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卷三百五十九

[ 李焘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起訖時間 起神宗元豐八年八月盡是年九月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三百五十九

帝  號 宋神宗

年  號 元豐八年(乙丑,1085)

全  文

八月癸亥,詔:太皇太后遇南郊、坤成、興龍節推恩親屬恩數,臨時取旨。

乙丑,詔按察司所至【一】,官有才能顯著者,保明以聞。

丙寅,刑部言:「敕令格式有更造,春秋都省付下者,并先下條,並準式雕印,限四月、十月頒畢。其已頒者,歲以二月、八月錄目行下。」從之。

丁卯,翰林學士兼侍讀鄧溫伯為翰林學士承旨。朝奉郎、吏部郎中曾肇,朝請郎、禮部郎中林希,兼著作。職事官有兼職自此始。(兼職始此據林希傳,當考。)

承議郎蘇轍為校書郎。朝奉郎、直集賢院、權發遣鳳翔府范育為直龍圖閣、知秦州。通議大夫、知鄧州賈昌衡提舉鴻慶宮。

詔:朔望皇帝御前殿,合赴起居官次日赴延和殿垂簾起居。從御史中丞黃履請也。

己巳,鎮江軍節度使、知河南府韓絳加開府儀同三司,判大名府,兼北京留守。絳陛見,面諭以「河北水災,非故老大臣,莫能安集。」遣使就第賜告。時河決小□未復,議者欲為支川,傍北都注故道。魏人惴恐。絳五上疏,乞復澶淵故道,朝廷為之寢河役。(此據絳本傳附見,當考。元祐三年二月己丑,馮京言合參照。)

戶部狀:「勘會諸路,自去年推行市易、抵當,至今一年有餘,逐旋申明條畫頒行。訪聞諸處商賈,少願市賣物貨入官,本處官吏或不曉法意,即不免拘攔障固,本部雖屢行約束,尚恐未能止絕。歲課未集,已有侵擾之患。兼勘會鎮寨市易、抵當,已準敕旨更不與置,今相度,除諸路州軍抵當收息至薄,以濟民間緩急,可存留外,其州縣市易及餘處抵當,一切可皆省罷。」從之。仍詔抵當如敢抑勒,依給納常平錢物法。(五月八日【二】可考。此據法冊。舊錄:戶部言:「諸路州軍抵當,可以省罷。」從之。抑勒仍依給納常平錢物法。新錄:詔:「諸路州軍抵當,取息至薄,民間緩急賴之,可以存留。其中市易並罷。如抑勒,依給納常平錢物法。」從戶部請也。二錄並脫誤,不可曉。今以法冊全文增入。政目云「詔罷州縣市易、縣鎮抵當。」玉牒云「詔罷諸路州軍市易、抵當。」玉牒又誤也。抵當元不罷,但罷市易耳。)

又詔給散青苗錢,不許抑勒。仍不立定額。(此據九月王巖叟疏【三】、又明年閏二月司馬光疏增修。然政目亦不載此,更須考詳,恐合削。)

禮部言:皇太妃生日節序物色,其冠服之屬,減皇后五分之一。詔翰林學士、給、舍、禮部、太常寺,同詳定以聞。(舊錄云:先是,詔依皇后禮儀者,以為帝母,其禮當崇於后,既而以為過厚,有司觀望,故損之。新錄辨曰:后、妃之制,固自不同,況宣仁臨朝,欽聖在位,則皇太妃儀物不得不少損,避兩宮也。謂之觀望,非也。自「先是詔依」至「故損之」三十二字【四】,今並刪去。)

太皇太后聖節,紫衣師號、度牒依元豐五年例,共二百道。皇太后紫衣師號五十道,度牒五十道,皇太妃紫衣師號二十道,度牒二十道。(政目初八日事。)

詔知瀘州王光祖先次放罷,令梓州路轉運司劾治。以言者論光祖苛暴不公,下監司詢究得實故也。(呂陶奏議可考。)

