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刑部左侍郎杭奕禄等奏折 二、曾静等供词及押解犯人进京安排

[ 雍正皇帝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编者按:这是曾静遣徒张熙投书案在湖南审讯时的最后一份奏折。此案涉及人员均已在各省被捕,雍正下旨全部押送北京。所以,本案即进入京审的第二阶段。此后的奏折,则转向追查制造谣言的犯人为主了。

【原文】

臣杭奕禄、臣海兰、臣王国栋谨奏,为奏闻事。雍正七年正月二十一日,湖南抚标千总吴杰,赍捧朱批奏折。恭捧上谕:“览逆畜之供单,更属可笑人也。有旨部颁,遵谕将一起逆犯押解来京一路着实宽慰带来。浙江逆党数人,已解到部矣。俟到京对质,等因,钦此。”

本月二十二日兵部火牌递到,怡亲王等公字,内开雍正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奉上谕:“前岳钟琪奏呈曾静、张熙逆书,朕览之不觉失笑,不知从何处得此奇幻荒诞之语。但曾静等,既为此书,必有奸逆之人造作流言,希图煽惑者。朕不得不一一剖析,宣示于众。今将谕旨发出,着交与杭奕禄等,将朕此谕逐一询问曾静等,取具口供奏闻。至杭奕禄等前次所取曾静口供,今日方到,朕尚未细阅。大概看过,若果朕之居心行事有丝毫如伊逆书之所言,则人人当如曾静怀叛逆之心矣。并以此谕之。据曾静供称,此语得之传闻,是他人造作此语,而陷伊于重罪,则造作此语者,乃伊之深仇,伊更不当为之隐讳。即曾静等不能确指其人姓名,亦必略知其来由踪迹。着杭奕禄等委曲开导,推问根究,务得其造言之首犯,不必刑询。若供出之人审究确实,着同曾静等一并解京,如不得其人,即将曾静等解送。着杭奕禄、海兰带领前来,途中加意照看,勿令受苦。至各省提解人犯,其在浙江者,已经解京。其余人犯者已解楚,一并解送等因。并抄颁上谕一折,到臣等。钦此。”

【译文】

臣杭奕禄、臣海兰、臣王国栋谨奏,为奏报皇上知道事。雍正七年正月二十一日,湖南巡抚衙门属下千总吴杰,赍捧朱批奏折,恭捧皇上谕旨,回到长沙。上谕说:“看过叛逆畜生的供单,更是可笑死人。已有旨意由刑部颁发,要依旨把这一起犯人押解到京师来。一路上要宽慰他们,务必安全带到。浙江省的犯人已经解送到刑部了,等到京后对质等因,钦此。”

本月二十二日,由兵部发的火急公文寄到,是怡亲王等人联名来函,内容是:雍正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奏上谕:“前岳钟琪奏报了曾静、张熙所投的逆书,朕看了以后,不觉失笑,不知他们从什么地方得到这些离奇荒诞的话。但是曾静等既能写出这样的书信,必然有奸佞忤逆的人制造流言诽语,企图煽动人心。所以朕不得不把它一一剖析清楚,公布于众。今把谕旨发出,交与杭奕禄等人;把朕这谕旨逐一询问曾静等人,取得他们的口供奏报。至于杭奕禄等前次所取得的曾静口供,今天才送到,朕还没有细看。不过大概翻了一下,假若朕的居心和行事,真有丝毫像逆书中所说的那样,则人人都应该像曾静那样,怀有叛逆之心了。并把这话告诉他们。根据曾静供称,这些话都是从传闻里听来的,是别人所造的谣言,而使他陷入重罪。那么,这造谣的人,更是他的大仇人,他就更不该替造谣的人隐瞒了。即使曾静等不能确指造谣人的姓名,也必然略略知道他的由来和踪迹。因此令杭奕禄等,要婉转地开导,追根问底,务必把造谣首犯追查出来。不必动用刑具审讯。如果供出来的人审讯确实,就把他和曾静等一同押解到京师来;如果抓不到造谣的人,便只把曾静等人犯解送到京师,令杭奕禄、海兰带领前来,路途中要加意照顾,不要让他们受苦。至于各省的犯人,其在浙江省的,已经押解到京,其余各省的犯人,如果已经押送到湖南的,也都一并解送到京师来。共这些内容,又有抄写的上谕一折,到达臣这里。钦命如此。”

【原文】

同日准陕西督臣岳钟琪差委县县丞管道沛等,将逆贼张熙押解到长,并查明逆书内有名之毛仪已经身故,其子毛仍世、毛延世现禁在陕等因。本月二十九日又准江南督臣范时绎,将逆贼供犯车鼎丰、车鼎赍、孙克用,委员押解到长沙府,并声明孙克用现在患病等因。均经分别严加收禁。该臣等随提曾静至抚臣内署,钦遵圣谕,详悉宣示,并将上谕,令伊捧阅,又委曲开导,反复追讯造言首犯,曾静惟有痛哭流涕,深悔前非,叩头服罪。据供:“小的书馆在安仁县路傍鹏塘地方,偶听来往路人传言,实未询确姓名住址,不敢信口妄报。惟雍正元年四月二十七日,有一人至小的书馆,据云向名王澍,号燕山,系丙戌进土,曾与十四爷同窗读过书来。小的恐系职官,不敢深问,因伊称有子现在川陕统兵,疑即系岳钟琪父亲,故《知几录》内亦载有此段,令张熙访问”等语。此外实不能指出造言之人,臣等诘问王澍居址,据供止知是江浙人,不知府县,又诘问年貌,据供“彼时有四十多岁,如今有五十余岁了,五短身材,胖肿的,微须”等语。

【译文】

同一天,陕西总督岳钟琪委派县县丞管道沛等,将逆贼张熙押解到长沙,并且查明了逆书内有姓名的毛仪,已经死去,他的儿子毛仍世、毛延世现在已关押在陕西监狱等情况。本月二十九日,又有江南总督范时绎,将逆贼供出的犯人车鼎丰、车鼎贲、孙克用,委派专人押解到达长沙,并声明孙克用现在正在生病等情况。以上各犯已严加接收关押。臣等随即提出曾静到巡抚衙门内堂,遵照皇上圣谕,详细地向他讲解了一遍,并把上谕让他捧阅。接着又婉转开导他,反复追问造谣首犯,曾静只有痛哭流涕,深悔以前作为的错误,叩头认罪。据他的供词说:“我的塾馆在安仁县的大路旁边名叫鹏塘(蒲潭)的地方,偶然听往来过路人说一些传言,实在并没有的确的姓名和住址,不敢信口开河地乱报。只有雍正元年四月二十七日,有一人到小的塾馆来,据他说名叫王澍,号燕山,是丙戌年进士,曾经和十四爷(即康熙十四子允)同窗读过书。我怕他是个当官的,不敢深入询问,因为他说他有个儿子,现在四川、陕西统兵,所以怀疑他是岳钟琪的父亲。所以在《知几录》里边记了这一段,让张熙去访问”等话,其余实在不能指出什么造谣的人。臣等又问他王澍的住址,曾静供说,只知道是江浙一带人,不知道是什么府、县。又问他这王澍年纪和相貌。他供说:“那时有四十多岁,如今大概有五十多岁了,五短身材,胖胖的,稍有胡须”等话。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