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卷二百四

[ 李焘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起訖時間 起英宗治平二年正月盡是年四月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二百四

帝  號 宋英宗

年  號 治平二年(乙巳,1065)

全  文

春正月丁卯,詔夏國主諒祚,自今涇原、秦鳳路熟戶及弓箭手地分,不可更行侵擾。始,朝廷遣王無忌齎詔責諒祚,諒祚遷延弗受詔,而因其賀正使荔茂先附表自言起兵之由,歸罪於我邊吏,辭多非實,故復以詔戒諭焉。諒祚終勿聽。

編排中書諸房文字、屯田員外郎王廣淵直集賢院。上在藩邸,廣淵因上左右時君卿獻其所為文及書札,上愛其才,故特命以此。知諫院司馬光言:「廣淵雖薄有文藝,其餘更無所長。於士大夫間好奔競,善進取,稱為第一。嚮以初任通判排編中書文字,二年之間,堂除知舒州,薦紳已相與指目為僥倖。今既留不行,又驟加美職,安得不取外朝怪惑?陛下方騳政之初,欲□拔天下賢材,置諸不次之位,以率厲髃臣,而執事之臣不能稱陛下意。前此用皮公弼權發遣三司判官,今又用廣淵直集賢院,將何以使天下之人尚廉恥之節,崇敦厚之風乎?若陛下龍潛之時,廣淵果曾以文章自達於左右【一】,此尤不可。漢衛綰不從太子飲,景帝即位,寵待綰過於他臣。周張美以錢穀私假世宗,而世宗終薄其為人。廣淵若當仁宗之世私以文章獻於陛下,為臣忠謹者肯如是乎?陛下今日當治其罪,而又賞之,將何以厲人臣之節也?」光凡再論列,訖不報。

癸酉,參知政事歐陽修言:「諒祚猖狂,漸違誓約。朝廷禦備之計,先在擇人。而自慶曆罷兵以來,當時經用舊人,唯戶部侍郎致仕孫沔尚在。沔守環慶,養練士卒,招撫蕃夷,恩信著於一方,今雖七十,聞其心力不衰,飛鷹走馬,尚如平日。雖中間曾以罪廢,棄瑕收使【二】,政是用人之術。欲乙朝廷察訪,特加獎用,庶於人才難得之時,可備一方之寄。」詔以沔為資政殿學士、知河中府。

修嘗奏西邊事宜曰:臣伏見諒祚狂瞽【三】,釁隙已多,不越歲必為邊患。臣本庸昏,不達時機,輒以外料敵情,內量事勢,鑒往年已驗之失,思今日可用之謀,雖兵不先言,俟見形而應變,然而因敵制勝【四】,亦大計之可圖。謹具條陳,庶裨萬一。

臣所謂外料敵情者,諒祚世有夏州,自彞興、克叡以前,止於一鎮五州而已。太宗皇帝時,繼捧、繼遷始為邊患【五】,其後遂陷靈、鹽,盡有朔方之地。蓋自淳化、咸平用兵十有餘年,既不能翦滅,遂務招懷。適會繼遷為潘羅支所殺,其子德明乃議歸款。而我惟以恩信,復其王封,歲時俸賜,極于優厚。德明既無南顧之憂,而其子元昊亦壯,遂併力西攻回紇,拓地千餘里。德明既死,地大兵強,元昊遂復背叛。國家自寶元、慶曆以後,一方用兵,天下騷動,國虛民敝。如此數年,元昊知我有厭兵之意,遂復議和。而國家待之恩禮,又異於前矣。號為國主,僅得其稱臣,歲予之物,百倍德明之時,半於契丹之數。今者諒祚雖曰狂童,然而習見其家世所為,蓋繼遷一叛而復王封,元昊再叛而為國主,今若又叛,其志可知,是其欲自比契丹,抗衡中國,以為鼎峙之勢爾。此臣竊料敵情在於此也。

夫所謂內量事勢者,蓋以慶曆用兵之時,視方今邊備,較彼我之虛實強弱,以見勝敗之形也。自真宗景德二年盟北虜於澶淵【六】,明年始納西夏之款,遂務休兵,至寶元初元昊擾叛,蓋三十餘年矣。上下安於無事,武備廢而不修,廟堂無謀臣,邊鄙無勇將,將愚不識干戈,兵驕不知戰陳,器械朽腐,城郭隳頹。而元昊勇鷙桀黠,其包蓄姦謀,欲窺中國者累年矣。而我方恬然不以為慮,待其謀成兵具,一日反書來上,然後茫然不知所措,中外震駭,舉動倉皇。所以用兵之初,有敗而無勝也。既而朝廷用韓琦、范仲淹等,付以西事,極力經營,而勇夫銳將亦因戰陳稍稍而出【七】,數年之間,人謀漸得,武備漸修,似可以枝梧矣。然而天下已困,所以屈意忍恥,復與之和。此慶曆之事爾。今則不然。方今甲兵雖未精利,不若往年之腐朽也。城壘粗常完葺【八】,不若往年之隳頹也。土兵、蕃落增添訓練,不若往年寡弱之驕軍也。大小將校曾經戰陳者往往尚在,不若往年魏昭炳、夏隨之徒綺紈子弟也。一二執政之臣皆當時宣力者,其留心西事熟矣,不若往年大臣茫然不知所措者也。蓋往年以不知邊事之謀臣,馭不識干戈之將,用驕兵執朽器,以當桀黠新興之敵,此所以敗也。方今謀臣武將、城壘器械不類往年,而諒祚狂童不及元昊遠甚。往年忽而不思,今幸已先覺,可以早為之備。苟其不叛則已,若其果叛,未必不為中國利也。臣謂可因此時,雪前恥,收後功,但顧人謀何如爾。若上憑陛下神威睿算,係纍諒祚君臣獻於廟社,此其上也。其次,逐狂敵於黃河之北,以復朔方故地。最下,盡取山界,奪其險而我守之,以永絕邊患。此臣內量事勢,謂或如此。

臣所謂鑒往年已驗之失者,其小失非一,不可悉數,臣請言其大者。夫敵情變詐,兵交陳合,彼徉敗以為誘,我貪利而追之,或不虞橫出而為其所邀,或進陷死地而困於束手。此前日屢敗之戒,今明習兵戰者亦能知之。此雖小事,亦不可忽。所謂大計之謬者,攻守之策皆失爾。臣視慶曆禦邊之備,東起麟、府,西盡秦、隴,地長二千餘里,分為路者五,而分為州為軍者二十有四,而軍州分為寨為堡為城者又幾二百,皆須列兵而守之。故吾兵雖觽,不得不分,所分既多,不得不寡。而賊之出也,常舉其國觽合聚為一而來,是吾兵雖多,分之為寡,彼觽雖寡,聚之為多,以彼之多擊吾之寡,不得不敗也。此城寨之法既不足自守矣。而五路大將所謂戰兵者,分在二十四州軍,欲合而出,則懼後空而無備,欲各留守備而合其餘,則數少不足以出攻,此當時所以用兵累年,終不能一出者以此也。夫進不能出攻,退不能自守,是謂攻守皆無策者,往年已驗之失也。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