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卷四百二十一

[ 李焘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起訖時間 起哲宗元祐四年正月盡其月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四百二十一

帝  號 宋哲宗

年  號 元祐四年(己巳,1089)

全  文

春正月壬申朔,不受朝。

邈川溫溪心男覺勒瑪斯多卜為本族都軍主【一】,副軍主溪□為本族副都指揮使,軍主遵博斯吉為本族副都軍主【二】,並授銀青光祿大夫、檢校國子祭酒兼監察御史、武騎尉。熙河經略司奏:「自鬼章作過,後來阿里骨并溫溪心累遣下項人將蕃字出漢,報乞通和夏國,備見向漢用心勾當,乞與推恩故也。(「推恩」字由,據曾肇制集。)

庚辰,以三佛齊國進奉副使胡僊為歸德郎將,進奉判官地華加羅為保順郎將。

壬午,朝獻景靈宮。

癸未,范百祿、趙君錫相度黃河利害還,進對,太皇太后問:「河北苗稼、盜賊如何?人不飢否?」百祿等奏:「諸郡苗稼甚廣,人無凍餒,盜賊亦息。」(去年十一月二日,初使視河。百祿等言河不可回,具去年閏十二月末,并此年正月二十八日前。)

右正言劉安世言:「臣近論列除謝景溫權刑部尚書不當,今踰半月,未蒙施行。按:景溫天資姦佞,素多朋附。熙寧中,王安石用事之日,擢為知雜御史。是時,蘇軾方忤安石,景溫迎合其意,輒具彈奏,謂軾丁憂歸蜀,乘舟商販。及朝廷下逐路監司體量,事皆無實。章惇以開拓疆土,不次進用景溫為湖南安撫使,又欲附會,乞於徽、誠等州建置城寨。一開邊隙,今已十年,有不貲之費,無秋毫之利,徒使湖南、湖北及廣西接境州縣常被蠻寇,未嘗休息。止為進身之計,不顧國家之患,附下罔上,孰甚於此!神宗初行官制,首用景溫為禮部侍郎。王安禮為尚書右丞,乃景溫之妹貋,諂事安禮,陰刺上旨,奏疏指陳邊務,其言皆先帝近月與大臣謀議機宜之論【三】,景溫借為己說,僥倖稱旨。緣所論之事,非他人所能豫聞,上既疑安禮漏省中之語,又怒景溫交結執政,遂以本官出知潭州。緣景溫與韓縝正是姻家,元祐之初,縝為宰相,首自高陽召歸,亟加職名,尹正京邑。及嬖人子弟縱酒犯法,景溫釋而不問,為臺察所糾,朝廷送大理寺取勘,方正其罪。又於瀛州以女巫自隨,置之都下【四】,日令子弟考問禍福,小人乘勢惑亂愚民,又為言者所發,而韓縝方為執政,遂薄其責,止罷開封,知蔡州。曾未席煖,復徙潁昌,既辭成都之行,仍竊揚州之鎮,中外之論,固已不平。況顧臨見任刑部侍郎,即是本曹元不闕官;兼先帝建官之初,刑、工二部尚書皆不並置,今來忽降新法,創添權官,搢紳之閒,往往竊議,以謂大臣將援引私黨,故更張此制,而景溫之名豫為觽人所料。蓋以執政之內,有親有舊,私分深厚,常欲提引,是以權官之詔墨未乾,而景溫之除書已下,使朝廷威福之柄皆為外人窺測,甚可懼也!近者高士英除權工部員外郎,陛下猶以為因人撓法,別授差遣。今執政欲引親舊,而先改國制,五日之內,首擢景溫,上不奉承陛下之美意,下無以慰多士之公言,倖門既開,進者日濫,臣雖愚闇,實為聖朝惜之。伏望陛下詳覽臣奏,速降指揮,收還景溫新命,依舊與外任差遣;仍詔三省罷尚書權官之法,庶存綱紀【五】,以抑僥倖。」詔謝景溫別與差遣。(景溫以元豐五年四月除禮侍,十一月出知洪州,此云潭州,恐誤。)

又言:「臣近嘗論奏景溫差除不當,及乞罷尚書六曹權尚書之制,近日雖聞收還景溫之命,而權官之法未蒙指揮,不避煩□,再具論列。臣伏尋典故,都省令僕之次,即列八座,位貌崇重,實亞執政,苟無其人則闕之,不常置也。先帝改命之初,惟吏部之外,他曹長官多不並建,但以侍郎主行,未聞闕事。考之前代,亦不見有權尚書之品,而遽茲創立,義實未安。臣竊謂侍郎之資望最深者,其拜尚書,自允公議,今若加以『權』字,即是未應正除。以不可假人之名,授非所當得之士,欲望中外厭服【六】,堂陛尊嚴,何可得也?倖門一開,進者日濫,臣雖愚暗,竊為聖朝惜之。況國家經費不充,正務裁省,而反無名設官,增益厚祿,則是朝廷政事自相違戾。伏望聖慈詳此事理,明敕三省,罷尚書權官之法,貴無虛授,以重國體。」

又言:

臣近嘗論列謝景溫除權刑部尚書不當,比聞已得聖旨,別與差遣,今踰浹旬,未睹明降指揮。搢紳之閒,皆謂景溫差除全出宰臣范純仁之意,竊慮九重高遠,無由知外議之詳,輒具開陳,上裨聖覽。

臣聞謝景溫與范純仁、韓縝素來相結,號為死黨,而景溫姦邪附會,罪狀極多,臣於前疏已略言之矣。昨在開封,又以私暱,為言者所劾,出知蔡州。二年之閒,三易差遣,而貪進之心殊未厭足,屢遣親密,敦迭麻仁,直露私求,欲得八座。純仁勇於暛力,愛有所忘,不恤人言,先改國制。近者忽降詔旨,六曹尚書並置權官,士大夫素知純仁與韓、謝二族私分深厚,見其無名變法,逆料必引景溫。五日之閒,除書果下,挾情亂法,一至於此!

且陛下用文彥博為平章軍國重事,所總政目,明有定格【七】,差除尚書已上,自合同議。昨者,創立權官及除景溫,彥博初不豫謀,不知三省安敢輒廢定格?議者皆謂呂大防等明知不協士論,而重違純仁之意,是以雷同詭隨,不能拒止。純仁既已逼脅同列,又欲陵蔑彥博,但令吏人以除目就第呈知,未嘗稟其可否,意彥博沮難,故不與共同商議,止於次日便具進呈【八】。彥博以外議沸騰,遽出造朝,遂得追寢。純仁尚忿形於色,屢發躁辭,且云:「待教辭免,即行寢罷。」彥博又折之曰:「此朝廷之事,執政豈可通私意,教他辭免?」此語即時傳播,聞者無不駭愕。純仁雖屈於正論,而終欲遂非,無故遷延,不追前命,蓋欲景溫赴闕,更為別營差遣。以朝廷之公器,為死黨之私恩,有以見純仁事上不忠,操心不正,力進姦慝,妄改憲章,若不辨之以早,異日必敗國事。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