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卷三十九

[ 李焘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起訖時間 起太宗至道二年正月盡是年五月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三十九

帝  號 宋太宗

年  號 至道二年(丙申,996)

全  文

春正月己酉,親饗太廟【一】。辛亥,合祭天地於圜丘,大赦天下。先是,禮儀使宋白奏曰:「伏詳儀注,朝饗太廟,皇帝先詣罍洗,後奠瓚,其祀天地,望先詣罍洗,後奠玉幣。」上遽召宰相以問,呂端等曰:「王者親執玉帛以事上帝【二】。玉帛者,接神之物。若沃盥而後奠獻,亦足以表虔潔之意。」白曰:「如允臣所請,止一次升壇。」上聳然改容曰:「朕親奉大祭,蓋為萬姓祈福,若變禮為允,當依卿奏,如合遵舊典,故不以登降為勞。」端等皆言白所陳,得禮之中也。遂從其議。

上以文物仗衛之盛,逶迤布濩,極望無際,因詔有司畫為南郊圖。

二月壬申朔,贈司徒、諡文正李昉卒。昉溫和無城府,□厚多恕。為文章慕白居易,尤淺近易曉。江南平,士大夫歸朝,昉多與游,雅厚善張洎而薄張佖。及昉罷相,洎草制,多攻昉之短。佖朔望嘗詣昉第,人或謂佖曰:「李公待君素不厚,何數詣之?」佖曰:「我掌廷尉日,李公方秉政,未嘗有所請求於我,我故重之。」昉素病心悸,每一發,必彌年不瘳,嘗語諸子曰【三】:「我前後典誥命三十年,勞役思慮而致是疾爾【四】。」卒後,上嘗謂近臣曰:「昉本以文章進用,及居相位,自知才微任重,無所彌綸,但憂愧而已。」

祠部員外郎、主判都省郎官事王炳上言曰:「尚書省,國家藏載籍、興治教之府,所以周知天下地里廣袤、風土所宜、民俗利害之事。當成周之世,治定制禮,首建六官,即其源也。漢、唐因之,軌範斯著,簡策所載,煥然可觀。蓋自唐末以來,亂離相繼,急於經營,不遑治教。故金穀之政,主於三司,尚書六曹,名雖存而其實亡矣【五】。謹按六曹,凡二十四司,所掌事物,各有圖書,具載名數,藏於本曹,謂之載籍。所以周知天下之事,由中制外,教導官吏,興利除害,如指諸掌。臣故曰藏載籍、興治教之府也。今職司久廢,載籍散亡,惟吏部四司官曹小具,祠部有諸州僧道文帳,職方有諸司閏年圖,刑部有詳覆諸州已決大辟案牘及旬禁奏狀【六】,此外無舊式。欲望令諸州每年造戶口租稅實行薄帳,寫以長卷者,別寫一本送尚書省,藏於戶部。以此推之,其餘天下官吏、民口、廢置、祠廟、甲兵、徒隸、百工、疆畔、封洫之類,亦可籍其名數,送尚書省分配諸司,俾之緘掌。俟期歲之後,可以振舉官守,興崇治教。望選大僚數人博通治體者,參取古今典禮令式,與三司所受金穀、器械、簿帳之類,仍詳定諸州供送二十四司載籍之式。如此,則尚書省備藏天下事物名數之籍,如祕閣藏圖書,國學藏經典,三館藏史傳,皆其職也。」上覽奏嘉之,詔令尚書丞郎及兩省五品以上集議其事。

吏部尚書宋琪等上奏曰:「王者六官,法天地四時之柄,文昌列署,體象緯環拱之文,是為布政之宮,王化之本,典教所出,何莫由斯。然而古今異宜,沿革殊制,或從權而改作,亦因時而立法。唐之中葉,兵革弗寧,始建使名,專掌邦事,權去省闈,政歸三司。五代相循,未能復舊。今聖文垂拱,書軌無外,將循名而責實,庶稽古以建官,悉舉舊章,以蹈前軌,而歲祀寖久,曹局僅存,有司失傳,遺編多闕。臣等欲望委崇文院檢討六曹所掌圖籍,自何年不係都省,詳其廢置之始,究其損益之源,別俟討論,以期恢復。」上以其迂闊,竟寢之。(王炳奏議,不得其日。宋琪自吏部尚書遷右僕射在二月,今琪猶以吏書見,故附此事于二月末,實錄別本亦載此事於二月乙未。)

夏四月甲申,屯田員外郎呂奉天上言:「司馬遷史記、王起五位圖【七】歲次、朔閏,皆與經傳不合,以為唐堯即位之年,歲在丙子,迄太平興國元年,歲亦在丙子,凡三千三百一年。起商王小甲七年二月甲申朔旦冬至【八】,自此之後,每七十六年得一朔旦冬至,此即古曆一蔀;每一蔀積月九百四十、積日二萬七千七百五十九,率以為常,直至春秋魯僖公五年正月辛亥朔旦冬至,了無差爽。用此為法,以推經傳,縱小有增減,乃經傳之誤,皆可發明也。古曆到齊、梁以來【九】,或差一日,更用近曆校課,亦得符同。恭惟聖朝文教聿興,禮樂咸備,惟此一事,久未刊修。伏望聖慈許臣撰進,不出百日,其書必成。倘有可觀,願藏祕府。」詔許之,書卒不就。

先是,遣使采訪川、峽諸州府貳之能否,多不治者。獨知夔州袁逢吉,知遂州李虛己、通判查道,知忠州邵曄,知雲安軍薛顏等七人以稱職聞,戊子,皆賜詔書銟諭。逢吉,鄢陵人。顏,河中人。道,元方之子也。

道事母至孝,母嘗病,思鱖羹,方冬苦寒,市之不獲。道泣禱于河,鑿冰脫巾下取之,得鱖尺許以饋焉。刺臂血,寫佛經。母病尋愈。及母卒,絕意名宦,遊五臺,將落髮為僧。一夕,震雷破柱,道坐其下,了無怖色,寺僧異之,咸勸以仕。乃從進士得官,為館陶尉。廉介,與妻采野蔬雜米為薄粥以療饑。稅過期不辦,州召縣吏悉枷之。既出門,它吏皆脫去,道獨荷之,自下鄉督稅。鄉之富民盛具酒饌以待之,道不食,杖其富民,於是餘民大驚,逋稅立辦【一○】。道不勝貧,與妻謀,欲去官賣藥。會都運使樊宗古素知道節行,欲薦之,辭以與其縣主簿葉齊。宗古曰:「齊素不識也。」道曰:「公不薦齊,道亦不敢當公薦也。」宗古不得已,兩薦之,齊緣是得改光祿寺丞、直史館。道尋自遂州徙知果州【一一】。(道為館陶尉,薦主簿葉齊,此據司馬光日記。日記乃以道為主簿,葉齊為縣令。據葉齊以館陶主簿改光祿寺丞、直史館,實錄載于端拱二年十月,日記誤也。)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