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卷三百九十七

[ 李焘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起訖時間 起哲宗元祐二年三月辛巳盡其月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三百九十七

帝  號 宋哲宗

年  號 元祐二年(丁卯,1087)

全  文

三月辛巳,太師文彥博奏乞致仕,右僕射呂公著以旱乞退,皆答詔不允。

范純仁言:「臣竊見近日久無雨澤,聖心焦勞,深究軍民利病,特罷廂兵遠役勞費之苦,足以感動天心,消彌災旱。尚有禁軍常日教閱弓弩,斗力太重,比之祖宗舊法,驅率甚嚴。雖朝廷曾降指揮寬減,緣為將官人員各有賞罰,是致將官等惟顧己身利害,不暇體恤觽人。其有招揀新到及老舊之人,或疾病初技,或筋力稍虧,必不能盡應格法,便遭鞭朴驅逼,不免告假百日,求為小分,不惟枉有退減兵卒,久遠亦人情之所難堪。伏望特作聖意宣諭殿前三帥,今後諸營教閱,並依祖宗故事,弓弩石斗,各量人力等第閱習,不須科罰人員,及乞指揮樞密院,所有將官得替賞罰,亦皆寢罷,但令監司察其不職,自然不至廢惰。如此則觽情感悅,必能召致和氣。臣職在樞密院,亦合奏請施行,又緣事繫觽情,不若特降聖旨處分。數日前,有兵士懼見教閱,商量自縊者,乞密問燕達等必知,如稱不知,即乞宣問樞密院。」(此事從違當考。罷廂軍遠役勞苦之費,當是二十七日指揮,今附見。)

是月,宥州牒送陷蕃人三百一十八口。詔鄜延經略司,候到其葭蘆、米脂、浮屠、安疆四城寨,並特行給賜;其餘不係可還城寨地土,各委官畫定界至,開立壕堠。(政目有此二大事也,而實錄不載,當考。元祐元年十月末并四年六月戊申,可考。)

先是,左司諫王巖叟言:(或移入三年春。)「臣去年十二月十六日延和殿進劄面奏,葭蘆、□堡二寨限隔大河,深在賊境,創建以來,困弊河東,而實無益於國家,不如棄之,為休養百姓長久之計。蒙宣諭欲令施行,至今累月,未聞別有處分。竊以二寨廢興,繫一路生靈休戚,朝廷不應置而不思,必料已有計議。臣訪聞二寨公使錢每年各二千餘貫,河裏諸州郡皆不及。逐寨官屬利於所得之厚,惟恐其廢,多是張皇形勢,緣飾事宜,以惑上下之聽。凡有被差官員到寨,獻遺豐腆,人人過其所望,故帥府、監司之門,常有與為地者。臣恐雖有指揮下本路相度廢置,朝廷終不得聞利害之實。伏望陛下深賜體察,特以聖意詔廟堂早決大議,無貪外虛內,貽後日無窮之悔,天下幸甚。」貼黃稱:「臣風聞嘗有朝旨問廢置利害於本路經略司,不肯真具害實以聞,而推之邊臣,邊臣曰:『大帥猶不自言,我輩且何敢當?』臣竊以去大害,復大利,非朝廷決議終不可成。若上下交相顧避,不肯身任其事,則國家何賴?百姓何望?此臣之所深憂也。惟陛下省察。」

又稱:「今二寨兵馬減省之餘,猶不下三千,腹心列郡猶不得足,又自糴於寨中。本地無所出,今來米價每斗二百已上【一】,既勞遠民以輸稅,又傾貴價以糴糧,而養重兵於無用之地,坐以自困,豈持久之計哉?此事不難見也。」

又稱:「臣竊以天下之兵,冬衣合是八月五日散,臣聞河東路諸軍,冬衣直到冬節方得,及小分明堂賞賜,有至今不支處。此事豈得穩便?何若不貪新地,不添戍兵,凡百循守舊彊界,兵用舊兵數,使百事自優足,豈不善哉?」

