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卷四百四

[ 李焘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起訖時間 起哲宗元祐二年八月盡其月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四百四

帝  號 宋哲宗

年  號 元祐二年(丁卯,1087)

全  文

八月辛巳,朝奉郎、右司諫賈易知懷州。

自蘇軾以策題事為臺諫官所言,而言者多與程頤善。軾、頤既交惡,其黨迭相攻,易獨建言請併逐二人,又言:「呂陶黨助軾兄弟,而文彥博實主之。」語侵彥博及范純仁。太皇太后怒,欲峻責易。呂公著言:「易所言頗切直,惟詆大臣為太甚,第不可復處諫列耳。」太皇太后曰:「不責易,此亦難作。(公祚切。)公等自與皇帝議之。」公著曰:「不先責臣,易責命亦不可行。」爭久之,乃止罷諫職。既退,公著謂同列曰:「諫官所論得失未足言,顧主上方富於春秋,異時將有進導諛之說,以惑上心者。當今之時,正賴左右力諍,不可預使人主輕厭言者也。」於是呂大防、劉摯、王存私相顧而嘆曰:「呂公仁者之勇,乃至於此!」(此據呂公著家傳稍刪潤之。賈易言文彥博、呂陶黨助蘇軾、蘇轍,轍奏乞外任劄子可見。易到懷州謝上表又言:「軾持密命以告人,志在朋邪而害正。」蘇轍又乞取問實狀。據此,則易所言大略具在,獨不知范純仁何與也。又頤乃易黨,而易請併逐之,未知信否。頤雖與易同逐,自緣他事為孔文仲彈劾,不知家傳何以云然。又家傳載易責命在七月二十四日,今從實錄,蓋七月二十四日有旨,及是乃施行耳。舊錄云以侵毀大臣,言事失當,故黜之。新錄削去「侵毀大臣」四字。)

通直郎、崇政殿說書程頤罷經筵,權同管勾西京國子監。

左諫議大夫孔文仲言:

頤人品纖汙,天資憸巧,貪黷請求,元無鄉曲之行。奔走交結,常在公卿之門,不獨交口褒美,又至連章論奏,一見而除朝籍,再見而升經筵。

臣頃任起居舍人,屢侍講席,觀頤陳說,凡經義所在,全無發明,必因藉一事,泛濫援引。借無根之語,以搖撼聖聽;推難考之跡,以眩惑淵慮。上德未有嗜好,而常啟以無近酒色;上意未有信嚮,而常開以勿用小人。豈惟勸導以所不為,實亦矯欺以所無有。每至講罷,必曲為卑佞附合之語,借如曰:「雖使孔子復生,為陛下陳說,不過如此。」又如曰:「伏望陛下燕閒之餘,深思臣之說,無忘臣之論。」又如曰:「臣不敢子細敷奏,慮煩聖聽。恐有所疑,伏乞非時特賜宣問,容臣一一開陳。」當陛下三年不言之際,頤無日無此語,以感切上聽,而陛下亦必黽勉為之應答。又如陛下因咳嗽罷講,及御邇英,學士以下侍講讀者六七人,頤官最小,乃越次獨候問聖體。橫僭過甚,並無職分,如唐之王伾、王叔文、李訓、鄭注是也。伾以詩、書侍講,叔文以棋待詔,二惡交踵,終兆永貞之亂;注以藥術用,訓以易義進,兩邪合縱,卒致甘露之禍。

