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卷四百十九

[ 李焘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起訖時間 起哲宗元祐三年閏十二月癸卯盡是月丁卯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四百十九

帝  號 宋哲宗

年  號 元祐三年(戊辰,1088)

全  文

閏十二月癸卯朔,尚書省言:「未行官制以前,凡定功賞之類,皆自朝廷詳酌,自行官制,先從六曹用例擬定。其一事數例,輕重不同,合具例取裁,事與例等,不當輒加增損。若不務審察事理,較量重輕,惟從減損,或功狀微小,輒引優例,亦當分別事理輕重及已未施行,等第立法。今以舊條例增修,凡事與例同而輒增損漏落者杖八十,內事理重,已施行者徒二年,如數例重輕不同或無例而比類他例者,並具例勘當擬定奏裁。」從之,仍增三省、樞密院相干事,並同取旨。詔頒元祐敕令格式。

遷大名府南樂縣于金堤東曹節村,從河北轉運司之請也。(新無。要考河事【一】,姑存之。)

端明殿學士、銀青光祿大夫致仕范鎮卒。

甲辰,京西北路都監楊安道管押范鎮所定鑄成律十二、編鐘十二、鎛鐘一、尺一、斛一,響石為編磬十二、特磬一,簫、笛、塤、箎、巢笙、和笙各二,較景祐中李照所定又下一律有奇,並書及圖法上進。詔送太常寺,樂法有可行事件,令尚書禮部、太常寺參定以聞,仍令尚書、侍郎、學士、兩省、御史臺、館職、祕書省官赴太常寺觀聽。翌日,賜詔曰:「朕惟春秋之後,禮樂先亡,秦、漢以來,韶、武僅在。散樂工於河、海之上,往而不還;聘先生於齊、魯之間,有莫能致。魏、晉以下,曹、鄶無譏,豈徒鄭、衛之音,已雜華戎之器。間有作者,猶存典刑,然銖、黍之一差,或宮、商之易位。惟我四朝之老,獨知五降之非,審聲知音,以律生尺。覽詩書之來上【二】,閱簨虡之在廷,君臣同觀,父老太息。方詔學士、大夫論其法,工師、有司考其聲。上追先帝移風易俗之心,下慰老臣愛君憂國之志,究觀所作,嘉歎不忘。」又詔范鎮與一子有官人陞一任差遣,製造人等第支賜。詔下,鎮已卒。(新、舊錄載范鎮新樂殊不詳,當檢討別修。新錄云:「舊錄范鎮傳多載王安石日錄所記語,至鎮力論青苗事,乃載安石語曰:『若非陛下明見周禮有此,則焉得不以為愧。』此可謂假六藝以文姦言矣。鎮欲告老,安石曰:『鎮行能無取,雖致仕何足惜。』又曰:『但欲陛下知此曹不足惜。』鎮自仁祖朝任言責,首論立嗣事,風節聳動中外。至謂其行能無取,又曰此曹不足惜,可乎?如鎮致仕疏有云:『陛下有納諫之資,大臣進拒諫之計;陛下有愛民之性,大臣用殘民之術。』此正安石所深惡,親草制力詆之,乃云神宗惡之,此尤誣罔。至上初政,諸老更起以扶王室,鎮屢召不至,此亦各行其志爾。至謂鎮有『臣之事君,豈可幸禍』之語,鎮之不以此疑諸老必矣。此皆前史官私意,今有鎮墓誌文,重行修正。)

丙午,翰林學士兼侍讀蘇軾言:「臣近以目昏臂痛,堅乞一郡,蓋亦自知受性剛褊,黑白太明,難以處觽。伏蒙聖慈降詔不許,兩遣使者存問慰安,天恩深厚,淪入骨髓。臣謂此恩當以死報,不當更計身之安危,故復起就職。而職事清閑,未知死所【三】,每因進讀之間,事有切於今日者,輒復盡言,庶補萬一。昨日所讀寶訓有云,淳化二年,上謂侍臣,諸州牧監馬多瘦死,蓋養飼失時,枉致病斃,近令取十數槽置殿庭下,視其芻秣,教之養療,庶革此弊。臣因進言,馬所以病,蓋將吏不職,致圉人盜減芻粟,且不□其飢飽勞逸故也。馬不能言,無由申訴,故太宗至仁,深哀憐之,置之殿庭,親加督視。民之於馬,輕重不同,若官吏不得其人,人雖能言,上下隔絕,不能自訴,無異於馬。馬之飢瘦勞苦,則有斃踣奔逸之憂,民之窮困無聊,則有溝壑盜賊之患。然而四海之觽,非如養馬可以置之殿庭,惟當廣任忠賢,以為耳目。若忠賢疏遠,諂佞在傍,則民之疾苦,無由上達。秦二世時,陳勝、□廣已屠三川,殺李由,而二世不知。陳後主時,隋兵已渡江,而後主不知。此皆昏君不足道。如唐明皇親致太平,可謂明主,而張九齡死,李林甫、楊國忠用事,鮮于仲通以二十萬人沒於雲南,不奏一人,反更告捷,明皇不問,以至上下相蒙,祿山之亂,兵已過河,而明皇不知也。今朝廷雖無此事,然臣聞去歲夏賊犯鎮戎,所殺掠不可勝數,或云至萬餘人,而邊將乃奏云野無所掠。其後朝廷訪聞,委提刑司體量,而提刑孫路止奏十餘人【四】,乞朝廷先賜放罪,然後體量實數。至今遷延二年,終未結絕聞奏。凡死事之家,官所當恤,若隱而不奏,則生死銜冤,何以使人?此豈小事,而路為耳目之司,既不隨事奏聞朝廷,既行蒙蔽,又乞放罪,遷延侮玩,一至於此。臣謂此風漸不可長,馴致其患何所不有【五】,此臣之所深憂也。臣非不知陛下必已厭臣之多言,左右必已厭臣之多事,然受恩深重,不敢自同觽人,若以此獲罪,亦無所憾。」(蘇轍誌軾墓云:「因讀寶訓,歷言今賞罰不明,強河使東,夏人寇掠鎮戎,朝廷不問,當軸者恨之。軾知不見容,乞外任。」賞罰不明,強河使東,乃九月五日奏,鎮戎事即非閏十二月四日奏也。十月十七日奏乞郡,則論與臺諫為怨仇。)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