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卷三百八十七

[ 李焘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起訖時間 起哲宗元祐元年九月丙辰盡是月辛未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三百八十七

帝  號 宋哲宗

年  號 元祐元年(丙寅,1086)

全  文

九月丙辰朔,正議大夫、守尚書左僕射兼門下侍郎司馬光卒。光為政踰年而病居其半,每欲以身徇社稷,躬親庶務,不舍晝夜。賓客見其體羸,曰:「諸葛孔明二十罰以上皆親之,以此致疾,公不可以不戒。」光曰:「死生,命也。」為之益力。病革,諄諄不復自覺,如夢中語,然皆朝廷天下事也。既沒,其家得遺奏八紙上之,皆手札論當世要務。太皇太后聞,哭之慟,上亦感涕不已。明堂禮畢,皆臨奠致哀,輟視朝,贈太師、溫國公,襚以一品禮服,謚曰文正。贈銀三千兩、絹四千匹,賜龍腦、水銀以斂。命戶部侍郎趙瞻、內侍省押班馮宗道護其喪歸葬夏縣。官其親族十人,篆表其墓道曰「忠清粹德之碑」。光在相位,遼人、夏人遣使入朝與吾使至彼地者,彼必問光起居;而遼人敕其邊吏曰:「中國相司馬矣,切無生事開邊隙。」及卒,京師之民皆罷市往弔,畫其像,刻印鬻之,家置一本,飲食必祝焉。四方皆遣人求之京師,時畫工有致富者。及葬,四方來會者蓋數萬人,哭之如哭其私親。

蘇軾嘗論光所以感人心、動天地者,而蔽以二言,曰「誠」,曰「一」,君子謂軾知言。軾又嘗載光語語晁補之曰:「吾無過人,但平生所為,未嘗有不可對人言耳。」史臣曰:「傳所謂『微之顯,誠之不可掩』,詩所謂『相在爾室,尚不愧于屋漏』,光實有焉。」始,光當國,悉改熙寧、元豐舊事。或謂光曰:「舊臣如章惇、呂惠卿輩皆小人,他日有以父子之義間上,則朋黨之禍作矣。」光正色曰:「天若祚宋,必無此事。」遂改之不疑。君子謂光之勇,孟軻不如。若曰當參用熙、豐舊臣,共變其法,以絕異時之禍,實光所不取也。

左司諫王巖叟言:「臣伏觀陛下即位之初,首副天下之望,用司馬光執政,信行其言,以革天下之弊。惟光憂國愛民之誠心,信于上下,信于內外,故陛下一用之而天下之心安,四夷之心安,陛下之心亦安。今不幸光薨,臣知陛下之心漠然矣。臣竊聞百姓相與憂曰:『吾君能不忘光之言乎?能求其類而用之,使持循其法乎?』又憂曰:『姦人無乃復將為朋,動搖正論,以欺吾君乎?無乃竟為身謀,不□國家之急,以病斯民乎?誰復以吾君之心為心,以吾民之意為意,夙夜盡瘁,以遺其身,如光者乎?吾君方倚光以圖治,而天遽奪之,其何意耶?』臣願陛下益勵乃心,益事乃事,益重所付,不可泰然以忘憂也。今宜先有以釋民之憂而安其心者,惟當果于去姦,審于進賢二端而已爾。夫大忠在朝,姦人雖未去,猶有所忌而不能為也。光薨,姦人今不可少留矣,此臣之所言陛下當果于去姦也。朝廷輕重、天下安危、生靈休戚,在用人而已。今天下將觀陛下用人,以卜否泰,此臣之所以言陛下當審于進賢也。去姦,進賢,皆有以協天下之望,則百姓何疑而憂哉?惟陛下圖之,天下幸甚!」

貼黃稱:「自古人臣因妒賢嫉能之心而遂害國事者,無世無之。臣光之賢,上則見信于陛下,下則見信于百姓,人人自恥為不及也。臣恐此後必有妒光者,陰以妄言毀短光之所為,以簄陛下之心,俟間隙一開,則將入其邪說,行其姦謀,以壞善政,陛下不可不察也。臣平生未嘗與光接,又未嘗受光恩,非私於光也,惟恐小人或誤陛下耳。今天下事大定矣,民心安且樂矣,此治道之成而聖功之著也。惟在陛下持之益堅,信之益篤,勿有所移,則天下幸甚。中外之人,皆望大禮後罷張璪輩二三佞邪無狀之人。何意璪輩未去,而先失忠臣【一】,此中外之心以為歎恨之深者也。今若璪輩自請,願陛下早賜從之,別命忠臣,以重朝廷,以為國家倚賴,以慰服天下之心。尤不可更容遲久,玷辱廟堂,使蒼生失望,四夷不安也。」

