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卷四百七

[ 李焘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起訖時間 起哲宗元祐二年十一月盡是年十二月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四百七

帝  號 宋哲宗

年  號 元祐二年(丁卯,1087)

全  文

十一月壬子,知鄆州、龍圖閣直學士滕元發知瀛州,知杭州、資政殿學士蒲宗孟知鄆州,朝散郎、監都進奏院王伯虎為校書郎。

癸丑,復行慶關。從中書侍郎呂大防奏請也。(編錄冊有此,當考詳。)

甲寅,詔運淮南、二浙所糴穀四十萬斛,賑濟京東路。

乙卯,右僕射呂公著、中書侍郎呂大防、尚書左丞劉摯、右丞王存同上疏曰:臣等竊以朝廷設諫諍之官,固欲開廣視聽,以盡下情。然言事之臣,所言無由盡當,須繫朝廷審擇其言,或不可用,自當置而不行,若復挾情用意,則尤不可不察。伏見諫議大夫孔文仲累有文字論列左司員外郎朱光庭除太常少卿不當,其言殊為乖謬,臣等昨日已曾面奏,謹具條陳以聞。

一、孔文仲稱朱光庭本無異於常人,止緣朋附推薦,驟居清要。謹按:光庭進用之初,惟是司馬光與臣公著,公著與光庭素不相熟,但見司馬光累稱於朝,陛下御筆親擢為諫官,即非因「朋附推薦」而進。

一、孔文仲稱朱光庭未嘗獻一公言,補一國事。謹按:光庭自任諫官僅一年半,前後所上章疏不啻數百,賜對便殿亦及數十,凡內外法度有未便於民者,小大臣僚有不允公議者,光庭不避仇怨,未嘗不言,兼已往往施行。此皆陛下素所深知,豈可謂之「未嘗獻一公言,補一國事?」

一、孔文仲稱朱光庭二年之閒,躐等超拔,望輕資淺,恩寵太過。臣等竊以朝廷用人,固不當專較歲月,兼自來兩省以上差除,亦不曾專用資序。況光庭始初自因御筆親除為左正言,一年後自正言遷司諫,即非「躐等」。後來因光庭累次居家待罪,一次為言蘇軾,一次為言張舜民,罷為右司員外郎,亦非「超拔」。今來自都司除太常少卿,雖班位少進,亦非峻遷。且如光庭同時諫官蘇轍,係知縣資序,供職在光庭後,今已為中書舍人;又如孔文仲,進用在光庭後,已是校書郎,歲餘為左諫議大夫。則光庭除少卿,豈是「恩寵太過」?

一、孔文仲稱太常貳卿職嚴地密,使光庭居之,登列諫議、擢領風憲皆可也。臣等竊以朱光庭今來止是除太常少卿,何以知其後為臺諫?兼朝廷若欲用光庭為臺諫官,只自左司員外郎除授,有何不可?

一、孔文仲稱朱光庭一日得志,援程納賈,當不旋踵。謹按:程頤、賈易或罷歸鄉或黜守外任,朝廷亦未有召用之議。然光庭今來止是除寺監官,其職事尤輕於左右司,里,豈能「援程納賈」?借使程頤、賈易復至朝廷,於國家豈有所害?只是文仲黨與自以為不便耳。

臣等蒙陛下任用,列居輔弼,以進賢退不肖為職,只知為官擇人,不敢顧避人情。其朱光庭,臣等亦非以其人所為盡善,但今來既知孔文仲所言不當,若卻將朱光庭除命寢罷,則恐從此浮言浸盛,正人難立,朝廷之勢,日就陵遲。兼陛下既以臣等為執政之官,而不許臣等執持政事,臣等亦何以自處?伏望陛下曲回聖聽,特賜省察。其朱光庭除太常少卿新命,欲候來日簾前面稟,或更有臣僚黨助文仲論奏,亦乞陛下察其情偽,無至眩惑。乃寢文仲奏,光庭竟就職。(公著家傳又云:「文仲本以伉直稱,然憃不曉事,數為浮薄輩所使,以害善良。自程頤、賈易相繼去,騰說者日益勝,於是李常、杜純、范純禮各求補外,公與執政面奏:『善人懼讒邪而不敢自安,非朝廷之福也。』上嘉納焉。文仲晚乃自悟為小人所紿,感憤嘔血而卒。」按:文仲卒於元祐三年三月戊辰,此云「感憤嘔血」,更須考詳。李常乞補外,於實錄及本傳俱不見,今據常奏議附此月末。杜純七月二十八日已知相州,范純禮十月二十八日為發運,亦有言章。家傳所言,似未可信也。舊錄孔文仲傳云:「以引經背理,又懷異求合考官意,神宗察之,遂黜不用。」新錄辨曰:「據范鎮奏言文仲對策切直,而史官以為引經背理,懷異求合,恐非其實。自『以引』至『遂』十八字,今刪去。」舊錄云:「論崇政殿說書程頤污下憸巧,素無鄉行,經筵陳說,僭橫忘分,遍謁貴臣,歷造臺諫,宜放還田里,以示典刑。」新錄辨曰:「程頤一代名儒,世所矜式,謂其污下憸巧,素無鄉行,及遍謁貴臣,歷造臺諫,恐非其實。刪去二十五字。」舊錄云:「凡先朝政事,詆毀無所不至。」新錄辨曰:「諫官言事,所見各有不同,謂之詆毀,過矣。今刪去。」舊錄云:「後宰相呂公著謂為蘇軾所誘脅,論事皆用軾意,則文仲之為人可知矣。」新錄辨曰:「呂公著之言恐未必有此。且文仲所論青苗、免役、保甲、保馬、鹽茶之法,當時廷臣論者非一,一時公議如出一口,豈皆為蘇軾所誘脅而盡用軾意乎?非呂公著之言明矣。已上二十九字今刪去。」)

丙辰,肅遠寨巡防、右侍禁戴榮追兩官,蕃官東頭供奉官、巡檢慕化追一官罷任。以擅入西夏界侵掠也。

樞密院言:「淮南轉運副使趙偁奏:『伏睹將官敕,自先朝已有衝改條件,自後亦有衝改,未曾刪正,其閒多有不可施行事件,難以照用。竊慮諸將武人,坐守本敕,欲有所違則畏罪,欲有所施行則難用,緩急有誤兵律大事,望詔有司再加詳擇刪正,以付諸將。』按:元豐將官敕,府界、京東西路二百五十六條,河北路二百五十五條,河東路二百五十八條,河南路二百五十一條。其逐路將兵敕內,已衝改者共二百四十餘條,續降二百五十餘條,兼陝西五路將敕約六十四條,與諸路將敕參用,後亦未經刪潤,施行之閒,多有疑惑。欲令承旨司取新舊條重行刪定。」從之。(偁行狀乃不載此。)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