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卷二百十

[ 李焘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起訖時間 起神宗熙寧三年四月盡其月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二百十

帝  號 宋神宗(案:自英宗治平四年四月至神宗熙寧三年三月,原本並闕,今仍其舊。)

年  號 熙寧三年(庚戌,1070)

全  文

夏四月癸亥,幸金明池觀水嬉,燕射瓊林苑。舊紀書幸西池、苑,新紀不書。

乙丑,命知制誥宋敏求,看詳減省銀臺司文字、都官員外郎王庭筠,太常博士、集賢校理劉瑾,殿中丞宋溫其,著作佐郎錢長卿、曾布,前河西縣令杜純,並為編敕刪定官。庭筠嘗奏疏稱頌王安石所定謀殺刑名,而溫其素為王安石檢法,贊成其事者也。此據司馬光日記。溫其,介休人。布,鞏弟。純,甄城人。庭筠、長卿未詳,曾布八月二十三日編中書例。

給度僧牒五百,付秦鳳路。經略使李師中言制置招納蕃部及募敢死士,須金帛以備支費。三司乞賜銀絹各五千。上批銀絹必不免科散坊郭戶,乃以度僧牒賜之。

丙寅,遼主遣永州觀察使耶律寬、衛尉少卿程冀,其母遣懷德軍節度使蕭禧、太常少卿張冀來賀同天節。

丁卯,以新及第進士葉祖洽為大理評事,上官均、陸佃為兩使職官,張中、程堯佐為初等職官,第六人以下為判、司、主簿或尉,第三甲并諸科同出身並守選,仍命翰林學士范鎮、龍圖閣直學士張掞同吏部流內銓注擬。張中,開封人。程堯佐,丹陵人。

罷全州歲貢班竹簾。

給度僧牒五百,付兩浙轉運司,分賜經水災及民田薄收州軍,召人納米或錢賑濟饑民。

國信所言:「賀同天節遼使至臨清驛,有契丹迪列子夷離根夜刺同宿契丹,死者四人,傷者十二人,除孝贈錢絹外,餘未敢支賜。」詔:「傷死者更給對見生餼節衣、朝辭例物等,如病死者例。其迪列子夷離根亦準此給,如死,亦以孝贈賜之。」

戊辰,詔:「御史中丞呂公著,比大臣之抗章,因便坐之與對,乃誣方鎮有除惡之謀,深駭予聞,乖事理之實,可翰林侍讀學士、知潁州;權知開封府、翰林學士兼侍讀韓維權御史中丞;知太原府、端明殿學士兼翰林侍讀學士馮京為翰林學士兼端明殿學士、知開封府。」

公著在言職,累奏乞罷制置三司條例司及提舉常平官,最後言:「祖宗承五季之亂,法度草□,固亦未盡及古,至于臨下以簡,御觽以寬,好生之德,洽于民心,則漢、唐之盛無以加也。是以有國百年,民心欣戴,雖凶年饑歲,流離至死,而無有背叛之心者,良以仁恩厚澤足以深結之也。惟是日月既久,事或有弊,此陛下所以臨朝奮然,思欲懲革。然而設施措置未得其術,才及一二末事,頗已咈戾觽心,是以內外乖離,人人危懼。竊以祖宗以來,所以深得人心者,艱難積累,固非一日,今豈可以一二末事輕失其心?人心一搖,未易復收,後雖有善政,亦難行矣。況上下危疑之際,難安易動,此臣所以為寒心也。伏望陛下仰思先烈,俯察物情,凡所施為,務在仁厚,無致近薄,以斂觽怨,則人心悅而天意得矣。」又言:「『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今制置一司,上既不關政府,下又不委有司,是以從初置局,人心莫不疑眩,及見乎行事,物論日益騰沸。蓋朝廷大事,無不出於二府,惟是制置條例,實繫國家安危,生民休戚,而宰相不得與聞。若宰相以為可,自宜與之共論;以為不可,亦不當坐觀成敗,但書敕尾而已。至於倉、場、庫、務瑣細利害,又恐不必執政大臣然後能集。臣又聞,聖人之政,貴乎顯仁藏用。管仲,霸者之佐耳,及其為寓令,猶曰法成而鄰國不知。今朝廷處置,實未能有利及民。然而先置一司,使天下疑惑愁怨,至今不定,恐非策之得者也。乞檢會臣前奏施行。」皆不聽。迺求罷職,家居俟命。是月乙丑,詔復除公著舊職、同提舉諸司庫務,韓維為中丞【一】,李中師權知開封府。命且下,復留之。至是乃黜公著,且以馮京代中師。

王安石著時政記,曰:「公著數言事失實,又求見,言『朝廷申明常平法意,失天下心。若韓琦因人心如趙鞅舉甲,以除君側惡人,不知陛下何以待之』?因涕泣論奏,以為此社稷宗廟安危存亡所繫,又屢求罷言職。上察其為姦,故黜。初,上欲明言公著罪狀,令曾公亮等以旨諭當制舍人。公亮諭宋敏求草制但言引義未安而已。安石曰:『聖旨令明言罪狀,若但言引義未安,非旨也。』敏求草制如公亮所教。翌日再取旨,公亮、陳升之、趙抃等皆爭以為不可。上曰:『公著有遠近虛名,不明言罪狀,則人安知其所以黜,必復紛紛矣。』公亮等以為,如此則四方傳聞大臣有欲舉甲者,非便;且于韓琦不安。上曰:『既黜公著,明其言妄,則韓琦無不安之理;雖傳聞于四方,亦何所不便?』公亮等猶力爭,至日旰,上終弗許,而面令升之改定制辭行之。」安石所記如此。後公著復召用,至哲宗即位,領實錄事,上奏:「臣先任御史中丞,前後乞罷制置三司條例司,論差官散青苗錢不當,不蒙施行,五乞責降外任差遣。亦嘗入對面陳,蒙神宗曲賜敦諭,聖意溫厚,初無譴怒之旨。四月五日,聞除臣翰林學士兼侍講學士、寶文閣學士、知審官院,臣於六月【二】再奏,以言事不效,乞降責,至七日,聞有指揮落兩學士,黜知潁州。是時王安石方欲主行新法,怒議論不同,遂取舍人已撰詞頭,輒改修,添入數句,誣臣曾因對論及韓琦以言事不用,將有除君側小人之謀。緣臣累次奏對,不曾語及韓琦一字,方欲因入辭自辨,時已過正衙,忽有旨放臣朝辭,令便赴任。至元豐中,臣再對朝廷,先帝待臣甚厚,未幾,遂除柄任,及嘗賜臣手詔,大略云:『顧在廷之臣,可以託中外心腹之寄,均皇家休戚之重,無逾卿者。』被誣遭逐,全不出于聖意,止是王安石怒臣異議,呂惠卿興造事端。日月既久,臣本不欲自明。適以宰職總領史任,今實錄若即依安石所誣編錄,既因臣提舉修進,則便為實事,它時直筆之士雖欲辨正,亦不可得。望以臣奏付實錄院,許令紀實,以信後世。」內批:「依所奏施行。」時元祐二年也。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