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卷三百六十三

[ 李焘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起訖時間 起神宗元豐八年十二月丙子盡其月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三百六十三

帝  號 宋神宗

年  號 元豐八年(乙丑,1085)

全  文

十二月丙子,左正言朱光庭奏:

伏以忠賢進則治之表,姦邪任則亂之階,自古及今,不易之道也。臣蒙遇聖恩,擢在諫列,以言為職,敢負上知?臣竊見左僕射兼門下侍郎蔡確,先帝簡拔,位至宰相,送終殊不盡恭【一】。臣昨祗奉陵事,迎接神宗靈駕,目睹確之舉動,深可歎嗟。確為大禮使,自當如人子之送慈父,既發引在道,則須躬親與扈從臣僚不遠前後,周旋相視,安徐而行。竊慮稍不中節,則神靈為之不安。而確不務此,每於靈駕發引,則馳馬先去數十里之遠,直趨館舍以就安眠,後面靈駕一行,並不照管,當此之際,有如路人,為臣不恭,莫此之甚!送終大事,尚不盡心,責其他事盡節,必無此理。向聞不赴殿宿,已是不恭,憲臣有言,確殊不以為懼。至於送終,又更簡忽。裕陵事畢,自合引去,而確未嘗堅請,輒已安居。揆其所為,不恭如此,大臣之節,當如是乎?節既不足觀,則遇事私意,詎可量乎?豈可使竊據大位,秉國之鈞乎?則確之宜去者也。

又竊見知樞密院章惇,素來輕易多言,方聖政有為之際,比屋漸見蘇息,惇為大臣,當上體朝廷,同心一志,輔之翼之,以就太平。而惇乃謂先朝之事不可遽更,肆為辨說,沮抑聖意。殊不知朝廷一家之事,烏有前後異同之說?但事未安於理則必更張,務求其至當,上以廣宗廟無疆之福,下以納生民安樂之地。而惇挾邪肆辨,復為顧望,不以朝廷生民為慮。大臣若此,非姦而何?此惇之宜去者也。

又竊見右僕射兼中書侍郎韓縝,閥閱之盛,自昔罕有。父兄之教,固久而嚴,然縝內行不修,外無素望,偷安冒寵,所補缺然,久居鼎鼐,殆恐覆餗。此縝之宜去也。聖恩□厚,進退大臣以禮,察其不恭挾邪冒寵之如此,不足以勝大任,當其釁惡之未彰,宜令解機任而善去,迺君臣安全之義也。

恭惟宵旰之勤,以生民為念,興治補弊,適會其時,必得公忠正直之臣,並在左右前後,則可協熙庶績,以代天工。昨自朝廷召門下侍郎司馬光,天下翕然知所向矣,宜更進之宰輔,以盡猷為。知慶州范純仁近已召為侍讀。純仁者,乃公忠正直王佐之才,天下士大夫未見其比。願聖慈待以不次,直進之宰輔,俾與司馬光協濟庶務,則聖治可不勞而成。資政殿學士、侍讀韓維,天下之賢才,宜置之宥密,實允公議。臣願聖慈深察臣言,特出宸斷,退三姦於外以清百辟,進三賢於內以贊萬機,則自然朝綱不紊,聖化得行,太平之風,自茲始矣。

權管勾熙河蘭會路經略司公事趙濟奏:「西蕃阿里骨差首領結廝雞齎到蕃字,譯稱:『蕃家王子結施攬哥邦彪籛阿里骨文字,送與熙州趙龍圖:探得緬藥家怆點集人馬,告漢家邊上做大準備【二】,早奏知東京阿舅官家著。』臣卻寫文字送與蕃家王子阿里骨:『亦探得緬藥家怆點集,已著將官做了大準備,更體探緬藥家怆待於甚處作過報來。』」詔趙濟回答阿里骨文字,不先奏及,便稱為蕃家王子,特放罪,其今後往回文字即依已回報稱呼。(密記十六日丙子。)