詔大官令為正九品。

庚午,右屯衛將軍高遵裕卒,贈永州防禦使。(遵裕傳辨誣已見三月。)

壬申,詔:諸將副、押隊、訓練官,非教閱事有違法者,許本州長吏覺察,監司點檢。

癸酉,詔朝奉大夫錢曜,宣德郎、御史臺主簿俞勤,並為都水監丞,自今並中書省差。

朝請大夫、提舉玉隆觀張頡為直龍圖閣、知鳳翔府。

詔:「官司事有疑惑而應申請者,上尚書本部,已申而不報,申尚書省或樞密院,又不報,奏聞。即干急速,聽先奏後申。」

刑部侍郎楊汲為太皇太后賀遼主生辰使,皇城使、高州刺史王澤副之。朝請大夫、戶部郎中韓宗道為皇帝賀遼主生辰使,崇儀使、嘉州刺史、帶御器械劉承緒副之。光祿卿呂嘉問為太皇太后賀遼主正旦使,左藏庫使劉永淵副之。朝請郎、衛尉少卿陳侗為皇帝賀遼主正旦使,西京左藏庫使高遵治副之。

門下侍郎司馬光言:竊惟王者所以治天下,惟在法令,凡殺人者死,自有刑法以來,百世莫之改。若殺人者不死,傷人者不刑,雖堯、舜不能以致治也。近見刑部奏鈔,泰寧軍勘到保正家人姜齊,見本部代名大保長張存捽著百姓孫遇,其孫遇捽著袁貴髻子,張存道:「此人稱是『東嶽急龏子』,胡亂打人,不伏收領。」齊捽孫遇,褫衣打三二十拳【五】,解擘放卻袁貴。齊與存捽倒孫遇,齊行拳踢打孫遇身死。齊發心共張存捉縛袁貴,虛做打殺元相爭人,申解赴縣,替行償命【六】。其袁貴到縣,不肯虛招。齊蒙枷項隔勘,方具實招通。又懷州勘到百姓魏簡與郭興爭賭錢,拽倒郭興【七】。其父郭昇拽著簡,使頭撞簡。簡為本人年老,便道:「你共我不是抵對,休拽著我。」待推□□客,郭昇圖放卻,簡用力去郭昇咽喉上□□客一□□客,其人當下倒地身死。又耀州勘到百姓張志松,為再從弟張小六冤執咒□責兄弟男女【八】,值志松乘酒,嗔恨張小六,因此行拳打張小六當時身死。上件三人,於條皆合處死。本州並作「情理可憫」奏裁。耀州仍稱張志松本無殺意,刑部一切檢例,擬特貸命,決脊杖二十,刺配斷本所牢城。竊詳孫遇,不合詐稱「東嶽急龏子」,胡亂打人。雖是罪人,然罪不至死。其姜齊等,既解擘放袁貴,即合申送赴官,依法施行。其孫遇別更不曾拒捍及走,兼已就拘執,豈可更捽倒毆擊,直至於死?又更誣執被苦人袁貴作殺人賊,欲令替己償命,如此情理,有何可憫?其魏簡,為郭昇年老,不欲相打,卻用力去本人咽喉上一□□客至死,豈不更甚於毆打?又張志松只為張小六冤執咒□,事理至輕,遂毆本人致死,並是鬥殺,於情理皆無可憫。凡人怨忿相爭,迭相毆擊,其意豈皆在於殺?但一人於辜限內死,則彼一人須當償命。況此三人皆即時毆殺,當死無疑。止是逐州避見失入罪名,妄作「情理可憫」,或「刑名疑慮」奏裁。刑部即引舊例,一切貸命。若因循不改,為弊甚大。所以然者,從來律令敕式,有該說不盡之事,有司無以處決,引例行之。今鬥殺當死,自有正條,而刑部不問可貸與否,承例盡免死決配,作奏鈔施行。是殺人者不死,其鬥殺律條更無所用也。於殺人者雖荷□恩,其被殺者何所告訴?非所以禁制凶暴,保安良善也。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