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卷之二十 少目医终开盲鬼目

[ 磊砢山房主人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能穷二酉之心,或被天神凿死;不识一丁之目,如将佛宝装成。求医于攻木之门,固知相悦以解;执鬼在饵金之舍,亦恐其伤实多。

万赤所炼六六冰炭之图,以子为炭,以午为冰。午位火神死,则有冰之用,失炭之体。张许所领万人,鼓勇进捣,戮四火神。辰戌丑未,俱为死土。万赤遭知古镜伤,挈朱旗行坎地遁。小武知万赤神兵不利,自引漓老、沫老、网山人、儳山人,以引伸遁甲兵来攻,计二万一千人,实则三千人也。围张许数层,张谓许曰:“尔我为国统帅,义不可辱,盍自决乎?”许曰:“昔吾与史都督为噩青气所俘,赖小军使策救。今虽力战,死晚矣。君可速去!”张复呼曰:“然则俱死耳,怀亮可独生耶?”忽矩儿飞入阵中曰:“斛斯贺兰两公,俱顿兵深谷中,命吾援两都督出。”张许从之,奋死力斗出,万人折其大半,才四千余兵耳。

张许见两公大哭曰:“王师略尽,吾二人不得复生。请死上公前;则朝廷知不为贼害也。”大詈:“蔡小武众僧之儿,元绪之裔,生不能戮汝。死必报焉。”掣佩剑各自刎。斛斯大惊悼,掘两大树根埋之。时神策兵尚六百余人,合滇粤兵刚半万,一时深入,黔饷不至,斛斯亟以为忧。矩儿进曰:“谷北小径,接沅陵大市,三县贾人所居,兵食可恃也。”斛斯叹曰:“无白镪安能易粟哉?”矩儿曰:“是又不难,出璜儿所携会子以献。”斛斯曰:“顷奉内廷谕,军中可用会子,即此物耶?然吾未敢信。”矩儿入大市,以会子籴米,贾人皆喜曰:“此王屋山下卜家会子也,安得至此乎?”珍重收之,自运粟至谷口,径不及三十里,兵遂宿饱。期明日,小武兵退去,斛斯命求张至,移营就食焉。

是夕,贺兰疾作,有老鸱四五叫谷口,声甚厉。木兰密语斛斯曰:“漳南郡公,前夜元神已出舍,现其形为巨豹,鬼车随之,恐不出三日,大星将陨矣。”斛斯泣曰:“若彼去,吾安得存?”因废食。惟日沃酒数十升,与求张矩儿,披《四灵图》以消愁日,待考终而已。至第三日,贺兰力疾起,持弓矢上冈头,望贼营遥射,誓曰:“观不能平黄苗而淹死于是,此箭不如一蒿,箭有灵者,为观著贼一人死。”引满发之,一苗目巡山,贯颊而毙。黄苗大惊,视其箭,知贺兰未亡也。小武谓万赤曰:“吾自引兵馘斛斯贵贺兰观之首,太附丞自擒唫钺江边敲镜之人。”万赤许诺。小武引轻兵劫汉营,适贺兰气绝,军中买□具甚小,几不容伟躯,斛斯号泣殓之。黄苗掩至,斛斯亦卧病不能起。璜儿投一握丝化为帐幄,置斛斯其中,如城郭坚不可犯。木兰呼鳞甲士百人,奋神力击黄苗,死者枕藉。矩儿飞一椎中小武头颈。小武引元武小旗护之,得不死。其漓老、沫老、网山人、儳山人,仍畏璜儿法物遁去。小武之引伸遁甲兵始败归,然汉兵半万,仅存者三千余人耳。璜儿收幄,视斛斯固奄然一息矣。

后三日夜半,有鼓吹起于空中者,木兰谓求张曰:“酒星将复躔次,其从者方来,人世殆不可挽留也。”斛斯闻言起坐,与求张诀,大笑呼三大斗,吸尽而逝,鼓吹声始寂然。军士以无□告,木兰曰:“斛斯公自有仙舆,非凡物所能载。”乃拔剑斫地咒曰:

仙蜕非真,玉棺非假。驱策斯来,咈咈使者。

山石裂处,一玉棺自下起,如有物挽扶者。刚置斛斯及其冠履,不失尺寸。求张曰:“有棺无盖奈何?”矩儿曰:“顶上有白云下垂,即棺盖也。”果一玉盖合棺上,旁更无缝。求张命军人舁归沅陵。木兰曰:“人间无埋玉棺地,天帝自怜之!遣六丁来取,军中不必多此一事也。”

及夜,复闻鼓吹声,天明失玉棺所在,其贺兰之□亦无踪。木兰曰:“贺兰亦天神,以其时尸解去。岂受世人葬送耶?”璜儿曰:“玛师等三人隐唫钺江中,想娄万赤必不忘情矣。盍觇之?”木兰曰:“要不免为累耳,我岂恝然乎?”于是求张自以三千馀人守谷中,待朝廷将帅。木兰及矩儿夫妇,至唫钺江边,不见一人。惟破道院中,缚一人于竿上,下有二鹤,俱毛羽脱落,病且不振者。木兰谓矩儿曰:“被缚者玛师也,病鹤则针砭二师也。然万赤之术神矣,我何能为?”璜儿曰:“解缚者问之,稍得其故亦可耳。”木兰投竹枝至竿上,化神蟒解缚。其人坠下,视之固知古也,但目瞬而无言。璜儿出玉针刺其脑,哽噎而后言曰:“知古死久矣,不谓复得相见。”三人讯所由,答曰:“我敲镜后,万赤坠地。已谓功可骤成,针、砭二师,谓万赤必不死,当复来报,授辟水法偕匿江底避之。凡一昼夜,忽为巨网所曳,殆取冰织丝为之,二师化鹤飞去。吾无计得脱,为万赤所擒,转敲吾镜,坠所化二鹤,又变污池为道院,悬吾于竿,掷病鹤于竿下,遣恶神守之,恐侦察将至矣。”

语毕,两怪鸟如电,瞥下院中,引吭长鸣。一火云飞至,中一人即万赤也。敲知古镜背。木兰三人俱坐地下,万赤持剑下切。木兰陡出盒中灵雀放之,啄其左目。万赤倒地,璜儿出白丝神绦缚之。矩儿夺还知古镜,木兰发霹雳击之,万赤化为凝冰,如重冻合。两怪鸟被击死,皆鸟首而人身。知古取镜向两病鹤微幌,鹤为二师言曰:“莫幌,复我相者待我师来。斯时则人化于物也。”矩儿自以椎奫冰,则凿空而身陷冰内。鹤为二师言曰:“此小军使应有之厄,员小夫人守之,郦真妃可往寿州求救于老师矣。”木兰以灵雀盒授璜儿曰:“以此防贼,虽冰炭相济为虐,妹勿忧也。”璜儿自与知古守陷冰之矩儿,及二师所化之病鹤。木兰骑竹枝过洞庭湖,小憩岳阳楼下。时已曛黑,有人褰其裳小语曰:“郦仲离盍拯我?”木兰就视不见,问曰:“汝何人?”答曰:“吾故解鱼也,记在显教岛中,曾荷提携之力。今游医之,目愈而后幽明两途,各利攸往也。否则以盲鬼累君矣。”木兰曰:“今与汝约,以明日遍访岳州城中,不得少目人,则携汝北行也。”鱼应曰:“诺。”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