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卷之十五 求博士恭献四灵图

[ 磊砢山房主人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求仲门中,岂宜执戚而舞;成连海上,无乃有丝即弹。识夫麟为灵,何其相谑;忧彼凤不至,聊以自娱。

斛斯贵在鸡笼城,盼兵船不至,请桑从事占之。烛生曰:“吾临行时,曾共甘使君观第一图。其词云:

海丁沸,糖蟹死戊已。黄无衣,赤无首,兰臭解鲍腥,鱼子多收十万斛。

闻起衅者,为包家港之老渔户,其子虽多,收之者侯也。何患不集勋乎?且兰臭微映天女,名若待之而解矣。”贵曰:“先生既得知微,此事宜能发覆。”烛生曰:“如可一言以蔽,何难数策无遗,其妙者口可宣,其元者神当嘿也。”忽巡官以急递文进,贵阅之,乃李节使及余抚军手书云:

舜佐述祖奉白:比以天子明威,百神全力,粮储在前,将士在后,咸集于泉,某日夜配渡,约某时刻可达岛城矣。女将木兰,送神船入地,领舟师赴援。此天帝以畀国家者,何幸遭侯之物色而延致之。逆番不足平,而三城不难复矣,敢以贺。

侯大喜,谓烛生曰:“向无天女,费文武臣无数心力,而不克如其谨严,竭山泽民无限脂膏,而不克如其暇豫,于古有诸乎?”烛生对曰:“今天下承平日久,于调兵征饷之制,既不屑沿旧法,又不及定新规。仓卒之时,虽萧相国不能挽储,淮阴侯不能为将,天女不得已而载兵渡饷,凌风驾云,神而不宜于人,变而不底于正,微独依古未之前闻,且亦不可传信后人,滋之惑也。”言未已,木兰入谒,侯拜谢之。桑从事亦前慰劳。木兰曰:“贼中起事之株,岛内流言之柄,殷忧何疾,急治何方。愿得其详,以图所向。”侯乃喟然曰:“始吾疾驰来斯,犹迷罔也。余中丞尝言之:五年以前,有苦木澳副守檀岂凡者,以出验斗死皮骨,为番奴所戕,攫其首供家鬼。守将亟捕之,众番大恐,求计于驾绘船之老渔户严多稼。严私合其党千人,持军械出拒,时此邦郊圻吏,姑息养奸,模糊定狱,诱不应死者数人戮之。闻于朝,以为能事。自此凶番益无忌,其懦者畏无罪诛,咙然从之,叛志如城,叛形视掌矣,此起事之株也。初,咍鉏岛富民梅飒彩,蔗田千亩,挹浆为霜,白清红浊,厥肆名糖。梅之役徒,多狎锋□,轻性命者,番俗尚格斗,千百人对垒,虽力尽死,各靡悔焉。其长按之,各以饼钱,购愚者代抵罪,长曲从之。争以贿谢,有成名宿者,贤长也。绝诸贿行,理代抵之狱,民谓长矫廉正,不便风俗,窃腹诽云,适梅之徒数人当系治,成君责隶捕之急。梅以罪者献,乃置死囚狱。于是凶番益汹惧,吁严以请于梅,愿率众劫囚。梅不可,严胁以刃,始唯唯,以诸不逞围岛城。声言成君好官,而胥吏弄权,幕士作慝,家奴流毒,盍讨之。清官侧之恶,成君死守逾月,以外援缓,城陷殉之。贼势遂披猖,此流言之柄也。尔时所忧之疾,两武臣不用命,万乡勇无取裁,贼酋之伪檄,结十三国之岛夷;贼党之奸谋,伏千百艘之海鬼,有此四疾,将何以瘳,所求之方,信赏必罚。远交近攻,则又何症之不治耶。”木兰拱手曰:“侯之虑贼情也,燎如观火;讲戎务也,沛若决河。仲离有以藉手,帝震无或殚心矣!”于是以侯命,召水陆大帅,来谒者广都督册,赫都督谟也。广,闽人,治水师;赫,晋人,镇陆路。侯厉声诘广曰:“群纲岛失事,尔何故拥重兵不救?”册辩曰:“某世守闽土,宁或忘海隅,由岛长失政,城中卒听民为乱,一夕屠其家,职赴救时,岛众牪附,据险发矢石矣,实无能为力。”木兰责曰:“城中卒皆尔所部,敢与民为不轨,向之教诲约束安在哉?”挥左右缚册,侯命囚之,奏请处治。赫谟色变身战,跪而谢曰:“显教岛之战,败职洵有罪矣。虽然,乡勇通贼,前徒倒戈,不能禁其不败也!乞原之!”侯勃然怒曰:“谁之偏裨,募此乡勇为贼,募贼以丧师,不诛何待?”命木兰取上方剑,谟大呼曰:“国典,无贵臣自戮大帅故事,即不当释,就于理官,待罪可也。册之厚而谟之薄,侯诚何心哉?”木兰叱曰:“册之先,有归命大勋,赦三罪勿杀。故请中旨,遵宥典也;尔起自行间,官赏咸懋,建牙海上,国恩无万一之酬,复以阃外才难,载锡高位,乃师于初总,而气沮前茅。戎威大挫,显戮犹恐后耳。援册求免,恶知拟不于伦矣。”臂上方剑,引出斩之,呈其首,各省赴调将士,俱相顾色死,齿牙作斗声。烛生私谓侯曰:“图中之言验哉,广赫两都督,所谓黄无衣,赤无首也。”侯愕然曰:“死生定数,人何能为。”鹢日驰奏云:

臣贵言,臣伏见□□城,守而后陷,其文武臣若成名宿等。诚有陷城之罪,非无死事之忠,似足相抵也。群纲城激变致陷,文臣师桑,死不足掩罪,宜籍其家实军饷,昭炯戒焉。武臣广册,法应坐辟,核其先代,有援郝勋。臣夺其符印,拘囚之,请敕廷议,显教城可不破,由武臣赫谟,以乡勇为前军。通贼反攻,王师败绩,城遂陷,文臣危后安死之,无罪可悯。似宜邀天仁,诏所司议恤也。谟纵兵叛乱,法不可缓死,臣请上方剑刑之,擅杀之咎,臣昧死不敢避。闽抚余述祖,儒者多智略,请敕渡海来,与臣商酌进剿事宜,臣幸甚,师中幸甚。使者赍奏去,即札遗余君,来岛议事。木兰自请护抚军,侯从之。飞桨达泉州,余君方与李节使话:“近日神策兵二千,随海西侯贺兰观,助斛斯侯战,须配赶绘船四十,某自送之至鸡笼也。”木兰偕侯使,以书启余君,李节使叹曰:“天女此来,不独护抚军,兼护海西侯神策兵矣。师行利便,天眷圣明也。惟予以只手经略泉门,终鲜良朋,将成独立,公等成功之日,老夫授命之期矣,悲哉。”余君与木兰,俱恻恻不能对。第三日,贺兰侯以神策兵至,李节使促余君送渡,相与作别登舟,贺兰曰:“某尝征西蕃,堕黑水中,三昼夜不能出。闻空中语曰,犍儿速救上公,旋有两牛,共负之以登岸,洪涛多令人弱,思之犹闷于心,兹大海浩牱,设有不虞,何处觅犍儿也?”余君曰:“勿忧,即有惊怖,天神相之,皆坦易耳。”贺兰问其故,余君指木兰以对。绘船四十,已出洋矣。前哨船反报曰:“有十舟将溺,似为人暗穿凿者。”木兰曰:“斛斯侯曾有贼谋伏海鬼之说,吾此来,正堤防其失也。番奴竟敢尔乎?”遣三板小□,救十舟被溺之兵,自吐水晶丸二,投海中,如梭之掷,如弹之飞。须臾,海水见血腥,其头颈四悬于桅首,若号令然。余君以手加额,贺兰叹息曰:“微天神之力,吾辈及二千人,为大鱼餐矣。不知所吐丸,何异传也。”木兰曰:“初非有异,要自不同,前人所炼剑□耳。海鬼匿阴壑,凡兵刃不得而加之,此丸惟宜济此际此时之险,他仍无所用之矣。”舟中皆呼万岁,木兰以鼻息呼风,即抵港岸。计神策兵遭溺死者,将三百人。贺兰洒泪曰:“好儿,不死于番僧之碉楼,而死于海鬼之椎凿。长风巨浪,惊魂何日还帝乡乎?”余君亦为之惨戚。至军门,斛斯侯出迓,谓贺兰曰:“谋短力绵,天遣海西相助,贵何患耶?”贺兰答曰:“当今折冲之任,不过数人,朝廷谓吾勇,吾恃君福耳。”余君曰:“侯不来召,仆固愿有所陈。”出十三国呈送之伪檄观之,二侯俱以剑斫案,各裂其半,檄词云: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