戊午,齋於垂拱殿。太常寺言:「司馬光薨,適在明堂散齋日內。嚴父配天,國之大典,固不可廢,至於御樓肆赦,恐亦難罷。惟紫宸殿受賀一節,緣慶賀之事,比之宗廟之祭為輕,方聖情軫悼元臣,而髃官拜舞稱慶,恐於禮義人情未為宜稱。」詔:「明堂禮畢,紫宸殿文武百官並依班次起居,更不奏祥瑞稱賀,并樓前行肆赦儀外,其稱賀並罷。」

己未,薦享景靈宮。

辛酉,大饗明堂。上詣大慶殿行禮畢,改常服,御紫宸殿,宰相百官起居,御宣德門肆赦:鬥殺罪至死,雖犯在約束內,情理稍輕者減一等,刺配千里外,輕者五百里,並牢城,斷訖錄案聞奏。應諸司人每歲該試而經十試者【二】,將來未得黜落,別作一項聞奏。應官員犯杖罪以下,依條不以赦降、去官原減者,許於刑部投狀,本部具元犯因依聞奏;其未斷者,仰大理寺案後聲說以上,情輕者取旨。應見貶謫官未量移者,與量移。勘會自復差役法,其民間積欠免役錢已與減放一半,餘分限三年,隨夏稅帶納;訪聞上件積欠,既當差役,輸納不易,其未放錢數合帶納者【三】,並特與免放。開封府界、諸路人戶,見欠及未納常平息錢,並特與除放;其本錢與限三年隨稅帶納。應內外欠市易錢人戶,見欠錢二百貫以下,並特與除放。開封府界、諸路場務,先為實封投狀爭添價錢買撲,致後來敷納不前,除已收納抵當產業外,見於欠人及干繫人處催納者,權住催理【四】,委逐路監司同共開拆,保明聞奏,當議等第特行蠲放。其出限罰錢,及人戶調發春夫,因河防急夫、開修京城壕及興修水利免夫、罰夫錢,並與除放。應在京、諸路房園課利,今日以前逾限倍罰錢,並特與除放。應民間典賣田宅,有出限未納稅錢、印契者、自赦至限百日許自陳首,與免納倍稅;其罪發在赦限百日內者準此。應產茶路分茶園戶所輸茶租錢【五】,積欠見行監理者,特與除放。應天下欠負官物,元非侵盜,不以有無抵當,雖係侵盜,本家委無抵當財產,并見勒干繫保人攤納者;及失催若誤支,見令干繫人均賠者;因水火損敗及綱船遭風水拋失,或被盜驗實,各無欺弊者;梢工、兵士因綱運欠所般物,元無欺弊,見□請受者;寶貨場冶以坑窟不發,及不顯侵欺係欠課利見催理者;冒佃官田及戶絕田土屋業,并諸般隱陷租稅,見理納積年稅租課利等,委已貧乏無可償納者:仰本屬於赦到一月內看詳除放訖,保明申轉運司、提點刑獄司類聚聞奏。以上或有專條遇赦及指定許放分數,並依今來赦書指揮施行。開封府界諸向推行重祿法,其緣受乞引領過度編配之人,如經今赦未合放逐者,並具元犯保明聞奏。(元祐元年明堂赦書與前赦不同者,附見。呂公著家傳云:「文靖公之當國也,每搜訪四方利害有可以施舍便民者,手筆記錄,因大赦而行之,多至數十事。其後文靖罷,便民事浸益少。至是,始盡貸青苗、市易息錢及其它逋負貧不能償者,凡蠲赦數百萬。官吏坐違法,用一切之制不得理去官及以赦原者,並聽收敘。總校前赦凡增一十七事,四方歡呼,以為新天子赦令首以憂民為意,無不稱慶。」不知所增十七事即是此掇出與前赦不同者否,當考。然王巖叟論奏止乞看詳嘉祐以來赦文,則嘉祐以前便民事固不如嘉祐。家傳乃稱「文靖罷後便民事寖益少」,殆失之誣矣,今不取。巖叟論奏見三月十六日。)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