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卷三百九十一

[ 李焘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起訖時間 起哲宗元祐元年十一月乙卯盡是月丁丑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三百九十一

帝  號 宋哲宗

年  號 元祐元年(丙寅,1086)

全  文

十一月乙卯朔,戶部言:「金部員外郎范諤等狀,自奉行官制,應陳乞酬獎,並係太府寺依條取會官物收附指定名目,保明申本部,本部勘驗,關司勳勾覆。近準朝旨,將五曹、寺、監應干錢穀財用,以類相從,合關申並歸戶部,即諸色人酬獎難以卻令本寺主行。欲乞自降新格已前該酬獎人,太府寺施行,即行結絕。自指揮後,更不下本寺保明,只委本部審會,庶免留滯、衝改元豐指揮。」從之。(蘇轍【一】三月內曾有申請。)

禮部言:「將來冬至節命婦賀太皇太后,比附坤成節例,改箋為表。」從之。

故事,冬至百官皆上表賀皇帝。崇政殿說書程頤建言:「神宗喪未除,節序變遷,時思方切,恐失居喪之禮,無以風化天下。乞改賀為慰。」不從。(頤言附見。)

丙辰,詔:「吏部選在部大使臣,年五十五以下,曾經親民兩任,內邊任一任,成資以上【二】,不曾犯贓、私罪情重,有本路經略、安撫、轉運、提刑、總管三人以上同罪奏舉者,具歷任申赴樞密,審察人才,參校選定上簿,候有闕與在院人滾同取旨定差。其三路、京東路鈐轄、都監並只差內臣一員,如未有可選之人,即權於前班內差。」先是,內臣莊院使梁安禮等自陳歷任,乞附朝廷差遣,故有是命。

刑部言:「大理寺狀,見勘百姓王秉告梢工趙僧等私載物貨。按綱船載私物明破二分,蓋慮不容私載,則必於官物為弊,若稍有過數便許人陳告給賞,綱運人兵實受其敝□大。欲請罷告賞條,仍將見勘公事依自首法。本部看詳,嘉祐敕無告賞之文,熙寧敕惟立新錢綱告賞之法,欲并依所請。」從之。(蘇軾奏議有可考。)

自張璪罷,中書侍郎久未補人。呂公著言呂大防忠實可任大事,退而上奏曰:「檢會官制以前,中書宰臣二員,參知政事二員。今雖分三省,事多同呈,然機務之本並在中書。犬馬之齒,六十有九,多病早衰,精力不健,難以獨當繁務。伏望出自宸衷,早賜選差中書侍郎一員,庶寬聖慮,不至鍯曠。」上又以手札問公著曰:「卿前日言劉摯可作執政,緣未曾作尚書,恐無此體例。欲且除尚書,卿更詳度,并此文字同進來。」公著奏曰:「國朝自中丞入二府者,如賈昌朝、張□【三】、趙概、馮京等例甚多。近年,蔡確不曾歷直學士以上職,自權中丞除參知政事。又章獻垂簾初,聞姜遵勁直,自散諫議大夫擢樞密副使,當時謂之『薑擦子』。兼新定官制,御史中丞在樞密直學士、諸行侍郎之上。」摯遂自中丞入輔。

公著又因奏言,此後有孫覺、李常、胡宗愈皆可用,上深以為然。覺、常竟不至執政而卒。

戊午,朝請郎、試侍御史中丞劉摯為中大夫、尚書右丞。中大夫、尚書左丞呂大防守中書侍郎。吏部侍郎兼侍讀傅堯俞為御史中丞,仍兼侍讀。

先是,右司諫王覿言:「臣竊以賞罰者,大公之器也,重輕予奪之間,不可以不審。苟重輕不倫,予奪失當,則非所謂大公,而無以示懲勸於天下。詩云:『周道如砥,其直如矢,君子所履,小人所視。』謂均平而無偏曲也。臣伏見向者東南郡縣,緣根究逃、絕戶而增稅受賞者,朝廷察知其敝□大,故李琮降黜。而今年七月十三日敕:『應因李琮奏請被差根稅官更不酬賞,已酬賞者,吏部根究追奪。』此有以見朝廷深恤民隱,不忍使貪競欺罔之吏盜取恩賞,以蠹害無辜之民也。然臣所未諭者,彼緣市易冒賞之人【四】,朝廷亦察知其姦矣,乃獨呂嘉問降知淮陽軍,而其餘冒賞者並無追奪指揮。竊聞言事官亦頗有論列,而久未行遣,公論深以為疑。夫根稅之患止於東南,而所增之稅皆入於縣官,尚可以還於民也。其賞大率不過堂除優便、先次差遣之類而已,有得以轉官、循資者少矣。市易之患被於天下,破民之產,而利皆歸於牙儈胥徒,不可以復還於民也。有賞至於轉官、陞任、分取息錢者,莫知其數矣。夫為患之狹且淺而冒賞之少者,即行追奪;為患之廣且深而冒賞之多者,即置而不問。其輕重不倫、予奪失當者如此,則果何以示懲勸於天下哉?或謂今年七月八日詔書,既宣示中外以蕩滌隱疵、闊略細故矣,今冒賞者復行追奪,則豈詔書之意哉?臣竊以為不然。夫前日詔書之所恕者,隱疵、細故而已。今市易之患,遍於天下,凡富商大姓破家竭產而棄妻鬻子者,道路相望也。賴聖慈矜察無辜,蠲放逋欠,濱於死亡之民復有生意。其虛增息錢欺罔之吏,緣詔書而不治其罪可矣,至於冒受爵賞,豈詔書之意耶?假如有詔書之前妄冒取官俸、詐欺取民財者,今日發露而有司治之,則豈可引詔書而不行追理也?兼契勘今年七月十三日敕,根稅官酬賞追奪係七月十二日聖旨,指揮亦在七月八日手詔之後,即是追賞與詔書兩不相妨,事理明白。臣乞朝廷指揮有司,緣市易而冒賞者,依根稅官體例追奪,以慰公議。」

貼黃言:「臣伏見前日朝廷行法之初,其意未嘗不善也,皆因姦吏營私以亂法意,浸以為患。故如根究逃、絕之法,本以杜絕走移正稅,而姦吏為之,乃使民無故而增稅;市易之法,本以平物價,而姦吏為之,乃使民無故而破產。使民增稅,使民破產,非欲以利國家,其意在於求賞而已。今朝廷既見姦吏之情狀矣,與其保全姦吏,而朝廷受其惡名,不若盡正姦吏之罪,使天下後世知前日之害民者,非朝廷立法之本意,且有以為姦吏之戒也。其罪既以累經赦宥而恕之,則所冒之賞,自當追奪,豈不愈於置而不問也?」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