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卷三百九十二

[ 李焘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起訖時間 起哲宗元祐元年十一月戊寅盡其月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三百九十二

帝  號 宋哲宗

年  號 元祐元年(丙寅,1086)

全  文

十一月戊寅,起居郎蘇轍、起居舍人曾肇並為中書舍人,肇仍充實錄院修撰。

侍御史王巖叟言:「臣聞有旨召起居舍人曾肇試中書舍人,士大夫相顧而笑,不以為允。伏以中書政事之本,天下治忽休戚之所係,其得與丞相、侍郎可否國論者,惟二三舍人而已。陛下察其重輕何如,豈當苟循資地,妄以授人也?謹按:肇天資甚陋,人望至卑。早乘其兄布朋附王安石,擅權用事,朝廷美爵,如取於家,故肇因緣得竊館職。素無吏能,而擢領都司;殊昧史材,而委修實錄。每一除改,士論每切非之。文章、學識皆無可稱,何足以代王言而預國論?方陛下極天下之公,簡拔英髦,聳動多士,不可以凡材間煺清近,累陛下知人全美。伏望聖慈因其辭免,特賜允從,以厭公議,并諭柄臣別加精擇,庶幾名器增重,不為賢能之羞。」

又言:「臣伏以謀人之國,要在防微。天下之微,固莫微於君子方盛而潛消,小人正衰而暗長。在剝惟六三無咎,於臨即八月有凶。聖人用心,其於抑陰而佑陽,可謂至矣!臣之愚忠,正在於此。按:曾肇乃姦臣曾布之親弟,布之盜竊名器,蠹國家而誤蒼生,與呂惠卿罪惡無異,當時天下謂之曾、呂。布方怙寵弄權,肆為欺罔之時,肇蓋有助威之力焉。布妄言鄭州可廢為縣,朝廷遣肇覆按可否,肇不以鄭人之情乃歸告於上,而合兄之言,誑主之聽,以為可廢,而遂廢之。由肇一言而使一州之民受弊者幾二十年,賴陛下方復之。則肇之助布欺罔,不為無跡矣。人物凡下,不為士論所與,獨憑藉其兄,玷塵清選,積累僥倖,至於今日。以言觀行,不聞附正之風;以跡論心,未測朋姦之計。安可進居要近,擢掌絲綸?朝雖乏材,何至及此!願陛下味臣之言,察臣之意,區區所憂,蓋亦不在肇也。其中書舍人除命,伏望早賜追寢。」貼黃稱:「前起居郎滿中行、林希皆以公議不與,陛下即行罷黜。今曾肇若比中行,則無場屋聲名;若比林希,則無出人詞藝。豈可反容忝冒,以為公朝陞黜之累?伏望聖慈早賜宸斷。」

又言:「肇進身之初,即不由公道,全是私恩。試教授日,其兄布已在要路,自作試官,定肇為第一,士論莫不譏笑。方布用事,無人敢言。不久又得館職,以至後來陞省司,入史局,遷起居,無不出於僥倖。今豈可直令僥倖作侍從也?爵祿,天下公器,雖朝廷苟欲私之,如天下公議何!陛下以天下公議付臣主張,臣敢不極盡愚忠,為陛下言之。陛下初以除張頡為戶部侍郎,言者攻擊至於再三,竟不從之,言者遂默,便為曾肇亦可如此。緣戶部侍郎只是一有司之事,無預國論,但有俗材,皆可為之,不比中書舍人當天下樞機之地,須用賢才,乃允公議。今用非其人,物論不服,臣所以不敢遂已,期於必從而後已也。伏望聖慈深賜省納。」

又言:「臣敢盡一語以評肇為人。按:肇當髃邪用事,既能挾附以貪榮;洎眾正在朝,又解因緣而竊寵。行己不聞於一善,持心可見其兩端。進列近臣,陛下何賴?且恐真賢解體,陰黨動懷,貽患之深,不在今日。伏望陛下察臣微意,省臣累章,一判是非之歸,以明邪正之異。」貼黃稱:「肇自及第,便忝冒作教官,自教官即入為京師官,因緣僥倖,以竊榮進。至於今日,都不曾經歷一日州縣之職,未嘗習知民事,豈可輒為中書舍人,預天下之政?伏望且令出補外官,使習知民事,他日用之,於肇不為無益。」

又言:「臣以除曾肇試中書舍人不協人望,連上四章,極諫公議,必已蒙陛下省納。臣今訪聞得執政大臣中見有與肇議姻親者,切恐進呈之際,曲有營救,臣今密以奏聞,乞陛下先知。祖宗以來,擢用大臣,須取老練民事之人,未嘗輕進一全不經歷親民者為侍從。今用肇為中書舍人,於肇則榮矣幸矣,然國家何賴?百姓何望?此臣所以區區為朝廷惜也。臣前為監察御史日,論奏給事中王震不曾歷一日外官,僥倖以至清近,蒙陛下許其外補。今肇生平僥倖與震相似,亦乞且令試郡,以允公議。」

巖叟又言:「臣竊以中書舍人國家第一等名器,當得賢材以付之。臣為陛下惜名器,不為言一曾肇也。破臣之言者不過曰肇無顯過。臣為陛下論人材,不爭有顯過無顯過也。果其人大體是也,雖有顯過,不害其為賢也;大體非也,雖無顯過,謂之不肖可也。況如肇者,亦不可以為無過。方兄布舞姦攘權,附上罔下,內不聞有一善言規救其兄,外不聞有一所長自表於世,獨見其能苟合詭隨,潛行竊伏,以盜榮利耳。原心定罪,臣不知其何如人也。今議者皆曰肇雖資材鄙下,不能如布之姦凶,而性行陰柔,實亦髃邪之黨與。前因蔡確喜愛,擢預史官,後緣張璪主張,進修記注,公議憤鬱,固已甚矣。雖因緣資地,以至於此,然故事、近例,至此益當深觀其人,不必須登掖垣也。一登掖垣,遂預國政,非復從來僥倖之比矣。不獨非才玷累清選,他日乘間伺隙,浸引其類,則將奈何!此臣之所以為深憂,而言之不敢已也。臣當言路久矣,如布之大姦巨蠹,既未能為朝廷極口以言,請與惠卿共投四裔,而復坐視其黨進居禁塗,扼天下之勢,若又置而不爭,則負陛下多矣。今執政大臣雖未能為陛下多進君子,且可為朝廷不添小人,天下之望亦足矣。肇之濫進,臣若不言,陛下既不怪臣,執政亦將見說,臣何苦力言而不止,此陛下所當察也。伏望聖慈以重惜名器為心,以采納公議為意,特賜指揮,罷肇新命。」貼黃稱:「肇平生進身皆出僥倖,今既得為中書舍人,則安知不僥倖得為兩府?蓋升此一級,便不可知,此又容之,則天下無公論甚矣。」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