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卷三百八十三

[ 李焘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起訖時間 起哲宗元祐元年七月丙子盡其月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三百八十三

帝  號 宋哲宗

年  號 元祐元年(丙寅,1086)

全  文

七月丙子,御史中丞劉摯言:「臣伏睹今年二月敕書,常平錢物依舊狀施行,詔令既下,中外曉然。至四月復有指揮,申明前令,而青苗之法行之如初。近日責降呂惠卿詔命,復有首建青苗之詞,反覆二三,人情疑惑。臣近曾具狀論列,未蒙處分。臣竊以號令天下以信為主,始謂青苗無益百姓,罷從舊法,曾未累月,俄復施行,今又以責首議之臣,而其法尚存,初無釐改,臣愚不知朝廷大意安在。以謂此法當存,則從舊法之敕,責議臣之詞,布滿中外矣;以謂議者有罪,則斂散取息,至今行之。二者之間,無有一可,外無以示信百姓,下無以塞被責者之心,其於國體所損非一。又況青苗之事,自熙寧以來,議者紛紛,利害固已較然明白,臣不復具道,伏望速賜檢臣前奏,特降指揮,用今年二月詔令,應常平事,並依舊法施行。」

貼黃稱:「前降指揮,依常平舊法施行,於理自是熙寧以前提刑司舊法,而異議之人,猶謂舊法是熙寧後來之法,故欲緣此復行聚散之事。今須明降指揮,依嘉祐舊法施行。」(此奏以七月二十一日上,今附此。前奏以六月二十六日上,已移見本月日。)

成都府、利州路鈐轄司奏:「提舉陝西等路買馬監牧公事陸師閔奏:『勘會成都府、利州路經制買馬司準朝旨於雅州靈關、嘉州中鎮等寨置場買馬數,內雅州靈關寨並無蕃、蠻馬,元未曾置場外,其嘉州中鎮寨雖曾置場,亦無買到馬數,今來未敢廢罷。』奉旨令成都府、利州路鈐轄司相度聞奏。本司今相度雅州靈關、嘉州中鎮等寨置場買馬,並合廢罷。」從之。(此據嘉州編錄冊,乃七月二十一日聖旨,今依本月日增入。初置場在元豐七年十月二十九日。)

丁丑,詔太常寺仍舊置太祝一員,以呂誨子宣德郎由庚為之。從尚書右丞呂大防、同知樞密院事范純仁請也。(五月十二日,詔太祝兼奉禮,初罷太常寺太祝。少卿鮮于侁言:神考釐定官制,太常設奉禮、太祝各二員,事合古制,理難廢減,請復置,仍請自朝廷選學行之人。詔從之。五月十二日所書,乃云太祝兼奉禮,不云罷太祝。此云復置太祝,與前書不同,當考。呂、范等建請,在五月二十二日。)

監察御史孫升言:知濮州盛南仲近除廣南東路轉運副使,南仲行己無恥,不能防閑其家,伏乞追寢除命,以允公議。詔淮南轉運司體量,詣實以聞。(南仲除漕,在六月二十八日,要見後來如何。)

詔懷化將軍、管勾蕃坊公事新雅托勒遷歸德將軍,以廣東轉運司言,乞用登極赦特推恩故也。

尚書省言:「監司廳宇所在及所部州縣刑獄,除依條點檢外,不得令承勘官吏取礏推鞫,著為令。」從之。(新本削去。)

左司諫王巖叟言:「臣伏以天下之可哀者,莫如老而無子孫之託,故王者仁於其所求,而厚於其所施。此遺囑舊法,所以財產無多少之限,皆聽其與也;或同宗之戚,或異姓之親,為其能篤情義於孤老,所以財產無多少之限,皆聽其受也。因而有取,所不忍焉。然其後獻利之臣,不原此意,而立為限法,人情莫不傷之。不滿三百貫文,始容全給,不滿一千貫,給三百貫,一千貫以上,給三分之一而已。國家以四海之大、九州之富,顧豈取乎此?徒立法者累朝廷之仁爾。伏望聖慈特令復嘉祐遺囑法,以慰天下孤老者之心,以勸天下養孤老者之意,而厚民風焉。如蒙開納,乞先次施行。」從之。(新舊錄並稱臣僚上言,按此乃王巖叟奏請也,今具載之。)

