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卷三百九十

[ 李焘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起訖時間 起哲宗元祐元年十月己亥盡其月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三百九十

帝  號 宋哲宗

年  號 元祐元年(丙寅,1086)

全  文

十月己亥,禮部言:「占城國進奉大使布靈息弛琴蒲麻勿等乞續進方物。」從之。

戶部言:「京都商稅務取酌中元豐八年錢五十五萬二千二百六十一貫七百二十八文立為新額,自元祐二年為始。」從之。

河東路轉運司言:「上供錢物,惟三路不起發,蓋沿邊費用常自朝廷應副,比之自京支降,可免往回船運之費。今本路封樁禁軍闕額請受,請立法止於逐路樁管,如有不可停貯物,即令提刑司變轉見錢封樁。」從之。

庚子,端明殿學士、光祿大夫范鎮落致仕,提舉中太一宮兼集禧觀公事,兼侍讀。(鎮加端明在二月十日己巳,此十月二十一日乙巳又降詔【一】。)

大理寺言:「被旨根究軍器監先乞市軍器物料度僧牒,為錢計一十三萬緡,而所差變買奉議郎劉仲昕等販易欺弊,事連前軍器少監蔡碩,請攝仲昕、碩等參對。」從之。(二年二月十六日斷。)

金部員外郎穆衍充夏國祭奠使,詔曰:「故夏國主嗣子乾順,維爾先人,世修職貢,訃音忽至,愍悼良深,相與諸臣,同增悲慕。惟忠可以保國,惟孝可以得民,各祗乃心,以服朕命。」(嗣子乾順,政目於十月十六日書故夏國主秉常奏,又於七月十日薨,十一月十四日并二十四日可考。)

辛丑,都大提舉成都府等路榷茶兼陝西等路買馬黃廉言:「按元豐六年閏六月十三日并八年十二月七日朝旨,應緣茶事,於他司非相干者,不得關預。設使緣茶事有侵損違法或措置未當,即未有許令他司受理關送明文,深恐民間屈抑無由申訴。乞止依海行元豐令,監司巡歷所至,明見違法及有辭訟事在本司者,聽關送。應緣馬事,亦乞依此。」從之。

荊湖北路轉運司言:「準暣,刑獄、兵甲、賊盜事悉委提刑司;又準朝旨,諸路轉運司兼管賊盜。本司如巡所部有器械損壞,合行修整,以致盜賊緩急差撥兵甲,若須候移文提刑司,恐後時別致敗事。欲乞兵甲許本司通管,及遇巡按應甲仗庫軍器亦許點檢施行。」從之。(新削去。)

侍御史王巖叟言:「伏見除知汝州章惇知揚州命下,累日物論喧然,以為未允。伏讀告詞,又不為經明堂恩霈,直是無故寵遷,臣愚不解此意。按惇以跋扈之材,懷怨望之志,肆行無禮,悖慢兩宮,若正典刑,自當誅殛。陛下大度涵容,不加深罰,但罷機務,與之一州,又汝海善里,王畿近藩,物物便安,非為貶所。罪大責輕,公議已稱其太幸,豈可曾未數月,遽易大邦?骮大臣降黜,例是經年方有移命,又須考得罪之情重輕何如,亦未必經年便得易地。搢紳士大夫皆云:惇之凶慝,不獨公卿大臣皆所忌憚,而朝廷似亦畏之,甚可怪也。臣竊惟皇帝陛下春秋方富,太皇太后陛下不出房幃,尤當嚴命令,肅政刑,立之風聲,以重朝廷之勢,不宜浸開姑息,稍自陵夷,以弱天子之威也。臣恐自此增強臣慢上之心,長髃惡欺天之意,非國家之福爾。伏望聖慈深察臣言,特加裁處。」貼黃稱:「惇告詞中不言以恩移郡,必是非久別,欲引恩加之職名,以悅其心,乞陛下特賜省察。」(惇知揚州在六月庚寅,二錄皆不載巖叟言章,當考。)左司諫朱光庭亦以為言。

壬寅,(十八日。)詔章惇依舊知汝州。(十一月二十四日,提舉洞霄宮。舊錄云:「光庭言惇在樞密府,於簾前悖慢失人臣禮。責官未踰年,遽移大郡,竊恐遷陞無名,假借太甚。乞罷揚州新除,以協公議。」詔章惇依舊知汝州。新錄因之。當求光庭全章增入。章惇女婿竇訥作惇行狀云:「自汝州移知揚州,行至國門,以言者攻罷,復還汝州。」徽錄、惇傳,但書罷樞密,知汝州、提舉洞霄宮,漏移揚州一節不書,簄□特甚。)

先是,左僕射呂公著等以惇父老,且自政府罷,既經赦宥,故遷之便郡,又欲以次甄敘諸放逐者,使各不至失所。既而言者交章謂惇不宜遽遷,語侵執政。太皇太后怒問:「主惇者誰耶?」公著前對曰:「眾議也。」時惇子(宋朝要錄:惇子持勾當京西排岸司。)又上書為其父訟冤,且侵執政,詔併責之。公著曰:「子之為父,何所不至。」乃止。惇被命將至國門,詔追揚州暣,復遣歸汝州。自是當敘復者皆稍難矣。

同知樞密院范純仁言:

臣近見執政議論,以章惇父年將九十,因明堂恩霈之後,欲請除一鄉郡,使便其親。臣但見其可裨仁化,不慮其他,遂共以為當然。繼而聞三省奏上,陛下即賜允俞。臣以陛下天地之仁,念其垂年之親,不錄往咎,臣實喜不自勝,遂於簾前仰贊聖德,以謂自古臣子無如今日遭逢。繼聞諫官有言,陛下遂寢前命,亦是聖心從諫之美。前日更蒙宣諭,此事三省有失思慮,戒其今後不得如此。臣愚恐有言者以謂朝廷所怒之人,不當遽有開陳;又謂執政都徇人情,必有主張之者,致煩陛下宣戒,暣諭丁寧。微臣固宜佩服聖訓,然有未盡之懇,亦當罄竭敷陳。方陛下急於求治之時,是臣子知無不為之際,豈宜顧慮形跡,搐縮周防?今所用之大臣,多是老於患難,陛下銟之使進,尚恐心志不銳,思慮太周,若更戒使遠嫌,則恐顧避保身,自防不暇。在陛下愛惜諸臣,則為恩德之厚,若使輔翊聖政,卻恐事無所裨。蓋人臣以匪躬自信為難,掩阿固寵為易,若今將容其所易,沮其所難,則其間希意顧望之人翻為得計,甚非朝廷之福。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