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卷之十八 都毛子行阁上诸天

[ 磊砢山房主人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骨董何关性命,死争八百斛胡椒;毛锥便结因缘,生爱十三行法帖。试看当头紫阁,知中书伴食可羞;若论望眼青天,问军国平章何事。

梅与鱼、珠二子,不敢号救,互曳其手。甘为同穴之埋。倏已至地,摸索得一门户。仅容一身,前后连尻走,足疲气颓,地稍广,有天光漏入穴中。碑题古篆,得“玉井”二字,碑下置莲一瓣,状如船。三人隐隐叹息:“船小不能渡我,况莲瓣乎?”忽觉其身渐小,生两翼,化为蜻蜓,轻集于瓣,乃船自浮起,俨如大力负之趋者。顷刻已出井口,是山顶极峻险之所,别置小碣云:“唐昌黎伯韩愈恸哭于此。”俯身下视,恐怖过于坠井时。回顾莲船,不识飘向何地,内顾其身,迥非蜻蜓。且重浊不能举跬步。梅伏地匍匐,鱼珠从之。忽见东南数城郭,旌旄林立,似备兵者。谷中烟尘出没,若子美诗所谓“西山寇盗”者也。山头下一巨人,臂大钺几丈余,横劈山腰。三人所伏山石,平空飞起,耳畔惟闻风雨杂禋声,移时石不动,则已在高峰矣。出山入山,在梦言梦,赤帻数人前曰:“南岳帝奉敕察罪囚,岛囚亟避!”三人遥见绛节舒霞,火云烧瘴,有卤簿从西南来,遂转林后匿迹。石壁间朱书二十字,下注八字云:

雁回人不回,朱鸟啄黄能。一斛珠成泪,香余宝鼎灰。回雁峰上湘叟醉题。

复转松径,得一处如王者殿廷,实则大兰若也,有旁舍可入。三人潜身进窥,殿中一贵人,白面而红髯,气宇类文士然。羽林郎鹄立阶下,屏息不敢哗。殿中金貂烂然,亦似官分职。王者问:“囚册既成,能陈其名籍总数否?”一绿袍官唱曰:“乐般降汉,伪职兀左丞易万户曷都把,死囚三名。噩青气拒命,甥莽哒女萨妮伪青气被戮,中地雷死者一千四百四十九名,阵斩者三千一百二十一名,讯斩者七百八十四名,共五千三百五十四囚也。庆喜弄兵,蛮目苟承恩等九名,及蛮卒三十七名被斩,死难则有鲜于、季通等八名,汉卒强勇一名。季通已生天,郎应宿亦转轮,共四十三囚也。树犍煽乱,郭节度兵卒,战殁二百六十四名,野兕犯阵,汉兵死者三十二名,树犍死,还畜生道,共二百九十六囚也。青气再败,伊子萨剌,爱将摩潢、诃汉俱死,来宾被害,囚四名。鲜椰子逞妖,金大都督伤足死,山精死者一百四十口。妖众被诛者,四百九十名。金大都督得神棨,鲜及山精还畜生道,共四百九十囚也。艎逦列阵,大雕啄死将士七十二名。艎被戟刺死,还畜生道,共七十二囚也。鸠盘弧五魔之阵,鸠与三十六铅母,死巨刃,俱还饿鬼道,不成囚。乌蛮江毒龙父子三,付化生部,不置囚。又汉兵中黑苗瘴毒,死者一百三十二名,已转轮,不置囚。又庆喜等擒杀萑蛮一名,猡鬼三名,俱还畜生道,不成囚。又乐世治所擒男猓者狨,女猓矣狸,亦还饿鬼道,不成囚。又粤都督屈蚝殉节,交址卒三十名从死,蚝生天,三十人转轮,例不入囚数。甘总帅捣阵,男猓被斩者五十六名,生擒者三十名,共八十六囚也。智瞽所挈男猓善变化者三十六名,死阵前,付胎生部,不置囚。故滇王庄□鬼兵死者,二千三百八十七名,还□道,不置鬼囚。萑蛮二百人化牝鹿死,仍转轮为人,不置囚。伏桥渡口之萑蛮,为张许两都督诛斩者,二百三十一名,共二百三十一囚也。凡南岳界内所辖死囚,实计六千二百八十三名也。”王者诘曰:“斛斯侯有事东瓯,不无诛戮,其数不可稽欤?”一白袍官启曰:“须俟梅飒彩灭亡后,汇册呈报也。”梅怖甚,喉泣几出声。鱼掐其中指,珠暗曳之出,寻松径不见,回望则殿廷杳无,惟见严将军与刚上人,各小如幼孩,在树间嬉笑,谈交媾之乐。梅恍疑身在冥途矣,拉二子坐地。一小道士拊其背曰:“五岳之游毕,可以归息,连仙待之久矣。”乃偕起,随小道士行入大竹中,以手旁扪,遂梯竹节,延缘而上。小道士忽不见,其竹亦尽,三人已伫幄中。尾生裸体坐枕右,招三人共寝。梅叹息曰:“五岳归来,此身非复我有矣。”珠儿曰:“我不愿归,惟恐仙父盼我。”解鱼曰:“仙父今夕,方养活我。珠弟宜侍元帅,闻召乃来,是为弟不先兄也。”