措置熙河蘭會路經制財用司言:「本路五州軍穀價甚貴,蓋自軍興之後,舊田或廢,新田未闢,地產全少。請懲客人邀求厚利及銀、絹、鹽鈔、公據,價必平,經費漸省,仍著為令。」從之。(二錄並同,此必有誤。)

詔都省每季差省曹不干礙郎中一員,赴榷貨務,檢察見在錢物并交引數目申省;及令戶部差元豐庫監官一員,不妨本職,兼管封樁米、鹽、錢物,令除本務當支外,每旬據見在數交撥封樁。(新本削去。)

詔具以前約束官吏侵擾役人條法頒下諸路,從蘇轍所奏也。(轍五月二十六日、又六月十七日兩奏。)

刑部言:「權知徐州馬默奏:『昨都轉運司指揮,凡軍人偷盜本司物,並申本司牒安撫司行刺配,望看詳所犯情輕者,並給公據放還。』今請如所奏,委提刑司看詳,仍具放還人數、犯因由以聞。」從之。(新本削去。)

詔:「承代保甲教閱之人,願投軍者,如中保甲第一等弓弩,許令招刺;所增例錢物,給其保甲正身並家人。如投軍年二十六已上、中等弓弩,減一指招刺。二十五已下,更不用事藝累減。開封府界準此。」(新本削去。)

監察御史上官均奏:「臣竊見前日敕令,太中大夫、諫議、待制以上,每歲以十科薦士,茲見陛下博收髃才、因能任官之意。自三代以來,設官分職,雖多寡不同,然取人大要,不過或以德進,或以事舉,或以言揚,而仲尼之門,論其於長,亦曰德行、言語、政事、文學而已。今以十科取人,其於德行、言語、政事、文學之選,固已兼取;然論取士,止於治財賦、聽獄訟、斷請讞三事而已,竊恐取士之目有所未盡。何則?能治財賦者,未必長於聽獄,能聽獄者,未必長於斷讞,能此三者,未必□信敏惠,足以長人。今之所謂長人之官者,守令是也。今之守令,雖有累歲月用薦舉關升之法,然至於劇邦大邑,若止循資序,不加選擇,恐未必得人,有美錦學製之弊。不獨如是,自比年以來,郡縣考課之法,文具而不行,未聞擢一良守,進一賢令,以勸天下。故郡縣之吏亦務為碌碌細故,謹守繩墨,治簿書、督租稅而已,未聞諄諄慈良,以治人為意。蓋自非豪傑自信之士,未有不待賞而後勸也。若曪賞不加,薦舉不及,天下守令長於理劇者,豈復有亹亹樂進之心哉?臣欲乞於十科外,更益以材堪治人、能撥煩者,別為一科,劇郡大邑有闕,因以除授。如此,則人無遺才,而天下之守令莫不勸矣。守令勸,則郡縣之政理,天下之民被朝廷之德澤,而太平之功立矣。」(均奏此以七月二十二日奏。)不報。均又再奏,久之,乃立知縣、縣令治劇保舉考較法。(均奏以七月二十二日,再奏無月日。其再奏與前奏不異,但論說加詳耳。十一月二十二日,乃立知縣、縣令治劇保舉能治劇條、考校法,蓋采用均言也。舊錄先於五月六日書保舉能治劇條,又於十一月二十二日重書保舉條,并立考較條,新錄因之,皆誤也。七月一日乃行十科,二十二日均乞益理劇,若五月六日已有能治劇指揮,即均不應於七月二十二日方更申言,兼行十科,則能治劇者固未有專令保舉指揮,其誤明甚,合削五月六日所書,獨存十一月二十二日所書。仍以均奏疏附七月二十二日。)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