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卷二百三十五

[ 李焘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起訖時間 起神宗熙寧五年七月盡其月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二百三十五

帝  號 宋神宗

年  號 熙寧五年(壬子,1072)

全  文

秋七月己卯,兵部郎中韓縝【一】為天章閣待制、河北都轉運使。初,議用縝,王安石請與修撰,上曰:「縝亦無大罪,今復待制如何?」安石曰:「縝虐殺一命官【二】豈得無大罪?姑埙赦乃復,亦不為晚。」上曰:「秦州因循弛慢,縝獨盡力。」安石曰:「『惟辟作福』,若陛下為其不因循特與之,則惟陛下命,但恐不免致人言耳。」上曰:「致人言柰何?」安石曰:「陛下既為其不因循特與之,則不可因人言卻改易。」上曰:「善。」

權提點成都府路刑獄張唐民提舉保甲。存此要見成都路時已行保甲法。

辛巳,詔河北西路馬軍新額已足,如有人材及等樣,自願置馬投充者【三】,並特招刺,候有闕撥入額。

壬午,詔以榷貨務為市易西務下界【四】,市易務為東務上界。

詔開封府日推判官一員監勘公事,以御史蔡確言:「府中每有訴訟,官吏止略取問,而所不能決者即付司獄,謂之入紗子。鞭笞束縛,既得以自專,往往顛倒曲直,使無罪誣服,一有躀異,復加鍛鍊,益甚於前。陛下仁愛元元,去其疾苦,欲使窮陬遐服,政平訟理,而近在京師,咫尺觀闕,民冤吏橫如此,安可不加整治?」故有是詔。

確又言:「權京西轉運使□幾復在部二年,因循不職,舉動驕恣,觽所輕鄙。去夏巡歷至許州陽翟縣,寓止程戡家,戡之諸子皆出官,惟戡寡妻與婢妾同居。幾復託以連姻,留飲數日,沾醉失度,顛倒衣冠,道路傳笑。是時權提點刑獄賈青至彼,亦預其會,乞加顯黜。」詔令京西北路相度,差役官蔡天申體量以聞。朱本云係進呈訖無行。合刪去。

樞密院傳上旨,令中書改保甲上番法,十日為一番【五】。王安石言:「保甲十日一番,須一年餘八月乃當一番【六】,若令一月一番,即番愈疏。又昨百姓投狀,或乞半月,或十日一番。既指揮十日一番,今才上番,便降指揮令一月一番,即恐百姓為人扇惑,以為初令十日一番,今才上番,便令一月一番,相次又當令長上番,相次又令刺手而為兵【七】,即恐有髃聚訴免,且乞十日一番。當此時,不從則背約失信,從之則上令不行。謂宜令十日一番,候其習熟,然後徐與商量。緣將來弓手亦可罷,以保甲上番代之,一弓手之給,可給兩人上番。又四城外巡檢尚有四千人,候保甲漸成就,亦可以保甲代之。至時乃與議增上番日數,亦恐須分閑要月分,閑月即令上番二十日或一月,農要之月即令只上番十日。」上曰:「只恐上番日少,教閱難精熟。」安石曰:「今保甲法大閱藝事八等,有等第免夫、體量草及免役錢;指揮上番,又以事藝較取錢物;凶年又以事藝得斛岗賙給,人自競勸,私習事藝,不必上番然後就學。今設科取學究,學究用功至多,然不煩驅就官學,人自競勸者,設利以誘之而已。臣愚以謂保甲數年,非特其藝勝義勇,必勝正兵,緣正兵雖拘之教閱,然挽彊不及等,即自絕於進取,其教閱但應官法而已,非有勸心也。今保甲人人有勸心,此所以終能勝正兵也。」上悅。五年七月,初議令保甲代巡檢兵上番,其上番的時當考。

先是,知制誥、判司農寺曾布言:「陛下幸使田里之人,因其暇日肄習武事,而推恩獎其能者,賜金復役,蠲其常賦;又擇其藝之優者親臨閱試,升之班籍,以備官使。故不待家喻戶曉而人人自奮,以技相高,驩然趨赴而莫之能禦,畿內盜賊為之衰息,老姦宿惡更相檢察而無所容。近日保戶數以狀請縣,願分番隸巡檢司習武技,提點司以聞朝廷及司農寺,而未敢輒議。臣伏思三代以還,比、閭、族、黨之法既壞,後世有為之君,思有以及此而未能也。陛下下尺紙之令,不動聲色,而期月之閒,其效如此,因民之欲而節文之,使至於成就,其有助於治,豈曰小補之哉!王道之政,未嘗不繇此始也。臣願下提點司及臣章送中書詳審,如可,願付司農具為令。」於是,詔:「主戶保丁願上番於巡檢司者,十日一更,疾故者次番代之,月給口糧、薪菜錢,分番巡警,每五十人輪大保長二、都副保正一統領之。都副保正各別給錢七千,大保長三千。日教閱,夕比之,當番者毋得輒離本所。捕逐劇盜,雖下番人亦聽追集,給其錢斛,事訖遣還,毋過上番人數,仍折除其上番日。巡檢司量留廂軍給使,餘兵悉罷。應上番保丁武技及第三等已上,并記于籍,遇歲凶,五分已上者第賑之,自十五石至三石。」尋又詔尉司上番保丁如巡檢司法。尉司上番如巡檢司法,本志係之十一月,今不別出。曾布云云據兵志,係之五年。按布知制誥在四年七月,今因密院傳旨改法附見,當考。

王安石白上:「高遵裕欲以團練、正刺史招木征,可惜。如此,木征自以素倔彊,又已是刺史,縱就招納,必索姑息難驅策。不如厚以官職、財利招瞎藥、都克占等歸漢,即木征坐可禽取。如此,威申於夷狄,而瞎藥、都克占輩以恩澤易駕馭驅策。然此事但可以意喻韶等,令相度隨機經畫。」上令召遵裕商量,然後指揮。上曰:「諒祚亦非常人,本待用大兵脅屬西羌,城武勝軍,適會其死。」安石曰:「諒祚誠亦豪傑,誅鄂特彭,非有威斷豈能辦此?又收納中國人,與之出入,起居親厚,多致中國物以娛其意,此非庸人所及。」文彥博曰:「諒祚所收,不過中國之棄人,如景詢,何足道?」上曰:「與諒祚謀城武勝者,景詢也。秦州自來常是前兩府或兩制作帥,何嘗能謀如此事。」文彥博又曰:「如鄂特彭事,亦非好事。失人心,上下乖離,然後有此事。」上曰:「鄂特彭之彊,非諒祚所致也。」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