梅自引珠卧,鱼捧尾生颐,笑而不欲入被。尾生曰:“鱼儿岂惧吾耶?”鱼昵声曰:“惧不敢也,爱亦不知。”尾生拥之卧,炊息如无,潜龙殊不可拔,鱼私谓珠言不信矣。顷之,觉有丝缕中贯者,凝神会之,气自外铄,情乃旁融,鱼之身,渐黏乎仙腹;仙之骨,将据乎鱼肠。俯仰自如,进退维谷,鱼若遗若忘,亦醉亦醒。时则尾真无尾,连则皆连,回身向抱,呼仙父皆断续之声,降心相从,玩鱼儿尽往来之态。尾生问曰:“儿甜乎?”鱼对曰:“父毒矣。”爰唤珠弟,闯然而来,珠遂夺柄。鱼让之,尾生接珠,而自与鱼耳语曰:“彼谑浪,吾挫折之。若湛汪之泽,以待善承之人耳。”鱼曰:“速遣之,儿不欲望梅矣。”尾生暗令珠儿去,径接鱼,始如鳞游之鵩鍊,继乃腹胀之膨沴。鱼亦倾筐倒箧,出性命偿之矣。尾生感其诚,虚与委蛇而后已。鱼问曰:“泽未下也,意有馀乎?”尾生曰:“志得意满,而喜心溢焉。吾所为泽,不似常人之败血泛滥也。”梅呼尾生曰:“先生之豢群儿也,形气之故,可得闻乎?”尾生曰:“纳气于顶,敛形在根,存想妍质,摩挲妙门,但息半谷,莫窥中原,俟彼肆志,与之销魂。”梅忻然曰:“谨受教矣。”珠吃吃笑曰:“一喷一醒,然再接再厉,乃何可当也。”鱼乞尾生步幄隅言,尾生携之起,鱼从容问曰:“儿托身于仙父,能令颜色常好,永奉父欢耶?”尾生曰:“吾授儿以养艾丸三十六枚,癸亥日服。一年后,永不改颜色也。”鱼曰:“儿蠢愚,不识仙父为天上之人乎?人间之人乎?”尾生曰:“人间之物也。”鱼骇曰:“在人为仙,在物为怪。且禽兽皆物,奈何自辱焉?”尾生曰:“人之仙难遇,物之怪易逢,儿叩我,我不忍欺。即物亦何伤乎?若禽兽之伦,不同群也,姑勿疑我。”鱼曰:“物之灵者无过于龙,父为龙而子为鱼,则有幸矣。”尾生曰:“儿鱼,我亦鱼也,但较大耳。”鱼曰:“父无腥闻之德,为鱼其孰信之?”尾生曰:“庄叟言化鹏之鲲,乃鱼之儿孙,寓言弥小弥大也。我之名齐于鲤,鲤或化龙,而我自为我,乃混浊不分之鲢耳。”鱼曰:“是何精修?而道行至此。且鲢也者,齐风仅比于鲂鳏,郭赋不先于鲮鲤,连行虽有相知之雅,出水初无久视之方,父道固高,儿何能践形惟肖矣?”尾生曰:“昔洪水为虐,泽国徙高陵,庸氏第以大首遭烹,方家姻以扁身致醢,我杂处其间,涵育无患,藉龙蛇之力,窜入羽渊,伯鲧之化黄熊,食渊鱼且尽,我悲夫子孙之无遗类也。暴鳍扬□,以与彼战,彼乃为汨陈五行之阵以困我,我因水漫土上,转入土避之,土下逢木,质为木坏,木下逢金,气借金敛。金下逢火,精神从火返。适尾宿下世,扶其精气神而收畜之,炼他人为质,以为子嗣。故名曰‘连尾生’也。夏商之代历鬼劫,秦汉之时历仙劫,俱不能坏我炼质。张匜山人出,从之学幻术,数合傅今元帅,而不保其有终,儿幸秘之矣。”鱼曰:“然则父之物,胜于人之仙也。闻汉营仙士孔多,能无意外之虞否?”尾生曰:“五行中惟不利于木,我戴水而不能生,履金而不能克,客木犹不惧也,主木至则遁耳。”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