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卷之九 麻犵狫厕上弄筵

[ 磊砢山房主人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蜚声在棘樊之下,遂有谗人;托迹于藩溷之间,非无热客。肆筵逐臭,传羊头羊胃之谣;涤器闻腥,变鬼躁鬼幽之相。

其人自言从欧逻巴来,名唎哑喻,少与娄万赤同师,仍师事万赤,闻砭先生针道人以李长脚荐入汉营,借震地炼霹雳烁金石图,欲得二师以报娄也。噩为设牛羊鹿豕之宴。哑喻出一铜管,插群肉内吸之立尽。般问曰:“是何术也?”答曰:“吾铜管与鹅笼生铜盘,俱仙构也,铜盘能幻诸相,铜管能收众腥,皆非世人与知。”噩请曰:“若牲畜之属,能生吸其血肉否?”答曰:“何为不可!”噩呼蛮奴以犛牛进。哑喻拈管直插牛背,仍吸以口,头角四蹄俱化为乌有,承瓘炜作谐语曰:“若吸将士之肉,可胜食乎?”噩命取将刑者一人试其管。哑喻袖出一物如狸大,吸管中,其人毛发皆化尽,其物潜归袖中不复见。众曰:“系何神物?”答曰:“食人兽也,嗜人肉,如人之嗜羊豕肉,饱则入吾皮膜间隐之。”众大骇,犷儿私告女曰:“彼乃吾师之魔,总师之孽,阿母盍以计使大王疏之?”女含嚬久,始曰:“佳儿启予,殆不外钓鳌之饵矣。”犷儿称善,然噩即日已拜唎哑喻国师,如玛知古入营之礼,遣来宾请汉营,请砭针二师与唎国师斗术。两军将卒,俱临阵门,不得混战。砭先生谓针道人曰:“昔吾师有云:见利不利,须借鬼臂。此姓殊触忌讳。”针道人曰:“亦记李真人言,熔金炼石,惟畏青天霹雳,今噩青气之伪国师,恐其人也。盍少避乎?”矩儿谏曰:“吾师不出,如时数何?”二师皆悚敬,噩军中拥唎国师出,呼二师曰:“道术之家,不用金刃,请观一图,惧者自缚待命。”二师曰:“宁图开而为得臣之寓目,岂面缚而若郑伯之牵羊。”唎师以手指地,倏现一台,凌虚会景。独登其上,展出一图,凡画卦者三,乃豫解恒也。木兰在阵前呼曰:“二师慎之,震宫三雷首卦,皆中含秘奥,消灭化机,屏勿视则无失。”二师皆瞑目。唎曰:“即不敢视,试答象辞。”砭师曰:“何卦?”闻空中有声曰:《豫》。砭师辄答曰:“雷出地奋。”声甫毕,疾雷上轰,地下裂,有小雷子起击二师,两踝各著针孔,砭师化石人,针师化金人,长俱丈六,以巨手击小雷子,并飞去空中。又有声曰:《解》。针师答曰:“雷雨作!”震惊连数百里,雨从四方来,著体如利镞。砭师化砾石,针师化沙金。质琐细,故反不能损。空中又喝曰:《恒》。唎应曰:“雷风!”风吹尘填海,遍六合作雷鼓。二师告疲,不复冲举变化。又闻喝曰:“坎宫之丰。”唎曰:“雷电皆至,掣火如电!”交于二师胸。惟默定神志,光闪而胆不张。又闻喝曰:“坤宫之大壮。”唎曰:“雷在天上!”二师为雷所吸,上腾云霄,诵旋乾转坤咒,以头置地,乃倒悬天上。又喝曰:“兑宫之小过!”唎曰:“山上有雷!”忽大震一声,二师之身,已堕高岭,为飞鸟所啄,砭师耳既缺如,针师目亦灾若。又喝曰:“兑宫之归妹。”唎曰:“泽上有雷!”稽天巨浸,汩二师为沤,或探首于水上,则雷锥伺而下凿。二师相与浩叹曰:“元中之理,闻教亦复有年,究竟水何能濡,火何能。然腰以下将无坚固体矣,何颜见总帅耶。”因各视其下体,皆露鳞介形,运智慧遁去。

