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卷二百二十七

[ 李焘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起訖時間 起神宗熙寧四年十月盡其月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二百二十七

帝  號 宋神宗

年  號 熙寧四年(辛亥,1071)

全  文

冬十月壬子朔,中書言:「選人每因恩赦例與放選,以致奏補初仕之人年二十五以上試詩一首,方許注官,猶為無取。其間有才能者,須俟及年,頗為淹滯。中才以下亦未嘗試其所能,使之釐務,往往廢職,及銓曹合注官人【一】,例須試判三道,因循積敝□大,遂成虛文。今欲應得替合守選人,歲限二月八日以前流內銓投狀,試斷案二道,或律令大義五道,或議三道,差官同銓曹主判官撰式同考試,第為三等,申中書。上等免選注官,入優等者依判超例升資【二】,無出身者賜出身。如試不中,或不能就試者,及三年與注官,即不得入縣令、司理、司法。其錄事參軍、司理、司法仍自今更不試判,亦不免選,即歷任有舉京官、職官、縣令五人者,與免試注官【三】,內得替合敘官人,亦許依得替人例收試。奏補京朝官選人,初出官罷試詩,年二十以上,許投狀乞試【四】。如所試依得放選等第,即與差遣,優等賜出身。試不中,或不能就試,如年及三十者,即與差遣。其授官年已三十,即更三年聽出官。京朝官展三年,監當如歷任於合用舉主外,更有二人即免展年。其今年以前奏授,見年十五以上,不能就試者依舊條,京朝官依上條展年。」從之。

初,審官院、流內銓出官法試律及詩,而奏補人多不能為之,人為代作,至寫紙毬賣之,試者用此得出官,其獘頗多。至是,乃更此法。新、舊紀鎫書立選人及任子試出官法。選舉志云:至是更法,上自取其優等擢賜進士,用王沇之為太學官,於是世祿冑子皆勉於學。附見當考。

