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卷一百五十一

[ 李焘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起訖時間 起仁宗慶曆四年七月盡是年八月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一百五十一

帝  號 宋仁宗

年  號 慶曆四年(甲申,1044)

全  文

秋七月癸亥,詔以冬至有事于南郊,髃臣毋得上表請加尊號。

甲子,燕王宮火。

丙寅,降知石州、洛苑副使劉舜臣為禮賓副使,坐盜用公使酒醋,法當死,上以邊臣特寬之。

丁卯,詔廣西轉運安撫司出牓宜州,有獲區希範、正辭、蒙趕者,人賜袍帶,錢三十萬,鹽千斤。

戊辰,賜鄜延路部署王信等器幣有差。初,知延州龐籍於□朝谷創石觜堡,而西賊嘗以兵二千餘人來寇,信等擊卻之。故有是賜。

辛未,命知制誥田況提舉河北便糴糧草。

梓州路轉運司言,瀘州教練使生南、招安將史愛誘降淯井監夷賊敖等,請並補三班差使殿侍、淯井監一路招安巡檢,從之。

壬申,殿中丞蔡挺管勾陝西、河東宣撫機密文字,范仲淹請之也。挺詭譎多計,人莫能得其情實,每持仲淹等機事,泄於呂夷簡以自售云。此據墨史附傳。

賜修水洛城禁軍及弓箭手緡錢。

癸酉,詔諸告本營結集逃叛而當遷擢者,自今徙隸別指揮。

先是,同判太常寺呂公綽言:「文王之妃曰文母,宋共公之妻曰共姜,詩稱莊姜、宣姜,皆以諡從夫也,然而古無先夫作諡之文。自漢、晉、隋、唐而降,歷舉后諡,多冠以帝號,不然則參同一字。惟聖朝循稽作諡之典,追合從夫之義,祖宗之后,共此成法。若僖祖諡有文獻,后曰文懿;順祖諡有惠元,后曰惠明;翼祖諡有簡恭,后曰簡穆;宣祖諡有昭武,后曰昭憲;太祖諡有大孝,后曰孝明、孝惠、孝章;太宗諡有聖德【一】,后曰懿德、明德、元德、淑德。先帝在御,特諡二后曰莊懷、莊穆。及上真宗文明武定章聖元孝之諡,而郭后升配,即當協參徽號而追正之,時無建請,莫復典章。迨夫奉慈尊名,繼循前失。況莊穆神主合祔本室,名無所屬,理固未安,宜列繫於丕稱,式增隆於大行,兼詳乾德禮例改諡昭憲皇后故事,伏請改上真宗皇后諡皆為章。」下兩制學士、太常禮院議,而翰林學士丁度等言:「公綽所引前代皇后皆從帝諡,然漢之帝諡,主于一字,與本朝名號不同。真宗五后祔廟日久,神道貴靜,難從改諡之禮。」既而公綽復言:「真宗五后尊諡,終未合典法,宜於郊禮前遣官先上寶冊,庶循先朝加上六后尊諡故事。」丙子,有詔恭依。禮院言:「乾德中,改上昭憲皇后諡,中書門下特請改題,是時禮官以為不可。及祥符中,增上六室帝諡,天聖初,又增上真宗武定之諡,止告廟,更不改題,實為得禮。」遂如故事。

戊寅,封武勝節度使、同平章事、馮翊郡公德文為東平郡王,寧江節度使允讓為汝南郡王,蘇王元偓子安化留後允弼為北海郡王,燕王元儼子鎮國留後允良為華原郡王,□王德昭孫左屯衛大將軍、達州刺史從藹為潁國公,岐王德芳孫左屯衛大將軍、雅州刺史從煦為安國公,齊王元佐孫左千牛衛大將軍、池州團練使宗說為祁國公,昭成太子元僖孫右千牛衛大將軍宗保為建安郡王,華王元偁孫右千牛衛大將軍宗達為恩平郡王,邢王元傑孫右屯衛將軍宗望為清源郡公。上始用富弼議,次第封拜宗室,以德文屬尊且賢,方漢東平王蒼,故封東平。仍詔德文等十人,並列本班之上,少前。實錄云:燕王既薨,祖宗之後未有封王爵者,議者以為自三代以來,皆建宗戚,用自承助,請次第封拜之。按議者,即富弼河北守禦十二策之一也,今正言之。德文,秦王廷美子;允讓,潤王元份子,二人並已前見,更不表出。德文,皇叔;允讓及允弼,皆皇兄;允良,皇弟;從藹以下六人,皆姪:今皆削去,其得封初不緣服屬故也。又從藹,舒國公惟忠子;從煦,高平郡王惟敘子;宗說,密國公允言子,其得封自以祖故,不以父故,今亦不復言。

己卯,復四方館使、果州團練使張亢為引進使、并代副都部署、兼知代州兼河東緣邊安撫事。

壬午,降空名宣頭百道,下陝西、河東宣撫使范仲淹,以備賞功。

癸未,契丹遣延慶宮使耶律元衡來告將伐元昊,其書略曰:「元昊負中國當誅,故遣林牙耶律祥等問罪,而元昊頑獷不悛,載念前約,深以為媿。今議將兵臨賊,或元昊乞稱臣,幸無亟許。」其實納契丹降人,契丹討之,託中國為名也。

參知政事范仲淹言:「臣竊見契丹來書,志在邀功,勢將搆難,還答之際,尤宜慎重。一,書中言元昊名體未順,特為朝廷行征討,其邀功之意,又大於前。若許他此舉,將來何以禮報,此一難也。一,書中次言請朝廷絕元昊。竊觀元昊所上書,削號稱臣,名體頗順,雖未為誠信,苟遣人來納誓書,朝廷何辭以拒之?元昊昨來納款,尚不肯言契丹指縱,朝廷豈可言契丹之意以拒其和!如無名而拒,則我自失信而從契丹之請,此二難也。一,元昊於契丹,從來未聞有不臣之狀,或實於他邊界曾有相傷,況止是三二百戶,彼亦自可問罪,何故便要朝廷絕元昊進貢。若朝廷因而從之,苟元昊不日卻謝過於契丹,契丹又納其請,則與元昊依舊相連,我與元昊怨隙轉大。朝廷一失其守,長外國輕中國之心,此三難也。一,契丹今來逼朝廷絕元昊之□,我若不敢違拒而遽從之,將來契丹卻稱元昊已謝過設盟,更不討伐,卻逼朝廷與元昊通和,是朝廷已失所守,豈能更抗契丹之辭!此四難也。一,朝廷若以契丹之故,阻絕元昊,大信一失,將來卻以何辭與他和約,縱巧能設辭【二】,元昊豈肯以前來所訴【三】,屈伏於朝廷?必乘我之失,大有呼索,此五難也。一,元昊或納誓書,既不可阻,今契丹所請,或即阻之,誠朝廷之所重也。然契丹、元昊,本來連謀,今日之情,未可憑信。臣請朝廷建捍禦之謀,以待二敵,不必求二敵真偽之情。邊事如此,恐誤大計。」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