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卷之十三 山中敝帚添丁

[ 磊砢山房主人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取资细竹,谁云扫去非愁瞽得意空林,我信持来是偈。彼多求于精舍,魅岂守雌瞽或勿弃其敝衣,僧将遗卵。

针师曰:“前为妖人之剑,害形而不能死气。今则物母之玄,息气而后能生神,无戚戚耳。”四女皆出视,针师曰:“哭之尽哀,所以发使君之病也。”庆喜先恸,三女继其声,每日一临其卧榻。至四日,针师复以金弹照腹中,鬼臂小如趾,有玉盂承之,视足底所传蜡丸,殆已化尽矣。第六日,甘君腹如雷鸣,即复苏。揽衣起,针师贺曰:“始将炼铁于膊及胫也,乃熔入于胆,从此金邪不能侵,木官大可用也。”化醇问曰:“师初见据腹为鬼臂,又言臂为足趾,则已无铁之形,兹而仍炼铁也。所谓臂与趾其安在哉?”针师曰:“副参精于析理,此亦易明。铁丸为堧哑喻所安之心,鬼臂则其所借之身,足趾又臂之借也。杀人之心,不能常安,始假于为鬼之身,一再借而身既灰,心亦槁焉。吾乃扬其灰而又润其槁。为鬼之身,与命俱舍瞽杀人之心,与性俱存矣。炼铁者炼堧之心,复使君之性也。若鬼臂及臂所化之足趾,如以器用物乞与人者,闻其室易主,固将去之。”化醇了悟,始曰:“斯炼也,殆大《易》所谓‘成性存存,道义之门’乎?”

甘君命越明进,问矩儿婚黄苗之状。越明对曰:“使君信至,以告于杜进士,与慕炜言媒,而员小军使,始入蚺苗门为赘婿,其主名璜儿,日夕,导小军使为婚媾,小军使方卧,则以员夫人所与剩锦隔其衾,卒不能媾,蚺苗之择婿,以无子也。婿不与女合,又逐小军使于外,而自养一子,年及冠矣。此子好淫过其父,好杀过其母,杜学士劝蚺苗废之而不可,此子始教萑蛮为阵,杜进士慕炜为此子所疏,将乘间以小军使逃归也。”甘君曰:“然则蚺吼易平,而其养子难治矣。”越明曰:“此子前生,苗中皆以为不凡也。针师亦知之乎?”针师曰:“自吾观之,荒诞极矣。”甘君问之。答曰:“今黑苗所据之乌蛮江边,有寺曰广慧,阿育王所置塔处,其禅师所居丈室,长丛竹几百个,秋山落叶时,竹中闻婴儿声。禅师曰:‘此君将化矣,尽芟之。’以其光明者缚为帚,得三百六十节,具人身之数,禅师寂后,帚常置丈室中,有僧以静夜过者,每为所魅,变少女而□狎焉。凡被污之僧,前后相继病且死矣。其师忧之,于出定夜,携锡往视,则数僧与一女合其欢,大叱之,女不见而僧各丧精也。此帚怪逃之岩下,精气凝结,其腹遂庞,厥有娠而生子。携以行乞,为火神所焚。帚怪既绝。其子转徙唫,江,投噩青气,求为子。噩曰:‘吾子已死,吾祖宗不歆非种之祀。’斥之。遂去盘江,逢故竹王之师,授以遁甲变化之术,知蚺苗无子,乃为之假子而席其基。虽幺幺小酋,亦足为王师之梗也。”季孙曰:“黄苗之事,吾一军当之。张许之备红苗,有砭师玛师天女协助。惟黑苗最弱,而斛斯侯以待粤滇之援兵,不檄召我师者,拘于分兵之见也。于使君何尝不望岁乎?夫贵臣总师,而苗人罔有忌惮,闻尝以书索战矣。辞意傲慢,侯之左右,殊不能平,侯虽遣尔雅幕僚,以如雷如霆之声,夺为鬼为蜮之胆,然笔舌征诛,苗人所不惧也。且闻者不以为喝当头之棒,而不啻盗掩耳之铃,兴师薄伐之谓何?而逍遥至此。朝廷即不致责,卫社稷者耻之,使君宜以疾愈相谢为说,简锐卒而直图黑苗。侯见芸田之人,必不讥其越畔,闻为粥之食,亦不责以嗟来也。”甘君曰:“正参之论,关乎国是,吾敢避嫌乎?”自选二百人,以常越沙明,持三日粮去。至大营,侯喜不自胜,迎见曰:“公愈矣,何其速也。”甘君曰:“鼎未即死,良不敢以郙艅未殄,贻国家之忧,为我侯之疾。请自率所部,进击乌蛮,灭此朝食,非同于大言之夸耳。”侯曰:“公之忠勇,禁掖所传,吾坐而观成,以俟庸庸之福。应无虑知己相笑矣。”甘君遂前,侯亦为后队以进。

郙苗闻汉兵来攻,以千余蛮出战,呼曰:“甘鼎一人来,吾当力擒之,为鸠妃报复,”常越沙明,俱善步战。突入乌蛮阵中,所向莫能御,蛮败走江岸,多窜入水者,欲以诱敌也。越明大笑曰:“水上生活,曾不闻甲子城中大小溜耶?”臂两刀跃入江内,群蛮张野藤网待之,两人落网。刀不能割藤丝,为群蛮所曳。凡数里登岸,出诸网而施缚焉。两人骂曰:“蛮奴便斫耶如鱼鳞耶,尚不禁痒,束缚何为哉?”群蛮答曰:“未有大王命,安得便作鱼脍?但既已成擒,看尔大小溜溜得去否?”

两人缚于营门,见郙左肩带一箭驰入,吼曰:“微吾化身,几死于甘鼎之手矣。然贯矢虽不深,有力亦未易拔,若之何?”检点败苗,存者三百余耳。众以越明献,大骂:“速杀我。”郙曰:“杀亦有时,速则未必如愿。”因大笑。箭镞甚作恶,命蛮儿之健者,以力拔。凡十余人皆不济。郙怒,命鞭之,蛮呼曰:“我力不及箭,箭力不及大王之肩,鞭我亦应鞭箭,置两汉囚而不一试,乃威及爪士也哉!”郙笑曰:“嫁鞭于汉囚,渠亦巧矣。呼释两人,如不能拔箭者,即碎切其体。”沙明曰:“我先拔,生则俱生耳。”常越曰:“但恐拔矣,转相率而死。”沙明曰:“固也,尔我即死,当不在人先。”谓郙曰:“箭不出则尔生我死,箭一出则尔死我生,此盟不可负也。”郙曰:“我惧死,是以拔箭。终不拔,我又安得生?若尔要言,将死我以求生,何其愚也。我苟死,亦乌能禁尔之生乎?”以手按柱,示以左肩。明奋死力呼曰:“汉家羽箭,主将发之,遣其下收之,以戮苗丑,敢勿□哉!”其箭由胛骨中迸出,作裂石声,血喷明面目。郙大叫便绝。明急掣郙所佩剑,越疑其自刎也,呼曰:“弟当待我,亦夺蛮手中刀。”明答曰:“兄宁杀贼以死,弟不敢先自杀也。”群蛮以械四面猬集,两人斗且走,力尽将不可支,大呼曰:“真可以死矣!”举刀剑欲共刎。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