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湖南省巡抚王国栋奏折 二、检讨失误,湖南巡抚愿立新功

[ 雍正皇帝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编者按:雍正深知王国栋才干不足,海兰又是武官,都不能胜任此案的审理,所以派杭奕禄到长沙审问此案。杭奕禄到长沙后,首先传达雍正谕旨,对王国栋作了严厉训斥,因此王国栋不得不写下这份检查。

【原文】

臣王国栋谨奏,为敬复训旨事。本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刑部左侍郎署吏部尚书事臣杭奕禄,奉命至长。臣谨跪请圣安,随蒙臣杭奕禄口宣皇上训旨:“尔到去问王田栋,他在湖南一二年,如果时常宣扬德化,晓谕愚民,如何会有这样百姓,想河南必无此事。叫他从此以后,勉力改过自新,留心地方事务,不时晓谕愚蒙,稽查匪类等因,钦此。”

臣跪聆之下,悚惭无地。伏念臣本愚贱,谬任封疆,楚南刁悍习俗,久属圣明洞鉴,今乃有大逆不道之曾静、张熙出臣属下。臣莅任一载有余,不能革易心志,化导于先,又不能抉摘隐微,觉察于后。负职之罪,百喙难辞。乃蒙我后上不加谴责,格外优容。复谕旨部臣,勉臣改过。天恩如此其高厚,训诲如此其谆切,臣虽短于才识,亦略具人心,若不知加意奋勉,则属下愚不移,何以对扬圣主,何以督率官民,更何以与田文镜、李卫诸臣比肩而共事?自今以往,臣惟有时刻凛遵天语,一念不敢懈弛,一事不敢姑息,殚心竭力,化导整顿,以期仰报殊恩万一耳。除会讯逆贼供情,及分咨各省提犯,缘由另行公同陈奏外,所有微臣恭领训旨,私心感激下清,理合具折附奏。臣谨奏。朱批:既为大臣,凡事只务远大二字。人多以因小而误大者,勉为之。

【译文】

臣王国栋谨奏,为了敬复皇上训斥的谕旨事。本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刑部左侍郎、代理吏部尚书杭奕禄,奉命来到长沙。臣谨跪请皇上圣安,随后蒙受杭奕禄口头宣告皇上对臣的训导说:“你到长沙后可去问下王国栋,他在湖南任职一两年,如果能时常宣扬道德礼义,教导愚民百姓,那么怎么会出现曾静这样大逆不道的百姓?想来河南就必然不会出现这种事。可叫王国栋从此以后,努力改过自新,留心地方事务,要不断地教育百姓,严格稽查匪类等事。钦此。”

臣下跪恭听圣旨,惶恐惭愧得无地自容,想臣本是愚贱百姓出身,勉强充当封疆大吏。湖南这地方民风强悍,久已为皇上所洞察,如今又发生了大逆不道的曾静、张熙,出在臣所管属的地方。臣上任一年有余,不能改革心志,以教化开导百姓在先;又不能察觉民间隐微,觉察于案发以后。渎职的罪,虽生百张嘴也不能辩解。可是却蒙受皇上不加谴责,格外的宽容,又谕旨给部臣,让勉励臣改过。皇上天恩如此高厚,教育如此的恳切,臣虽然才识短浅,但亦略具有人习,如不加意努力奋勉,那就成为不可造就的愚昧蠢材,如何能对得起皇上,如何能督率全省官员和百姓,更怎能和田文镜、李卫这些能干的总督、巡抚在一起共事呢?从今以后,臣只有时刻兢兢业业遵守皇上的教导,一念之间也不敢松懈,一事之上也不敢随意处理,要用尽心力,教导百姓和整顿全省风气,以希望能报答皇上圣恩于万一。除了把会审逆贼供出的情况,以及发文照会各省捉拿同案犯等事,另外共同写折奏报以外,所有微臣恭敬地接受圣旨训导,私心感激的心情,理当写奏折附带奏闻。臣谨此奏闻皇上知道。雍正朱笔批示:既然身为大臣,凡遇事都应抓“远大”二字,很多人都是因为抓小事而误了大事,要努力勉之。副都统海兰等奏折严刑逼供,已经是殃及无辜

编者按:海兰和王国栋将押解到长沙的犯人,依次审讯,采用重刑夹讯和到家搜查的办法,无甚大效果。但从中看出,涉及的不少人与曾静并不相识,说明此案已从单纯的投逆书案,转向文字狱方面扩展了。

【原文】

副都统臣海兰、湖南巡抚臣王国栋谨奏,

为报明拿获首恶日期,及讯过口供,仰乞睿鉴事。窃臣海兰于十月二十七日到长沙府城,同臣王国栋,遵旨密委长沙府知府孙元等,分路查拿逆犯曾静等。于十一月初八日,据岳州府知府尹士份、华容县知县赵念曾,解到谯中翼。该臣海兰、臣王国栋,即公同密讯。据谯中翼供,我年七十二岁,系华容县学文生。今岁因贫苦患病,考试不到除名。我入学二十八年,不入公门,不管闲事,平日只晓得读书教学,并不曾出外行走,不认得什么曾静、张熙。昨日忽然拿到这里,连一生积聚得几本书,都抄了来,不知什么缘故。那刘之珩,是安乡人,平日文字相知,曾替他做过一篇时文序是实,若不信,只求拿这些人来与我对质,再着两个人扮作我,叫曾静等认指,谁是谯中翼,我这冤就伸了等供。因取所搜书籍等项查,看并无与张熙等往来字迹,诗内止有题明太祖像一首。据供系前明华容县人黎禧永,号天山所作,并不是我做的等语。当查诗题,下确有天山二字,随将该犯发禁候质。

【译文】

副都统臣海兰、湖南巡抚臣王国栋谨奏,为报明拿获首犯日期,以及审讯出口供等情况,特请皇上明鉴事。臣海兰于十月二十七日到达长沙府城后,见到巡抚王国栋,即共同遵照皇上谕旨,委派了长沙知府孙元等人,分路查拿叛逆要犯曾静等人。于十一月初八日,由岳州府知府尹士份、华容县知县赵念曾,把犯人谯中翼押送到长沙。臣海兰和臣王国栋,便立即共同密审该犯。根据谯中翼供称:“我今年七十二岁,是华容县县学秀才,今年因为家贫又生病,考试时没有到,被县学除名。我进学当秀才二十八年,不进官府,不管闲事,平常只知道读书和在私塾教几个小孩子,并没有到外边行走过,也不认识什么曾静、张熙。昨天忽然被捉到这里,连一生聚集的几本书,都被抄了出来,不晓得什么缘故。那刘之珩,是安乡县人,平常与他是文字之交,曾经替他作过一篇八股文序言是事实,如果不信,只求拿这些人来和我对质,再让两个人扮作我,叫曾静等指认,谁是谯中翼,我这冤枉就可以申了。”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