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卷四百十三

[ 李焘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起訖時間 起哲宗元祐三年八月盡其月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四百十三

帝  號 宋哲宗

年  號 元祐三年(戊辰,1088)

全  文

八月乙亥,詔吏部磨勘選人,遇崇政殿坐聽,以次引見訖,赴內東門謝。前此須垂簾日乃謝,慮或滿責,故有是詔。

丙子,秀州團練副使、本州安置、不得簽書公事沈括賜絹百匹,仍從便居止,以括上編修天下州縣圖故也。

丁丑,詔文武官雜壓增冀、□、青、徐、揚、荊、豫、梁、雍州牧,在御史大夫之上。

戊寅,阿里骨遣人入貢。

詔賜□楚國安仁賢壽夫人張氏殿前司虎翼空營地為壽堂,從所乞也。罷元祐二年五月二十日不許諸處指占指揮。(御集八月五日。)

己卯,揚王顥改封徐王。初封鄧王,尋改此。

朝奉郎、集賢校理、權判登聞鼓院歐陽棐為職方員外郎。右正言劉安世言:「臣昨以歐陽棐除館職不當,已累次論列,至今不蒙指揮。近日伏聞用為職方員外郎,除目既傳,中外駭愕。何者?棐以險邪庸瑣之才,憑藉執政親昵之勢,百日之內,三被恩榮,雖臺諫交章,蓋有不能奪者,而又繼有此命,是朝廷之名器可以名取,而天下無復有公議也。臣既有言責,目睹僥倖,苟不反覆開陳,以破小人之情狀,則天下將責臣以失職之罪,是以願終言之。去歲左司諫韓川嘗言王伯虎、鄧忠臣,以為不堪館閣之選。二人者,特以人才不高,或曾經罪廢,雖已敘雪,尚皆落職授外任差遣。今棐才既猥下,性復憸回,以交結執政子弟,預『五鬼』之目,為清議所惡,加以考功無狀,屢致人言,固已赦而不問,偶用大臣之薦,驟遷太史之職。陛下幸聽臣等論列,而大臣亦恐甚喧物論,遂令追寢。自爾姦邪之黨,恥於不勝,爭為游說,必欲用之,於是無名直除館職。臣累疏極論,不蒙施行。縉紳皆曰:『伯虎、忠臣孤寒之士,無人主張,故韓川一言而遂令罷免。棐則以大臣力主,而執政多姻家,故小臣之論至於五六,而猶不能勝。』陛下以此二事對而言之,則朝廷之公私可見矣。今既力排公議,使棐濫得美職,而棐入館未及一月,復授郎官,慰滿其欲,必謂臣等既為朝廷不聽其言,無敢復議,急加引拔,以快私心,滋開髃枉之門,以累至公之政,略無顧憚,漸不可長。伏望陛下特賜睿斷,稍正紀綱,罷棐誤恩,黜之外郡,使天下知公道之存,而朝廷名器,不為有力可以幸得。非特一人之私願,實天下所望也。」

又言:「臣聞棐亦以恩命頻數,人言籍籍,居不自安,露章遜避,而近日傳聞已降指揮不許辭免。若果出於陛下之意邪,臣猶當援引義理,反復論列,必期開允,庶不曠職;若出於大臣之謀耶,則不過邪說巧進,熒惑聖聰,沮遏言路,以快私意而已。進言者必曰:『棐嘗為郎官矣,今復還之,未見其過。』此則繆妄之甚也。且棐既任郎官,而朝廷無名除授館職,臣等論其不可,章五六上,是時用臣之言,不過復與閒曹,則合公議矣。然而力排正論,必貼以職者,豈非館閣之清選,優異於郎官乎?又不即時兼除省郎,而復命棐主判鼓院者,蓋郎官俸給優厚,資任自高,亦是進擢之路,故使棐去彼就此,不見其有太優之跡,足以解塞人言。及人言既已沮止不行,而棐得就職,旬日之閒,又有此除,是將朝廷爵祿之柄,有同戲弄,使小人用機巧而取之,欺罔陛下,一至於此。臣前章謂棐名預『五鬼』,為清議所惡者,非苟以流俗不根之語妄加之也。方今士大夫出入執政之門者,比比皆是,何嘗盡得『鬼』名?惟其陰邪潛伏,進不以道,故此五人獨被惡聲。陛下試以今日棐事言之,如王伯虎、鄧忠臣孤寒之士,韓川一言,則皆落職外補;棐則百日之內,三被恩命,雖臺諫交章,藐然不顧。自非大臣力主,而孫固、王存以姻家之故,共為營助,何以至此?古人所謂去佞如拔山者,正謂此爾。然則名號著於前,而事實驗於後,雖欲以人言為妄,不可蓋也。傳曰:『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又曰:『欲人不知,莫若不為。』苟有其實,名必隨之,安可逃哉?今陛下富於春秋,太皇太后不出房闥,正是辨別邪正,謹守法度之日,而大臣好勝自任,不恤是非,使陛下納諫之美漸減於初年,小人之道寖長於今日,臣竊憂之。惟陛下力主正道,以折髃枉,罷棐新命,慰答僉言,使姦邪無倖進之階,威福免下移之患,非特臣惓惓之誠,蓋天下之望於陛下者如此。伏乞聖慈少賜留聽,不勝幸甚!」

又言:「臣竊計言者必曰:『「五鬼」之號出於流俗不根之語,何足為據?』臣亦有以折之。方今士大夫,無不出入權勢之門,何嘗盡得『鬼』名?惟其陰邪潛伏,進不以道,故程頤[一]、畢仲游、楊國寶【二】、歐陽棐、孫樸五人者,獨被惡聲。孔子曰:『吾之於人也,誰毀誰譽,如有所譽者,其有所試矣。』蓋人之毀譽,必皆以事考之。今觽議指此五人,可謂毀矣,然推考其跡,則人言有不誣者,臣請力陳其說。若程頤,則先以罪去,陛下所知,孫樸則偶以妨礙,未敢超擢外,其畢仲游自監當人試中館職,亟除河北提刑,以私計不便為辭,即授開封府推官;楊國寶自初改官知縣,即除太常博士,尋擢為成都路轉運判官,未出京閒,又移陝西,上賴陛下聖明,察其無名數遷職任,遂令寢罷;歐陽棐考功亡狀,嘗致人言,則隱而不問,大臣一薦,遂用為著作郎,臺諫交章,僅得追寢,曾不旋踵,直除校理,入館未及一月,又授職方。三人者,才學庸常,資性狡獪,惟是挾執政之勢,所欲必獲,朝遷暮徙,略無公道,上欺主聽,下拒人言,欲望士心厭伏,觽無異論,何可得也?今二聖臨御,責在大臣,若差除未協公議,惟臺諫官得言之耳。今則專權好勝,一切不畏人言,故臣論一歐陽棐,前後兩事凡奏七章,而訖不施行,致陛下諫諍之路日衰,而小人之道日長,臣雖愚暗,深以為憂。伏望杜姦邪倖進之門,念威福下移之患,特出睿斷,罷棐誤恩,力主正道,以杜髃枉,實天下之幸。」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