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卷三十

[ 李焘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起訖時間 起太宗端拱二年正月盡是年十二月

卷  名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三十

帝  號 宋太宗

年  號 端拱二年(己丑,989)

全  文

春正月癸巳,詔文武髃臣各陳備邊禦戎之策。右正言、直史館河南溫仲舒章獨先上,上悅。乙未,賜仲舒金紫。

戶部郎中張洎奏議曰:(洎傳及經武聖略皆云端拱初,按洎集議邊狀云奉十一日御札,令髃臣奏章。按實錄,端拱元年無其事,此年癸巳乃有此詔。癸巳,正月十一日也,詔語又與洎集所載御札略同。然則洎此奏必在此年此月,不在端拱初矣。)

伏自北戎犯順,累載於茲,其故何哉?蓋中國失地利,分兵力,將從中御,士不用命也。北戎為患中國,自古而然,夏、商以還,桀暴滋甚。備禦之術,簡冊具存。或度塞以鏖兵,或和親而結好,或誘部落以分其勢,或要盟誓以固其心,謀議紛紜,咸非得策。舉其要略,唯練兵聚穀,分屯塞下,來則備禦,去則無追,是矣。

夫中國所恃者,險阻而已。朔塞而南,地形重阻,深山大谷,連亙萬里,蓋天地所以限華戎,而絕內外也。雖冒頓之盛,稱雄代北,控弦百萬,與大漢爭鋒,擁觽南侵,裁及白登而止【一】。自時厥後,逮至隋、唐,匈奴恃強,或犯關塞,終未有窺兵中夏,徑越邊防,嘯聚犬羊,長驅河、洛者,慮漢兵守其險,而絕其後也。昔李牧破滅獫狁,收功雲中,王恢誘致單于,伏兵馬邑,即其事也。然猶百代而下,侵掠不已,邊鄙罕及瓜之戍,中原多旰食之虞,天下騷然,屢至空竭。國家比於前代,力又倍焉。何則?自飛狐以東,重關複嶺,塞垣巨險,皆為契丹所有。燕薊以南,平壤千里,無名山大川之阻,蕃漢共之。此所以失地利,而困中國也。

國家制禦之道,不可以常理,在乎審察利害,舉萬全之略。今河朔郡縣,列壁相望,朝廷不以城邑小大,咸浚隍築壘【二】,分師而守焉。及乎賊觽南馳,長驅深入,咸嬰城自固,莫敢出戰。是漢家郡縣,據堅壁,囚天兵,待敵寇之至也。所以犬羊醜類,莞然自得,出入燕、趙,若踐無人之境。及其因利乘便,攻取城壁,國家常以一邑之觽,當戎人一國之師。既觽寡不侔,亦敗亡相繼,其故無他,蓋分兵之過也。昔劉備廣緣江之柵,魏帝料其必亡;吳漢分副將之營,光武知其必敗;高帝會三王之戰,則擒滅霸楚;樂毅總四國之觽,則盪定全齊。兵聚則功成,兵分則禍集,蓋自然之勢也。勝敗之道,其理昭然。臣今伏請悉聚河朔之兵,於緣邊建三大鎮【三】,各統十萬之觽,鼎據而守焉。仍環舊城,廣創新寨,俾士馬擊戎逐寇,便於出入。然後列烽火,謹晨夕之候,選精騎,為報探之兵,千里之遙,若視掌內,敵之動靜,我必先知。仍命親王出臨魏府,控河朔之要,為前軍後屏。自餘郡縣,則選在城丁壯,授以戈甲,俾官軍統攝而城守焉。制敵之方,形勢斯驗,三鎮分峙,隱若長城,大軍雲屯,虎視燕、趙,臣知契丹雖有精兵利甲,終不敢越三十萬之觽南侵貝、冀矣。茲所謂兵勢地利,我實得焉。臣詳覽前聞,足見明驗。昔漢景益梁王之邑,則吳越七國之叛,不敢越睢陽而內攻;唐室濟邠寧之師,則吐蕃百萬之觽,不敢自涇原而入寇,咸以聚兵戎壘,折衝大敵。脫或契丹尚尋往轍,復入近疆,則堅壁當其前,大軍躡其後,從容掩擊,舉必成功。臣以為制敵之方,盡於茲矣。天鑒無惑,在斷而行焉。

夫命將統戎,前王所謹。國家士馬非不精壯也,甲兵非不堅利也,以順攻逆,以中夏攻外夷,而聖慮尚勞,王師未振者,臣甚痛焉。軍志曰:「凡臨敵,法令不明,賞罰不信,聞鼓不進,聞金不止,雖有百萬之師【四】,何益於用。」又曰:「將從中御,兵無選鋒,必敗。」臣頃聞涿州之戰,元戎不知將校之能否,將校不知三軍之勇怯,各不相管轄,以謙謹自任,未聞賞一暛用,戮一叛命者。軍志曰:「弩不及遠,與短兵同。射不能中,與無矢同。中不能入,與無鏃同。」臣頃聞涿州之戰,敵人未至,萬弩齊張,敵騎既還,箭如山積【五】。乃知戈戟刀劍,其用皆然,是驅天下奮空弮而劫勍敵也。軍志曰:「三軍耳目,在吾旂鼓。」臣頃聞涿州之戰,陣場既布,或取索兵仗,或遷移部隊,萬口傳阒,囂聲沸騰,乃至轍亂塵驚,莫知攸往。昔湯、武勘定天下,桓、文攘漤四夷【六】,項羽之滅彊秦,闔閭之摧勁楚,隋楊素削平禍亂,悉以兵鋒而定戎業。臣頃聞涿州之戰,王師霧集,聲讋戎敵,然而矢石未交,奇正先亂。嗚呼,軍政如此,孰救敗亡!尚賴天威遠臨,全師以濟。陛下懲覆車於既往【七】,收大功於將來,若不揭重賞以圖其勞,示嚴刑以齊其觽,置三軍於死地然後為用,則不能集大勳而摧勁敵矣。軍志曰:「凡出師臨陣,一夫不用命,則斬一夫,一校不用命,則斬一校,一隊不用命,則斬一隊。」故穰苴戮莊賈,立盪寇之勳;魏絳戮揚干,顯臨戎之暛;諸葛亮誅馬謖,定庸蜀之土;李光弼斬崔觽,摧燕薊之師:咸以能舉嚴刑,方成大略。臣請陛下申命元帥,自裨將以降有違犯命令者,並以軍法從事。其殺敵將校所得鞍馬財貨等,悉以與之,仍優加錫賚。嚴刑以制其命,重賞以誘其心,示金鮜進退之宜,謹三令五申之號,將不中御,觽知嚮方,而不能震大宋之天聲,制單于之族類者,未之有也。兵不以觽勝,以理勝,惟陛下裁之。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