巖叟又言:「臣昨論葭蘆、□堡一事,自創置以來,晉、絳二州支移稅賦,往回一千四百餘里,百姓不堪其弊。非惟百姓受弊,而國家亦無所益,乞行廢棄,以絕長久之患,至今未蒙施行。但見河東轉運司相度,乞令合支移州軍人戶稅賦糧草,將戶一半於本州折納見錢,餘一半令就逐寨送納本色,又云如願並赴逐寨送納本色者聽。以臣觀之,是有寬減之名,無寬減之實。蓋一半折納見錢,州縣估價,必於實直上各有所增,又添入加耗數目,紐起地里龏錢,納錢之際,復有公私一番費用,此外方始齎持一半本色,依舊往回一千四百餘里送納,比之盡數支移,乃是重成煩擾。本路轉運司雖知遠輸為害,緣二寨側近無人耕種,須藉支移。二寨若存,則遠輸終不可罷,遠輸不罷,則民力終不可勝。臣訪聞遠輸之民,每般輦糧草至黃河,或遇風雪艱阻,有經旬日不能渡河者。暴露岸次,進退無路,惟相與號泣。平時如此,不知一有警急,增益轉輸,百姓之苦又將何如!臣欲乞下本路轉運司相度,廢罷二寨,只於河裏舊寨為守禦之備,外以息邊患,內以寬民力。」

貼黃稱:「臣訪聞葭蘆對岸剋胡,□堡對岸近上定胡,又有畿內第五將副駐劄應援兩寨。萬一賊馬奔衝,其剋胡、定胡援兵勢不能急速濟河,坐費芻糧,無益於事。又畿內將兵不任勞役,大河內沿邊巡捕兵士,日有作過者。今春初,河上殺人并□強賊凡七次,盡是畿內兵士。邊民不安,皆謂實無西賊鈔掠之虞,但有東軍驚擾之患。伏乞亦下本路措置,如移葭蘆、□堡下二寨兵馬過河,除合留屯守剋胡、定胡外,乞并畿內將兵盡行減省,庶可以節邊用、安邊民。伏望特留宸念,早賜指揮。」

巖叟又嘗面奏曰:「陛下欲養民力,豐國用,須是邊上棄置卻如此等無用城寨,自守舊界,則民力日日寬舒,國用日日饒足。民力、國用既有餘矣,自是制服遠人之道。若民力困,國用又空,則遠人便生輕侮之心,此不可不於事前思慮也。大臣各持異見,及顧避無由議得,今日復一日,養患益深,極為不便。此事須是陛下斷以一言,大臣即自然議定。今且乞陛下先了此二寨。況此等疆,縱使取得數城,終不可保。緣在他界內,自家供應費力,是他不消忙來爭,且教國家自困,甚為得計。潛窺自家力疲,即便乘之。國家先見,不若早自為計。裏面減浮費,節用度,皆是毫末,都未濟事,惟是邊上耗蠹最大,減得兩三處,即萬倍有餘矣。陛下試下有司會計,看此二寨一年所費十萬,仍未能計會得民間所費也。昨來小人欺罔朝廷,自邀功賞,修下此寨,於國家全不濟事,只是添得患害,坐困百姓。今日陛下救百姓之患,盡除此等事,百姓方得久遠安樂。若是他日郡縣連有天災,外面夷狄攻奪此城,自家如何支吾,其勢終有一不可保。至時棄之,卻是遲矣。呂大防好邊上修城立寨,熙寧中,已曾與韓絳共修羅兀城,費卻無限性命,隨手為西人所奪,狼狽而棄之,又致慶州兵叛,幾至關中之危。西則熙、河、蘭、會、延州西寨,南則誠州、沅州【二】,皆是貪虛名,受實弊,盡合棄絕,以安中國。陛下觀國家未開拓邊地已前,邊患如何,人心如何,兵威如何,財賦如何,既拓之後,四者復如何,事跡相遼,甚易見也。此等去處,不知國家將何用?使其地足以自贍猶可,況不足自贍,盡煩中國之助。兼河東民窮於他路,國家自得麟、府、豐三州而民益貧,今又益以兩寨,尤非三州之比,日久月長,恐心腹之民久而生怨,不為國家之福。」(此據巖叟朝論增入。)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