共讎疾臣。近日復因臣言鄆州教授周穜以小臣而為大姦,故黨人共出死力,架造言語,無所不至。使臣誠有之,則朝廷何惜竄逐,以示至公;若其無之,臣亦安能以皎然之身,而受此曖昧之謗也!人主之職,在於察毀譽,辨邪正。夫毀譽既難察,邪正亦不易辨,惟有坦然虛心而聽其言【三】,顯然公行而考其實,則真偽自見,讒誣不行。若陰受其言而不考其實,獻言者既不蒙聽用,而被謗者亦不為辨明,則小人習知其然,利在陰中浸潤膚受,日進日深,則公卿百官誰敢自保?懼者甚觽,豈惟小臣?此又非臣獨為一身而言也。伏望聖慈盡將臺諫官章疏降付有司,令盡理根治,依法施行。所貴天下曉然知臣有罪無罪,自有正法,不是陛下屈法庇臣,則雖死無所恨矣。夫君子之所重者,名節也。故有『捨生取義,殺身成仁』,『可殺不可辱』之語。而爵位利祿,蓋古者有志之士所謂鴻毛敝屣也。人臣知此輕重,然後可與事君父,言忠孝矣。今陛下不肯降出臺官章疏,不過為愛惜臣子,恐其萬一實有此事,不免降黜;而不念臣元無一事,空受誣衊,聖明在上,瘖嗚無告,重壞臣爵位而輕壞名節,臣竊痛之。意切言盡,伏俟誅殛。」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