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雍正上谕 一、我雍正是将遗诏的“十”改成“于”字而谋取皇位的吗?

[ 雍正皇帝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原文】

奉上谕:自古凶顽之徒,心怀悖逆,语涉诋诬者,史册所载,不可枚举。然如今日曾静此事之怪诞离奇,张为幻,实以古所未见,为人心之所共忿,国法之所断不可宽者。然朕往复思之,若伊讪谤之语,有一事之实,在朕有几微不可问心之处,则不但曾静当蓄不臣之心,即天下臣民,也应共怀离异之志;若所言字字皆虚,与朕躬毫不干涉,此不过如荒山穷谷之中,偶闻犬吠鸣而已,又安得谓之讪谤乎!上年此事初发之时,朕即坦然于怀,实无丝毫仇怒之意,笑而览之。此左右大臣皆深知之。嗣令侍郎杭奕禄、副都统海兰,前往湖南拘曾静到案,明白晓谕,逐事开导,动以天良,祛其迷惑。而伊始豁然醒悟,悔过感恩。其亲笔口供,不下数万言,皆本于良心之发见,而深恨从前之误听浮言,遂妄萌悖逆之念,甘蹈赤族之诛也。盖其分别华夷中外之见,则蔽锢陷溺于吕留良不臣之邪说;而其谤及朕躬者,则阿其那、塞思黑、允、允等之逆党奸徒,造作蜚语,布散传播,而伊误给以为实之所致。自上年至今,已将一载。朕留心体察,并令内外大臣各处根究,今日案内著邪书、造谤言之首恶俱已败露,确有证据,并不始于曾静者,尽明白矣。与朕初意毫无差谬。则曾静之误听,尚有可原之情,而无必不可宽之罪也。

据曾静供称,伊在湖南,有人传说:先帝欲将大统传于允,圣躬不豫时,降旨召允来京,其旨为隆科多所隐,先帝宾天之日,允不到,隆科多传旨遂立当今。其他诬谤之语,得之于从京发遣广西人犯之口者居多等语。又据曾静供出,传言之陈帝锡、陈象侯、何立忠之人,昨从湖南解送来京。朕令杭奕禄等讯问,此等诬谤之语,得自何人?陈帝锡等供称:路遇四人,似旗员举动,憩息邮亭,实为此语。其行装衣履是远行之客,有跟随担负行李之人,言中京师王府中来,往广东公干等语。查数年以来,从京发遣广西人犯,多系阿其那、塞思黑、允、允门下之太监等匪类,此辈听伊主之指使,到处捏造,肆行流布。

【译文】奉皇上旨意:自古以来,那些凶顽之人,心怀反叛之意,以言论诋毁朝廷,这种情况,史册上可以说很多。但是像今天曾静这件事的古怪离奇程度,是自古以来所罕见的。为人心之所共仇,国法也万万不能宽容的。但是我经过反复考虑,如果他所说的诽谤之言,有一件属实,那么对我个人来讲也值得有扪心自问之处,而曾静则不但应当有反叛之心,而且天下百姓也应该共怀离异之志,大家反对我,我无话可说;如果他的诬谤之词都不是事实,与我毫不相干,这样的话,那就不过是荒山穷谷之中,偶然听到几声兽叫禽鸣罢了,又怎么能说是讪谤呢?去年这个事情刚刚发生的时候,我的心情就十分坦然,没有一点忿怒之意,含笑而审阅这个案情。这是左右大臣都知道的。

后来令侍郎杭奕禄、副都统海兰,前往湖南把曾静缉拿归案,对他讲明道理,进行开导,以天良感动他,使他解除了迷惑。而他也开始豁然醒悟,痛悔过错。他的亲笔口供,不下数万言,看来都是出自他的良心发现,深恨自己从前误听谣言,而做出反叛的举动,因此他甘心受到严刑处置。大概他鄙视少数民族的观点,都是因为受了吕留良邪说的影响。他对我个人的诽谤诬蔑,完全是因阿其那、塞思黑、允、允等逆党奸徒作谣言到处传布后,他误信所致。

自从去年至今,已将近有一年时间,我留心体察,并且命令内外大臣到各处调查,追究原因。那种暗著邪书,造遥诽谤的首恶,都已经败露,确有证据,并不是从曾静开始的,这已经很明白了。与我一开始的判断一样。那么曾静的误听,还是有情可原的,而没有必要非治他的罪不可。根据曾静的供词中所言,他在湖南听有人传说:先帝本想将大位传给允,然而皇上生命垂危时,降旨通知允从边关回京,圣旨被隆科多所隐藏。先帝去逝之日,允不到,隆科多传旨就立了当今皇上。其它诬蔑诽谤的话,是从一些自京城发遣到广西的犯人口中得知的等等。又根据曾静的供词中讲到的传言之人陈帝锡、陈象侯、何立忠等,昨天从湖南把他们解送来京,我令杭奕禄等人讯问他们:这些诬谤谣言,从什么人那里听到的。

陈帝锡等供道:“在路上遇到四个人,好像是旗人的举动,在邮亭休息时说的话。他们的衣着打扮,是行远路的客人,另外还有几名跟随担行李的仆从,他们说从京师王府中来,往广东出差等等。经查,这几年以来,从京城发遣去广西的人犯,多属阿其那、塞思黑、允、允门下的太监等匪类。这些人听从他主子的指使,到处捏造,散布流言。

【原文】

现据广西巡抚金奏报,有造作逆语之凶犯数人,陆续解到。讯据逆贼耿精忠之孙耿六格供称,伊先充发在三姓地方时,于八宝家中,有太监于义、何玉柱向八宝女人谈论:圣祖皇帝原传十四阿哥允天下,皇上将“十”字改为“于”字。又云:圣祖皇帝在畅春园病重,皇上就进一碗人参汤,不知何如,圣祖皇帝就崩了驾。皇上就登了位。随将允调回囚禁。太后要见允,皇上大怒,太后于铁柱上撞死。皇上又把和妃及其他妃嫔,都留于宫中等语。又据达色供,有阿其那之太监马起云向伊说:皇上令塞思黑去见活佛,太后说:“何苦如此用心!”皇上不理,跑出来。太后甚怒,就撞死了。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