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卷二百三十

[ 李焘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起訖時間 起神宗熙寧五年二月盡其月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二百三十

帝  號 宋神宗

年  號 熙寧五年(壬子,1072)

全  文

二月辛亥朔,御史知雜事鄧綰言:「近朝廷以大宗正丞李德芻罪惡彰明,差王陟臣背公向私【一】,掩覆其事,乞別命官根治。」詔送御史臺劾問。綰又言:「元因本臺官彈奏,顯屬妨礙。」乃差權判刑部沈衡置司推鞫。其後獄成,法寺當德芻贓罪笞。詔贖銅四斤,衝替。王安石為上言:「德芻於職事殊不苟,但好陵人,故宗室怨之。」上曰:「德芻兄弟皆驕,好陵人,亦其天性也。」

陝西都轉運使、工部郎中、直史館謝景溫知襄州。林希野史云:自呂公著罷,王安石不除中丞,意在謝景溫,故先使權理檢使事以誘之。及景溫劾蘇軾,安石大喜,而其兄景初【二】及親友日夜責其名節不立,不得已稍及時事,以塞外議。及攻王廣淵、賈青、薛向等進用,安石漸惡景溫,景溫亦念安石專沮己,語言日相失,中丞之議由此寢矣。初,蘇頌等繳李定除御史辭頭,上厭於髃言,因問其事,景溫乃媚安石,乃言:「臣素知定為善士,其處所生母喪尤為得禮。」已而事下臺定奪合與不合追服,御史范育等堅持其事,景溫迫于禮,不得已遂議定當追服。安石愈進定職秩,景溫、林旦等交數十章詆之。安石雖盛怒,猶以景溫舊嘗助己,昌朝等皆奪官外貶;景溫除侍讀,辭不敢受,以直史館出知鄧州【三】,四年正月九日。定等方用事,以景溫終始反覆,日夜攻其短,及移陝西漕,四年三月二十六日。楊蟠、沈披為提舉官,議役錢事,披、蟠輕妄,奏議紛紛,至請唐太宗、肅宗陵皆給為細民田,此類甚多。景溫不肯服其議,披、蟠密讒之。曾布以景溫不奉司農約束,掎摭其奏議過失。安石遂言於上曰:「景溫黷法不職。」罷知襄州,遂與安石為仇矣。景溫本傳極不詳,今附注此。

壬子,龜茲國來貢。

江南西路轉運副使、職方郎中徐億奪一官,吉、筠、袁三州官吏論罪有差,坐違朝旨以稅米折見錢故也。

賜兩浙轉運司常平穀十萬石,賑濟浙西水災州軍,仍募貧民興修水利。

知都水監丞公事侯叔獻等言:「見淤官田,今定赤淤地每畝價三貫至二貫五百,花淤地價二貫五百至二貫。見有七十餘戶,乞依定價承買,欲作三年限輸納,仍於次年起稅。其有願添錢或近限輸納者,即不以投狀先後給之。其續淤官地亦乞依此。」從之。新本削此,以為淤田事不須備載,今存之。

司農寺丞蔡天申察訪京東路。天申,挺子也。察訪據舊紀。

癸丑,工部郎中、侍御史知雜事鄧綰為龍圖閣待制、權御史中丞。上謂綰不忌能,又資在觽人前,初欲超除綰諫議大夫、權中丞,王安石謂於近條有礙,乃令即本官待制龍圖閣。以待制權中丞自綰始。

右正言、直集賢院、兼天章閣侍講常秩權判流內銓、兼同修起居注,赴諫院供職。秩免同修注【四】,從之。

權監察御史裏行、太子中允唐坰同知諫院。上以坰言事不反覆,多密裨益,而安石亦謂坰當異論紛紛,坰言皆切中時病故也。林希云:安石既令綰薦坰為御史,數月,欲用為諫官,則疑其輕脫,暴得位,將背己,特不除官,但以本官同知諫院,故事未嘗有也。坰氣銳,果怒安石易己,八月癸卯,遂廷斥之。坰為御史,在四年八月己巳。希所云當考。

詔太子中允、集賢校理、同修起居注、直舍人院、同知諫院張琥落修起居注,罷直舍人院、諫院【五】。先是,著作佐郎陳大順謁集賢校理李定、同大理寺丞沈邁,語陝西轉運使張詵上殿稱旨,賜紫章服,上令處置慶陽叛兵,許以詵為本路經略使。定翌日見琥,語及之,又詵貋檢詳樞密院兵房文字蘇液亦對琥言此。琥遂疏於上前,以制旨未下,傳言漏露,恐非所宜,且言詵輕脫不可用。上疑其言,王安石亦謂:「此事宜窮究,恐讒人專造此,欲沮詵作帥,姦不可長。」乃令樞密院召訊定等,其言不盡如琥章,琥坐奏事不實故責。上曰:「琥併奪三職,不太重乎?」安石固以為當然,又請窮究定及大順等。而定復自言事有證佐,與樞密院所訊異狀,安石右定,不直樞密院,乞付御史臺劾,上從之。三月癸巳,再劾。張詵召對,附去年十月六日庚申。司馬光日記云:上密諭陝漕張詵便除所招慶卒。詵既去,諫官張琥言:「既赦而復誅之,何以信後?」上怒,詰琥從何得此語,琥云風聞,又云得之李定,又云得之大理丞沈邁、著作陳大順,又云得之蘇液。液,詵貋也。上怒其語異同,故奪三職,且使鞫問。詵密以語之介甫,欲為三人之地,建言:「若加窮覈,密語必布,使降卒反側,非宜。」乃令陳大順所言為虛語以誑定云。日記又云介甫素善待蘇液,尤不欲罪之,乃諷法官駁案,更令沈衡鞫之,歸而衡鞫李德芻,改命祝諮鞫之,德芻亦介甫所左右也。呂泰州【六】云。日記又云劉仲通言:「上密與張詵謀伐夏,介甫漏之,張琥諫,上怒,推跡所從來,介甫懼,使章惇語陳大順引虛,己受其無咎【七】,大順許諾。已而怒介甫不能庇,乃躀云惇使我云然,故並惇付祝諮鞫之。」日記又云范百祿言:「上怒張琥,疑中書佑之,使密院詰問,既又下臺鞫問,辭與密院異同,但令陳大順獨承鹵莽,故又使祝諮鞫之。」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