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卷三百九十九

[ 李焘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起訖時間 起哲宗元祐二年四月辛丑盡其月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三百九十九

帝  號 宋哲宗

年  號 元祐二年(丁卯,1087)

全  文

四月辛丑,雨。(此據呂公著家傳。)

壬寅,詔:「在京職事官,歲合舉官陞陟者:文臣,六曹尚書以上各六人,待制以上各四人,左右司郎官以上各三人,軍器少監以上各二人;武臣,觀察使以上各二人。著為令。」

癸卯,髃臣上表乞御正殿、復常膳,詔不允。自是五上表,從之。

熙河蘭會路經略使劉舜卿言:「鬼章領人馬於洮州生熟戶雜居地面以東一帶,打擄順漢人戶、孳畜,亦羌人常事,已令遵博斯吉齎蕃字說諭阿里骨,令約束鬼章放散人馬,卻還虜劫過人戶【一】、孳畜。如或聽從,邊事便息。」詔舜卿究心審度賊勢次第,如尚敢深入作過,務在擇利而行,無令賊勢猖獗。(或於此載鬼章城洮州事,已附五月二日。)

吏部郎中章楶知越州。(正月十八日,除吏中,孫升云云。三年八月六日,召為考中。)朝奉郎、集賢校理、權判登聞鼓院趙挺之權發遣河東路提點刑獄。(挺之出使當考。)朝奉郎、集賢校理畢仲游權發遣河北路提點刑獄,尋留為開封府推官。(陳恬誌仲游墓,不載此出因由。五月二十二日,改府推。)

甲辰,詔張舜民特罷監察御史,依前祕閣校理,權判登聞鼓院,仍令赴館供職。先是,舜民言:「夏人政亂,權歸梁氏已久。自秉常死,挾乾順,專橫滋甚。去年,雖數遣使入朝,然強臣爭權,傳聞多端,乾順存亡未可知,朝廷未宜遽加爵命【二】,近所差封冊使劉奉世等及所賜金帛,願勿遣。緣大臣有欲優假奉世者,為是過舉,且起居郎,天子近臣,不宜屈屬羌。今戎心桀驁,宜即加兵問罪。」大臣,指文彥博也。(此月已上並據六月八日實錄。新、舊本同,但舊本誤以起居郎為舍人,新本因之,今改正。舜民罷御史月日,則據王巖叟奏矒,其諫詞仍增以呂公著家傳。初遣奉世,在正月十二日。)

三省、樞密院奏:「舜民謂文彥博照管劉奉世,遂差充夏國封冊使。勘會差奉世非文彥博照管。」故舜民有是責。

御史中丞傅堯俞言:「舜民因論邊事,言文彥博照管劉奉世失實,罷言職。竊以朝廷置御史,蓋慮下情壅塞,開廣聰明,故許風聞言事,所謂『言之者無罪,而聞之者足以戒』也。今舜民一言不當,便奪官改差遣,於舜民何損,而無益陛下,亦非彥博所敢安者。伏乞速賜追還,以協易『不遠復』之義。」(堯俞前後凡九奏,此特其第一奏也。)

侍御史王巖叟言:「謹按舜民疏中,引文彥博照管劉奉世之語,非出自譔,乃是收采觽論,聞之朝廷,此蓋言事官常體,復有何罪?若聞外議,心知其非而不告陛下,得為忠乎?況外人之議,亦有所以。緣奉世是彥博門下之人,待遇最厚,今封冊夏國,既屬重事,外人不知出於執政同奏,但傳以為彥博照管,亦不足怪。舜民據所聞而言,乞朝廷裁察,別有何意?傳曰:『言之者無罪,聞之者足以戒。』正謂是也。果是,則有益於聰明;果非,則何傷於彥博?書曰:『狂夫之言,聖人擇焉。』況舜民非狂,言皆有理,行與不行,則在陛下擇之而已。遂加之罪,臣恐而今而後,居言職者以言為諱,他日大臣有大惡,陛下欲聞亦不可得矣。此非社稷之福也。今朝廷闕失,猶許盡言,豈有大臣不受一言之觸?國家置御史,正欲警察權貴,雖過論亦當優容。今舜民一言以獲罪,疑非陛下本意,必有誤聖聽者矣。此事於舜民殊無所損,所惜者朝廷之事體,陛下之舉動,天下之觀望也。伏望特迴聖意,還舜民言職,使忠臣義士得盡其心,以事陛下,而觽庶之情不壅於上聞,不勝幸甚!」貼黃:「言事官因言權臣而責之,是與權臣報怨也。陛下豈可不思?方兩宮聽政簾下,正宜抑強臣以伸主威之時,而反欲沮塞言路,甚非陛下之利也。」

堯俞、巖叟又言:「竊以御史之任,以敢言為先,自昔以來,常難其選。臣等昨被詔咸舉御史兩員,累月之間,諮訪考察,於千百人中得張舜民一人。臣等素皆不識,但見觽所共推,學行兼美,安貧守道,不汲汲於進取。熙寧、元豐間,常慷慨論時事,言辭激切,有諫臣之風,司馬光嘉其端亮,薦之館職,關西士人稱為第一。臣等取以應詔,既至臺中,與之相接,見其忠厚朴直,心無所附嚮,言無所顧避,臣等深以得人自喜。居職未久,今以一言旁及大臣而遽罷之【三】,甚非陛下命臣等擇御史之初意也。御史為天子耳目,而或懷姦挾邪,朋附大臣,則所當聲其罪而黜之,豈有不欺於君,反以指摘大臣為罪也?雖或論事有誤,要之用心則忠,若欲厲事君之士,所宜獎借。儻加摧抑,誰肯盡誠?此臣之所以為陛下惜也!若要俛仰浮沉,無所忤犯,巧於自全之人以當言職,固不難得,然於國事何如哉?伏望陛下察求材之甚難,諒進忠之非易,恕其小失,而錄其大節,復舜民於言路,以全朝廷之美,臣等不勝幸甚!臣等章疏,乞早賜付外施行。」

巖叟又言:「臣伏以陛下聽政以來,孜孜求言,惟恐有所不聞;言者犯顏逆鱗,有至再三,而終不之罪。天下之人歌詠聖德者,首以此為美。今日忽謫一御史,而無可謫之實,中外駭愕,皆以謂不類陛下從來行事,似有姦言邪說,移奪聖心而成此舉,莫不為陛下惜之。臣考舜民之論,深詆執政大臣,以為邊事都不知,又謂不盡心於國家,此皆忠於陛下而不利於柄臣之語。臣恐舜民失言於彥博之事淺,得罪於柄臣之意深,陛下聰明,試加深察。舜民,天下寒士,舉朝無一人之援,一日立朝,敢不避權臣而言之,人之所難也。言雖未當,陛下亦但當容之,以來天下之言,使人人思為陛下盡節納忠,以永社稷無疆之休,豈不美哉!伏望早賜檢會臣累章,復舜民官職,以慰髃議。」(巖叟前後凡八奏,此蓋第三奏也。)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