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卷五十

[ 李焘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起訖時間 起真宗咸平四年十一月盡是年閏十二月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五十

帝  號 宋真宗

年  號 咸平四年(辛丑,1001)

全  文

十一月壬申,知階州竇玭獻白鷹,詔還之。

詔諸司非言要切事,無得升殿,當取旨者具狀以聞。時諸司事無巨細,悉升殿取旨,上以為臣僚自有職分,不當如是。會秘書丞孫冕上章極論其不可,故降是詔。

上謂侍臣曰:「昔漢武事邊,逞一時之志,不顧中國疲敝,誠不足慕。然訖孝宣世,天下無事,四夷請吏,亦其餘威之所及也。」

丙子,王顯遣寄班夏守贇馳騎入奏:「前軍與契丹戰,大破之,戮二萬餘人,獲其偽署大王、統軍、鐵林、相公等十五人首級并甲馬甚觽,餘皆奔北,號慟滿野。」(按張斌長城口之捷,乃十月十六日甲寅,其二十三日辛酉,斌奏始到,其二十五日癸亥,何承矩又奏偵得契丹自威虜軍為王師所敗,殺偽署大王、統軍二人,蕃軍僅二萬人,餘觽號慟于野。按此即長城口之捷也。其十一月九日丙子,王顯又奏十月十六日前軍與契丹戰,大破之,戮二萬餘人,獲其偽署大王、統軍、鐵林、相公等一十五人首級,得偽印二,以「羽林軍」為文,收甲馬甚觽,首領遁去。按顯稱十月十六日,其日則甲寅也。所稱前軍,則張斌實前陣鈐轄。所稱殺戮二萬人,又與何承矩所奏數同,偽署大王、統軍名號亦同。但顯奏稱獲十五人首級,承矩止二,人數特異,承矩得於傳聞,或未詳盡,理無足怪。獨疑張斌先巳奏捷,而王顯又別奏,且月日太遼緩,當時必有故,惜乎史不能載耳。是役也,王顯全師實屯中山,未嘗出,顯奏十月十六日之捷,亦專指前軍。據本傳,顯又上表待罪,此可見破敵者非顯全師,明矣。契丹傳既於十月載長城口之捷,又於十一月載王顯等全師至,大破敵,恐緣捷奏兩上,故誤分為兩事,今不取。)

先是,保州團練使楊嗣、莫州團練使楊延朗、西上閤門使李繼宣、入內副都知秦翰,並為前陣、前鋒鈐轄,分屯靜戎、威虜軍,及是,會師於威虜。延朗、嗣輕騎先赴羊山,繼宣與翰分左右隊,各整所部,翰全軍亦往。繼宣留壁齊羅,止以二騎繼進,至則延朗、嗣適為敵所乘,繼宣即召齊羅之觽,與翰軍合勢大戰,敵走上羊山,繼宣逐之,環山麓至其陰,繼宣馬中矢斃,凡三易乘,進至牟山谷,大破之。延朗、嗣初頓齊羅,既而退保威虜,繼宣獨與敵角,薄暮始至威虜。(按此則張斌既捷於長城口,繼宣等又捷於羊山,王顯所奏,豈專指此乎?然亦與張斌同日,此可疑也,故附見顯捷奏後,更徐考之。楊延朗傳以羊山之捷為三年冬,則其誤審矣,辯載四月初。)

戊寅,宰相率百官稱賀。(捷奏以初九日到,髃臣後兩日乃稱賀,當由旬假,故稍遲一日耳。)

上與宰相議威虜功狀,呂蒙正曰:「昨日止前陣與前鋒血戰而退。始陛下廟算防秋,於前陣之後,排先鋒策先鋒,乃布大陣,犄角而進。苟邊臣偵候無差,遵守成算,則王師克敵,必倍往古。屬大陣猶在中山,前陣先鋒巳至威虜,秦翰等聞寇在西山,勇於先登,率兵而出,遇戎首偕來,殺戮雖多,然違陛下本旨。臣等觽議,望未行賞典。」上曰:「見寇不俟大陣,前驅陷敵,亦可賞也。」詔北面陣亡軍士,官為收瘞,仍厚□其家。

王顯上言:「先奉詔令於近邊布陣,及應援北平控扼之路,無何,敵騎已越亭障,今前陣雖有□捷,恐未贖違詔之罪。」上慮顯憂懼,即降手札慰銟之。

己卯,秘書丞、直史館孫冕上言:「茶鹽之制,利害相須,若令江南、荊湖通商賣鹽【一】,緣邊折中糧草,在京納金銀錢帛,則公私皆便,為利實多。今若便施行,即南中州軍且令官賣。商人既已入中,候其換交引,往亭場,川路脩遐,風波阻滯,計須二年以上方到江、潭。未到間,則官賣鹽課已倍獲利,及其坌集,稍侵官賣之額,然以增補虧,於官無損。況三路官賣,舊額止百三十萬貫,臣計在北所入已多,在南所虧至少,舊額錢數必至增盈。其淮南禁鹽,有長江之限,但嚴切警巡,明立賞丝,則官賣鹽課,必不虧懸。設使淮南因江南、荊湖通商之後【二】,官吏怠慢,或至年額稍虧,則國家以折中糧草贍得邊兵,以中納金銀實之官庫,且免和雇車乘,差擾民戶,冒涉□□礏寒,經歷遐遠。借如荊湖運錢萬貫,淮南運米千石,以地里斤龏送至窮邊【三】,則官費民勞,何啻數倍。」

又言:「臣所上通商放鹽,為公私之利者有十,而橫生疑沮者有三。」詔吏部侍郎陳恕等議其事。恕等上議曰:「江、湖之地,素來官自賣鹽,禁絕私商,良亦有以。蓋由近□海之地,息犯禁之人,官得緡錢,頗資經費。且江、湖之壤,租賦之中,穀帛雖多,錢刀蓋寡,每歲買茶入榷,市銅鑄錢,準糧斛以益運輸,平金銀以充貢入。乃至京師便易,南土支還,贍用之名,實藉鹽錢以助,居常廣費,猶或間闕。今若悉許通商,則必頓無儲擬,未有別錢備用,鹽法詎可更張?且變制改圖【四】,事非細故。若匪官鹽住賣,則又私商不行,即令住賣官鹽,立乏一年課額。骮行商算畫,必務十全,豈有江、湖官猶賣鹽,邊塞私肯入粟?假令敢入私物,獲請官鹽,首初運到江、湖,必須官私競貿。既而官價高大,私價低平,多糶商鹽則官鹽不售,並依官價則私價太高。公私兩途,矛盾不已,則官利失而私商困矣。骮不住賣而望商人入中矒粟者,未之有也,既入中矒粟而望課利不虧者,亦未之有也。向者淮南通商,亦於邊上折中,一歲之內,入數甚微,糧則不及萬鍾,草則都無一束。近者陝西鹽法,亦令納秸資邊,一年之間,數亦無幾。全亡實驗,但有虛名。江、湖若放通商,淮南亦須撤禁,三處既私商雜擾,兩浙必官鹽流離,透漏浸淫,禁不可止。乍變易則江、湖為首,終紊亂則淮、浙相兼,大失公儲,莫救邊備,施於今日,恐未睰宜。」從之。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