丁丑,詔諸路轉運、提點刑獄、開封府界提點司與提舉將兵,歲分州縣閱視諸將軍須。

戊寅,鎮江軍節度使、開府儀同三司、新判大名府韓絳加食邑實封,絳前為西京留守,應奉山陵禮畢故也。

吏部侍郎陳安石為天章閣待制、知永興軍,承議郎、起居舍人邢恕,朝請郎、起居郎胡宗愈並為中書舍人。(二十七日恕罷。)左司郎中滿中行為起居郎,禮部郎中蘇軾為起居舍人,中大夫、太僕卿李之純直龍圖閣、知滄州,朝請郎呂陶為司門郎中,奉議郎孔武仲為正字。

侍御史劉摯言:臣近者累具封章論奏宰臣蔡確,乞行罷黜,未蒙指揮施行,須至再有陳列。臣之於確,素無仇嫌,但以其人懷邪徇私,不恭無禮,久居相位,無益國家,公議所不容,王法所宜治。確自京官不十年至輔弼,非以學術選也,非以德義進也,特以累治大獄,鍛鍊誣陷,緣此以進身【三】。是以任風憲,則專以護持苗役法令為公論;居廟堂,則專以聚剝生靈膏血為相業;天下安危,久遠大計,不以經心;民間困苦,若胡、越人之不相問。至排斥忠良【四】,引置黨類,深阻而不可勝數。臣今且舉大者一事試言之。夫百官差除,從祖宗以來,中書、門下省同共進擬,所以合同觽論。自壬戌官制改更,三省分治之後,其事盡歸中書。是時確為右僕射兼中書侍郎,中書之權既已偏重,進退人物隨意在手,門下、尚書省審察奉行而已。天下莫不知其非,而但以確在此位,畏之者不敢言,附之者不肯言,故三省不得而合也。及皇帝陛下、太皇太后陛下臨御之日,御史臺、禮部、閤門同定垂簾儀制,其時觽論欲因此合三省班次,以正其事者,而或恐忤確之意,乃言官制不可輒改,遂且如故。無何,適會王珪薨謝,執政遞遷,確以左僕射進兼門下侍郎,以謂去中書之位,則無差除之權,不便也。即時陰令御史中丞黃履上言以為請,朝廷從之,於是差除方歸三省合班取旨矣。三省合班差除,誠是也,乃所謂公道也?乃所謂善政也?然以確在中書貪權之故,使朝廷公道、善政不得行者凡三年。設使王珪不死,確不遷門下,則此事未必容改正,非止三年而已也,朋附確者亦未必肯以為言也。上下之情以利相市,以私相成,至於如此,無人達於聖聽,豈不可為歎息也哉!臣願陛下試察此一事,足以見確之存心,常要大權隨己,則為公耶?為私耶?又足以見朋黨之附確而為其用者其效如此,則為邪耶?為正耶?自今春以來,詔恩屢下,勤息疲民【五】,稍更革法度未便者,此皆確之所不欲,其心忌而恥之者也。然陽為協順,將一二小事依應增損者,此非真能奉宣聖意也,蓋欲以此安其身,為不去之計而已。今陛下不審察其矯偽而聽其自留,陛下誤矣。使確置身既定,立足既牢,必須領袖邪黨,專權肆志。小人之道日盛,君子之道日消,朝廷將不能制,同列亦不能勝,天下無由終被仁聖之澤矣!然則確之去不去,天下安危,生民休戚之所繫也。伏望聖慈早發睿斷,罷黜一確,上足以安朝廷,下足以安生民,而慰忠臣義士之望。臣不勝憤懣、憂國愛君之至。貼黃:「試因確進對之際,陛下密察其語言所向及差除所主張之人,則足以見其心之公私邪正矣。」又貼黃:「自冬以來,雨雪不降,亢陽為厲。臣按五行志,以謂政舒緩之所致。恭惟聖慈於大臣仁恩太厚,包容太過,至公之法都不行於貴近,此乃和緩之政,故其效冬溫而無雪。伏望振剛明之斷,深體天道,罷去確位,則和氣必應。」又貼黃:「確與章惇、張璪為黨,自知公議所嫉,疑言路或有文字訪聞,逐人各令親信於內臣中出入稍親近者探伺訪求虛實。伏望聖慈亦賜訪察。」(摯遺矒此係第四疏,八年十二月十八日上。)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邢恕
程頤謂邢恕為官,義理不能勝利欲之心。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