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卷二百二十四

[ 李焘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起訖時間 起神宗熙寧四年六月盡其月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二百二十四

帝  號 宋神宗

年  號 熙寧四年(辛亥,1071)

全  文

六月甲寅朔,宰臣王安石為明堂大禮使,樞密使文彥博為禮儀使,參知政事馮京為儀仗使,樞密副使□充為鹵簿使,參知政事王珪為橋道頓遞使。

樞密使兼髃牧制置使文彥博言:「髃牧之官,近制不許兼領他職。今河北監牧使、都官郎中周革【一】兼提點刑獄,非制也,乞罷兼領之命。」從之。

是日,王安石為上言楊繪不宜在言職,且曰:「臣事陛下即有罪,大臣、近臣理無肯蔽覆者,不必得一楊繪乃察臣所為。但如繪者使在言路,四方宣力奉法之臣,更疑畏沮壞,政令何由成?古人為國皆約七年五年必為政於天下,其施行有次第可必故也。今朝廷事為之數年,行之未幾,輒復被沮壞,欲望成效,恐不可得也。」

乙卯,詔:「鄜延比增屯兵,過費邊儲。令趙焑相度,如遇事宜合駐軍馬計會;轉運使趙瞻專在本路於要害城寨廣備糧草。」

丁巳,詔:「河北災傷州軍,已遣官體量賑濟。其劫盜罪至死者,並減死刺配廣南牢城,候豐熟日如舊。」

又詔:「罷委官看詳臣僚所上封章,令中書看詳以聞。」初命館職看詳,在三年五月戊戌,今罷之必有故,日錄亦無其說,當考。

上批:「賈蕃可令治其不奉法之罪,其他罪勿劾。昭示四方,使知朝廷用刑公正。」王安石曰:「臣亦嘗責趙子幾但案蕃違法壞助役事,勿治他事,子幾乃云已得其罪狀不敢貸,若法當治,治之固不害朝廷用刑公正也。臣於蕃輩,未嘗與之計校,緣臣所為盡是國事,蕃輩附下罔上,壞得陛下國事,臣有何喜慍?且小人觽多,安可一一與計校?孟子謂『政不足間,人不足適,一正君而國定』。臣所以但欲開導聖心,庶幾感悟,若聖心感悟,不為邪辭詖行所惑,則天下自定,小人自當革面順從,豈須臣區區每與計校?若聖心未能無惑,而臣一一與小人計校,亦何能勝其觽多!」又言:「朝廷立法,惠在弱遠不知所以然之人,怨在強近能造作讒謗者,此陛下所當察。」按:林希野史載王安石納上批不行,今附注在十三日丙寅錄繫囚後。

詳定編修三司令式所刪定官周直孺言:「在京麴院,自來酒戶沽賣不常,難及初額【二】,累經更張,未究利害,推究其原,在於麴數過多,酒數亦因而多,多則價賤【三】,賤則人戶折其利。為今之法,宜減其數,增其價,使酒有限而必售,則人無耗折之苦,而官額不虧矣。請以一百八十萬斤為足額【四】,遇閏年則添額踏十五萬斤【五】。舊價每斤一百六十八文,請增作二百文。省舊法,以八十五為陌,請並紐計省錢,便於出入。舊額二百二十二萬斤約計錢三十七萬貫,今額一百八十萬斤計錢三十六萬貫【六】,三年一閏十五萬斤計三萬貫,又減小麥萬餘石及人功,並不虧元額錢數;況免賒麴酒戶納小官錢【七】,借賃契書及公私費用不過每斤添支十文,令用麴無餘,官物無積;況國初麴價二百文,八十五陌,太平興國六年始減五十,并具到酒戶情願事件。」從之。十一月乙酉,賞直孺章服。

戊午,環慶路經略司言都監任懷政已發赴慶州諸堡寨照管熟戶法訖【八】。樞密院言:「昨石昌等蕃戶驚疑犯順之後,种診以厚利啗之,乃復安輯。凡撫御蕃族之方,在明賞與罰,知其疾苦,申其抑塞,則自宜感恩畏威。至於酒食犒設之類,但務從舊來規式,亦不當頓為優厚,使蕃情測度,明見姑息之意。」詔:「劄與本路,仍令經略司分析差任懷政因依以聞。」要見分析如何。

劉摯言:臣竊以為為治之道,惟知人為難。蓋善惡者,君子小人之分,其實義利而已。然君子為善,非有心於善,而惟義所在;小人為惡,頗能依真以售其偽而欲與善者淆。故善與惡雖為君子小人之辨,而常至於不明,世之人徒見其須臾而不能覆其久也。故君子常難進,而小人常可以得志,此不可不察也。

恭惟陛下承百年太平,履大有為之會,寤寐人物,不次而用,至於今日,未見卓卓有功狀可以補國利民仰稱詔旨,而中外頗有疑焉。此何謂也?豈所以用之或未能盡得其人歟?臣且以將命出使者言之,其規畫法度,始皆受之於朝廷也,一至於外則大異矣。興利於無可興,革故於不可革。州縣承望,奔命不暇,官不得守其職業,農不得安其田畝,以掊削民財為功,以興起犴獄為才。陛下賑□均役之意,變而為聚斂之事,陛下興農除害之法,變而為煩擾之令。守令不敢主民,生靈無所赴愬。臣以為此等非必皆其才之罪,特其心之所向者,不在乎義而已矣!欲賞之志,每在事先;急公之心,每在事後【九】,故顛倒繆戾,久無所成。其能少知治體、有愛君之意、出憂國之言者,皆無以容於其閒。

是故今天下有二人之論,有「安常習故樂於無事」之論,有「變古更法喜於敢為」【一○】之論。二論各立,一彼一此,時以此為進退,則人以此為去就。臣嘗求二者之意,蓋皆有所是,亦皆有所非。樂無事者以謂守祖宗成法,獨可以因其所利,據舊而補其偏,以致於治,此其所得也;至昧者則苟簡怠惰,便私膠習而不知變通之權,此其所失也。喜有為者以謂法爛道窮,不大變化則不足以通物而成務,此其所是也;至鑿者則作為聰明,棄理任智,輕肆獨用,強民以從事,此其所非也。彼以此為亂常,此以彼為流俗。畏義者以並進為可鯭,嗜利者以守道為無能。二勢如此,事無歸趨。臣謂此風不可浸長,東漢黨錮、有唐朋黨之事,蓋始於斯。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