是日,頒募役法。舊紀云:壬子詔:「差役獘民,其罷之。使民出錢免役,立直募人。」新紀云:壬子罷差役法,使民出錢募役。今刪潤,別如此書。食貨志:二年十二月,條例司上言:「考眾所論,獨其言使民出錢雇役者,人以為便,合於先王使民出財,以祿在官庶人之意。應昔於鄉戶差役者,悉計產賦錢,募民代役,以所賦錢祿之。願選官分行天下,付以條目,博盡眾懽【五】。」奏可。於是條諭諸路曰【六】:「衙前既用重難分數,凡買撲酒稅、坊場等,舊以酬衙前者,鎫官自賣之,以其錢同役錢隨分數給之【七】。其廂鎮場務之類,舊酬銟衙前、不可令民買占者,即用舊定分數為投名衙前酬銟【八】。凡衙前部水陸運,舊或官以微物占分數,及領倉驛、場務、公使庫,并送迎往來及治他事尚多擾者,今當省使毋費;及承符、散從官等諸重役遠接送之類,舊苦煩費償欠,今當改法除獘,使無困。既減衙前妄費,即重難益少,投名人可省。承符、散從官之類,舊占數多,而不盡實役也,今當省其額。凡坊郭戶及未成丁、單丁、女戶、寺觀、品官之家有產業物力者,舊無役,今當使出錢以助募人應役。凡此所為條目也,皆委管勾官與監司、州縣論定。」久之,司農寺言:「昨降詔訪差役利害,繼命輔臣制置條目,付管勾官與監司、州縣體度利害,至今未報。竊以方今州縣差役尤為民事之難,而今之條約務在除去宿獘,使民樂從。然所□優者,村鄉朴惷不能自達之窮甿;所裁取者,乃仕宦并兼能致人語之豪戶。若經制一定,即衙司縣吏【九】又皆無以施誅求巧舞之姦,故新法之行,尤所不便逐司自降朝旨只是泛下州縣,令人具所見。官吏既不能盡知法意,抑又惑於言者之多築室道謀,難以成就。欲自司農申明所降條約,牒諸司相度,先自一兩州為始,候其成就,即令諸州軍倣視施行。其成法實便百姓者,銟之。」從之。所□優及所裁取等語,見呂惠卿家傳。然則此奏當在惠卿三年五月十七日判司農後,九月一日丁憂前,家傳云云,附五月十七日。於是,提點府界公事趙子幾以用則奏上【一○】,上下其法司農寺,詔判寺鄧綰、曾布等更議之。綰、布上言:「畿內鄉戶計產業若家貲之貧富,上戶分甲乙五等,中戶上中下三等,下戶二等,坊郭十等,歲分夏秋隨等輸錢。鄉戶自四等,坊郭自六等以下,勿輸。產業兩縣有者,上等各隨縣,中等併一縣輸【一一】。析居者,隨所析【一二】。若官戶、女戶、寺觀、未成丁減半,募三等以上稅戶代役,隨役重輕制祿,祿有計日、有計月、有計事而給者。開封縣戶二萬二千六百有奇,歲輸錢萬二千九百緡,以萬二百為祿,贏其二千七百以備凶荒欠格,他縣倣此。」鄧綰舊傳云:綰判司農,首請行免役於府界,一日而免衙前歸農者八百三十餘人。已附注正月二十二日。又言曰:差役之獘,衙前最重,役三歲一代,代滿,五年已復差。每役費至千緡,他役不減,三二年一差,費亦不下數百千。吏得臨時高下,強者終身苟免,弱者頻年在公。以耡耰之人,身在城市不得安生,因成游惰,失古使民不見異物而遷之意。子弟雖欲興學,外役所迫,不免笞杖坐廢終身。不肖子弟因緣妄費,至於蕩析。今輸錢之法,極戶十年輸緡錢二百五十,其次八九十而已,比昔減過半,得免橫費,無笞責之憂,且終身不事官府,以趨南畝。奏可。然輸錢計等高下,而戶等著籍,昔緣巧避失實。又詔責郡縣【一三】,坊郭三年,鄉村五年,農隙集眾,稽其物產,考其貧富,察其詐偽,為之升降,用意高下者以違制論。衙前主帑藏,出納姦盜,故多負償。歲滿,計所歷輕重,酬以榷酤酒場,使自售,收其贏。能者收或倍稱,民被誅刻;不能者失利,不償所費。爭訟日煩,乃收酒場,官自募人增直賣之,取其價以給衙前。議者又為役煩人眾則出錢重,凡舊冗占、苦科配賠償之類,悉加裁禁。倉驛、場庫、水陸運漕多代以軍校。吏之官、罷任,送迎者疲於道路,乃官給路費,免其身行,使出錢輕而人易就募法:三人相任,衙前仍供抵擬【一四】,弓手試武藝,典吏試書計,以三年或二年乃更。為法備具【一五】,揭示一月,民無異辭,著為令。令下,募者執役,被差者歡呼散去。開封一府罷衙前八百三十人,畿縣放鄉役數千。頒其法天下。天下土俗不同,役重輕不一,民貧富不等。縣大民庶而富,輸錢少,易募;僻而貧,輸多,難招。然大縣事眾役煩,募直故多;縣僻,事簡役少,募直亦寡。以一州一縣之力供一州一縣之費,以一路之力供一路之費,諸路從所便為法。開封府衙前免歸者八百三十人,已具注正月二十二日,本志係此段於二年十一月,此後乃敘王安石乞銟梓路漕臣。按:銟梓路漕臣,乃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條例司乞選官分行天下,實錄在二年四月二十一日,於是遣八人者出使,但實錄不載本志所謂條目者,六月七日條例司又乞下諸路轉運司各具利害,即無選官分行等論,當考。本志所載司農寺言管勾官與監司州縣至今未報,不知是何月日。實錄,九月七日條例司言:未見有能條具本志者,即是已報,但不詳耳。志稱未報,當在六月七日以前。然二年六月七日以前役事未屬司農寺。按呂惠卿三年五月十七日同判司農,役事自此乃屬司農。七年二月一日,惠卿再判司農。趙子幾為府界提點在三年十二月八日,則志稱子幾奏役法,當在三年十二月八日後。曾布同判司農,在三年九月八日。鄧綰判司農,在四年正月二十二日。志稱綰、布同上言,則其言必在四年正月二十二日後。賣坊亦未見實月日,當考。實錄載免役事,殊無次序。今因本紀於四年十二月二日書罷役法,使民出錢募役,即取本志所載條目等附見,須更詳考。曾布奏改助役為免役,附見三年九月八日,恐太早,宜更詳之。會要,十月一日頒募役法,諸戶等第輸錢,免其身役,官以所輸錢立直募人充役。輸錢輕重,各隨州縣大小、戶口貧富、土俗所宜,謂以家業錢。或田畝、或稅錢之類,計一歲募直及應用之數,留準備錢不得過一分,立為歲額,仍隨逐處均敷至第三或第四等;不足,聽敷至第五等;坊郭自隨逐處等第均定;即貧乏而無可輸者,勿敷。其戶數多寡,敷錢則例隨造簿增損,不得溢額。其後,天下上司農寺歲敷免役錢額,月為緡錢一千三百三十四萬三千六百有奇,歲支九百二十五萬八千五百有奇,餘為□剩三百八萬五千有奇。按會要所載募役法,乃據紹聖常平免役,今增入令文,蓋以紹聖元年四月二十六日至二年五月三日敕詳定,非熙寧四年十月初一日所頒也,今不取。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