臣訪聞頤有家不及治,有祿不及養,日跨匹馬,奔馳權利,篃謁貴臣,歷造臺諫。其謁貴臣也,必暗竊重輕之意,出以語人,收為私恩,及有差除,若合符節,是以人皆憚懼之,而又深德之。其造臺諫也,脅肩蹙額,屏人促席,或以氣使,或以術動,今日當論列某事,異時當排擊此人。而臺諫之中,嘗有儔類竭盡死力,如朱光庭、杜純、賈易之流是也。臣居京師近二年,頤未嘗過臣門;臣比除臺諫官,頤即來訪臣,先談賈易之賢,又賀與易同官,遂語及呂陶事,曰:「呂陶曾補司諫,命已久閣,今聞復下,何也?如此,則賈明叔必不安職矣。」明叔者,指賈易字也。臣答曰:「何以言之?」頤曰:「明叔近有文字攻陶之罪,已數日矣。今陶設為司諫,明叔畏義知恥者也,言既不行,其辭去決矣。公能坐觀明叔之去乎?」臣曰:「將如之何?」頤曰:「此事在公也,公之責重也。」推頤之言,必是與陶有隙,又欲諷臣攻陶助易也。臣素與頤不相識,只在經筵相遇,又未嘗過臣也,一旦乃非意相干,說諭如此。陛下以清明安靜為治於上,而頤乃鼓騰利口,間諜髃臣,使之相爭鬥於下。紛紛擾擾,無有定日,如是者彌年矣。

伏惟太皇太后陛下、皇帝陛下鑒察真偽,雖在萬里之外,無所遁逃,況於咫尺之近,而肯容如頤者穢滓班列,變亂白黑乎?蓋緣執政推舉之過,遂誤知人明哲之德。

伏望論正頤罪,儻未誅戮,且當放還田里,以示典刑。御史中丞胡宗愈亦言:「先帝聚士以學,教人以經,三舍科條固已精密,宜一切仍舊。」因深斥頤短,謂不宜使在朝廷。先是,頤赴講會,上瘡疹,不坐已累日,退,詣宰相問曰:「上不御殿,知否?」曰:「不知。」曰:「二聖臨朝,上不御殿,太皇太后不當獨坐。且上疾而宰相不知,可為寒心。」翌日,呂公著等以頤言奏,遂詣問疾,上不悅,故黜之。(此據舊錄稍刪潤之,但刪去「頤雅為髃姦所知,至是,言者以為間亂,黜之非其罪」等語。新錄辨誣云:「頤知上疾而告於宰臣,斯未為過,而乃以騰口為罪,又取市井閒語以加之,甚矣!今刪去。」按:史官但當錄其實耳,當時孔文仲實以劾頤,頤亦坐是黜,安可沒而不書?若辨其是非,則付來者可也。胡宗愈舊傳云:「程頤更定太學規制,率出己見,無所統紀,學者病之。宗愈曰:『先帝聚士以學,教人以經,三舍科條固已精密,宜一切仍舊。』深斥頤短,謂不宜使在朝廷。」新傳刪改云:「程頤更定太學規制,宗愈曰:『先帝學法固已精密,宜悉仍舊。』」其辨誣云:「程頤當世名儒,胡宗愈議論亦多不苟,豈應深斥頤短,謂不宜使在朝廷?此皆足以惑眾,非所宜載,今刪去。」按:宗愈既駁頤學制,因斥頤不宜在朝廷,當時必有此章,未可謂舊錄誣宗愈也。呂本中雜說,劉器之言:「元豐時,見司馬君實,君實說:『王介甫初為政,舊日同志峭直之士已漸不用,猶欲用中立之士,如李公擇、孫莘老諸人,後來如中立之士亦不用。』君實作俚語云:『卻用一隊阿躋底物事。』」器之又言:「元祐中,閒見君實,已深不喜正叔,君實亦作俚語曰:『幾時教你如此崛起來?待陽遷起居舍人,與罷了經筵。』」今仍附見。)頤因三上章乞納官歸田里,不報;又乞致仕,亦不報。(此據頤集附見。頤本傳載頤所以罷講筵,乃云坐上疏乞於延和講說,為顧臨、孔文仲所劾。誤也。上疏乃在去年夏末,及今一年有餘矣。雖今年三月亦曾再上疏,然所以罷講筵,要不緣此,今不取。)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