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卷二百十五

[ 李焘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起訖時間 起神宗熙寧三年九月盡其月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二百十五

帝  號 宋神宗

年  號 熙寧三年(庚戌,1070)

全  文

九月戊子朔,中書言:「中書統治百官以佐天子政事,而所置吏屬尚仍舊制,謂宜高選士人,稍依先王設官置輔之意。請置檢正中書五房公事一員,每房各置檢正公事二員,並以朝官充,見宰相、參知政事如常朝官禮。檢正五房公事官位提點上,諸房檢正與提點序官位堂後官上。主書以下不許接坐【一】。非親屬、寺觀、職事相干,不許出謁。」從之。

初,上詔中書議□置士人名目、接遇禮數,并裁省中書吏員,存者增其俸。於是中書復請減不習事守當官五人、主事二人、錄事三人,與出職,更不補額;見留錄事以下第增祿廩,重其乞取之法;又置簿,書其功過而比之以為陞降;遇堂後官闕,如本院有廉謹曉吏事者,更不簡試選人。皆從之。上初議令執政不與坐,以為今欲除一諫官,且不能得人,計中書置屬必不能得第一等人才,不殺其禮,即恐分權害事。王安石曰:「中書屬官,須精擇可以備諫官、侍從者。若殺其禮,則自愛重者不肯為,非自愛重者乃可憂其招權害事。宰屬用士人,自古堯、舜以來如此,前代聖人豈不熟計利害?然至屏遠士人而專用曹史,則止自姚元崇、常笃始,而二人後皆為曹史所累,此即前事之監也。」朱本以此段附壬子日,新本因之,事理似顛倒,今移入此。新、舊紀並書中書置檢正官【二】。

同判司農事呂惠卿言:「淳化中,都下初置常平倉,賤糴貴發。至景德中,差開封府浚儀知縣監倉事。祥符六年,始以兩縣常平倉併為在京常平,其斛斗經二年即支充軍糧,貿易新好充見在數,其法實為民利。而其後糴糶之政久不行,文字本末隨亦廢墜。今常平封樁米至五十二萬石,但寄積在京倉界,惟據逐界每月具見在數申寺,而朝廷初無發斂之政,甚可惜也。欲乞遇價稍貴即出之,賤即以其錢糴之,如淳化中故事。」於是中書請以司農見樁管米指射新好者貿易,仍與開封府界斛斗通融支用。從之。惠卿是日以父喪去位。實錄於八月十七日書光祿卿呂籂卒。而司馬光日記乃於九月一日記惠卿遭父喪。蓋籂卒或在它處,惠卿九月一日始聞之也。今依日記附此,當考籂果卒在何處。惠卿家傳云云已附五月十七日。

己丑,上謂王安石曰:「司馬光言方今是非淆亂,因曰是非難明,誠亦為患。」安石曰:「以先王法言考之,以事實驗之,則是非亦不可誣。且如司馬光言不當令薛向徙貴就賤,用近易遠,以先王法言考之,則『懋遷有無化居』,有何不可?又言薛向必失陷官物,以事實驗之,向果失陷,即光言為是,向果無失陷而于官物更能蕃息,即光言為非。他皆倣此。」上曰:「司馬光云:『如李定不孝,王安石乃欲庇護;如蘇軾雖販鹽,亦輕於李定不孝。』然定豈得為不孝乎?」安石曰:「且勿論李定孝與不孝,陳薦言李定,謝景溫言蘇軾,均是令監司體量指實,不知有何偏異?」于是安石又言:「近世執政務進朋黨、蔽塞人主、排抑才士、不可駕御者,故今侍從有實材可用者極少,而其相阿黨不修職事趣功實者則如一焉。」上患異論者不悛,曰:「或引黨錮時事以況今,如何?」安石曰:「人主昏亂,宦官姦利,暴橫士大夫,汙穢朝廷,故成黨錮之事。今日何緣乃如黨錮時事?陛下明智,度越前世人主,但剛健不足,未能一道德以變風俗,故異論紛紛不止。若能力行不倦,每事斷以義理,則人情久自當變矣。陛下觀今秋人情已與春時不類,即可以知其漸變甚明。」上又言:「或以為西事恐大臣不為用。」安石曰:「法行,則人人為用。以天下人了天下事,何至以無可用之人為患?」因引孟子瞽瞍殺人事曰:「先王制法,雖天子之父犯法,不得貸也。此孟子所言,堯、舜所行,非申、韓之言也。」上曰:「武后能駕馭豪傑,以法行而已。」安石曰:「今士大夫孰能如姚元崇、宋璟、狄仁傑者?如此輩人尚可駕馭盡力,況下此者乎?」此段並見九月二日日錄。朱本附八月六日非是,今仍見九月二日。

兵部郎中楚建中知滄州。建中先為京西轉運使,時方用兵西方,邊臣多薦建中者,召對不稱旨,故有是命。其後,中書又擬建中為河北轉運使,上難之,王安石曰:「河北提點刑獄及轉運使三任者已皆嚴急,建中平審,參用為善。」上從之。此據本傳及王安石日錄。除河北漕在九月戊申,今并書。

庚寅,秘書省正字唐坰為崇文院校書。初,坰上疏論秦二世制于趙高,乃失之弱,非失之強也。上然其言,因問坰行如何,欲留之京師。王安石對以不聞坰有闕行,遂命之。七月癸巳,初賜出身。十二月庚辰修敕式。

補故下溪州刺史彭仕羲子師晏知下溪州事。師晏自祖儒猛世為下溪州刺史,仕羲頗黠驁,數侵盜省地,邊民不安,即辰州界石馬崖下喏溪置鋪據守。嘉祐初,雷簡夫、竇舜卿數遣人招諭,令歸侵地,不聽。以兵丁逐之,暫去復來。後纔歸喏溪下明溪一寨而止。八年,知州段繼文復遣指揮曹振等以眾數千攻之,不克。至是,仕羲為其子師綵所殺,師綵自稱權發遣下溪州,既殺其父,知眾不附,專為暴虐,賊殺不辜,虜其婦女,奪諸州貢物。其兄師晏結同巡檢彭仕選、都指揮使周允榮等攻圍師綵,殺之,并誅其黨田忠財等三十餘人,納誓表,上其父平生鞍馬、器械,仍歸喏溪地。因辰州以聞,故命師晏襲州事,且厚賜之。而辰州又請移明溪寨于通望、連雲兩堡,而別築堡於喏溪口北岸,徙明溪寨監押一員并通望、連雲兩堡兵丁守之,據其要害,絕蠻人侵軼。悉如其請。此段實錄並據會要,但微有刪改耳。會要載此于八月十五日。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