唎设施已尽,不见二师,笑曰:“虽不成擒,而金石形骸,已消烁也。”噩青气在阵门呼魔妗曰:“投汉可如意否?”魔妗曰:“宁乞硕儒埋骨,肯随妖女画眉乎?”木兰亦谓庆喜曰:“蒙以紫绡帕见还,未曾相谢,无颜乞降二语,我心伤之。”女答曰:“白罗巾之功,亦足以报汉矣。天女岂多求乎?”木兰指天而不言。乐般呼司马季孙明化醇暨烛生为文士语,苗人皆未之能解也。矩儿谓犷儿曰:“两小弟兄,不争功而争过,近日我无过,奈何?”犷儿曰:“弟所为之事,将以过而求功,然画虎而为狗,正自可虞。兄行坦途,绰乎自裕。若弟父子所值,疑谤之际也。脱事不成,求谅于天下后世则难矣。”有间,唎师大呼曰:“砭针皆逃,阵可收也。”于是两军各退,总帅谓矩儿曰:“儿不舍合迫二师使罹于害。”矩儿曰:“王者之师,何能不败?上仙之气,未可常伸。二师来我营中,正求斯困,困极当复亨,然唎哑喻无能为。彼中久亦自变,儿闻诸犷儿隐语也。”

总帅命常越沙明邬郁三人,入来宾营觇之。噩感唎师之道法,累告于中宫,女亦请曰:“国师真异人,儿愿卷帘见。”噩曰:“何伤乎?”命侍从迎唎师入内,见王夫人。女冶容以惑之。唎师常所见鬼婆,不免有蜃蛤气,又洋人多淫,虽登山炼道,而毒龙未制,辄燔烧其身,见女绝色,殆不能自持。女更轩豁呈露,夺之魄而摇其精,谓曰:“国师来辅大王,国人皆愿以身报,宫中箕帚之徒,实以瞻仰德容,周旋道气为快,请居女弟子之列,有可以益于身命者,幸勿吝心传,勉以力赴。”唎师稽首对曰:“天门箫鼓,迎公主以诞生;地轴烽烟,启夫人之厘降。仙无比艳,物熟争妍;将息影以欺花,每凝妆而妒玉。乃贤不忘亲,聆谈空于海外;贵而能下,俾奏雅于房中。身为丹鼎之道流,心忝绛帷之师事。从此钻研月窟,思则能通;及乎阖辟元关,印无不合。”

女知其心荡词淫,令侍女捧毡席行北面拜。唎师亲扶女手,女亦故诡随焉。唎师逡巡始出。女及三日,必请国师论道。唎师更鹘突,或卜其夜。噩固疑之,犷儿进言曰:“阿父之重唎师,以其道耶?以其德耶?”噩曰:“德未可知,道有可观也。”犷儿曰:“儿闻阿母之词曰:“乞大王命内侍,不得以夕引国师见,其故何欤?”噩曰:“吾直谓汝母招之来,隐忍不发声耳!苟唎师自至,则内侍固宜拒绝矣。”犷儿请曰:“阿父但诘侍女,则阿母之苦衷得白,外人三浮议可消也。”噩呼侍女问,长跪言曰:“前夜大王幸后院,国师自诣公主室,谈炉鼎事,公主厌矣。国师前席纷陈,公主辞以倦,命婢等牵国师出。自是涕泣一日,大王盍叩诸?”噩径至女所问曰:“迩日谈道,有所进境否?”女敛容对曰:“儿误托门墙,隐忧攘窃,其术不足重,其心不可言也。一念痴来,初欲因之凤举;三生厄至,几将导以鹑奔。彼待儿者何如?儿恐王之不耐矣。”噩大忿曰:“自非公主安贞,鲜不为大襁褓也,将告尔兄弟以词逐之。”女曰:“域外人最叵测,夫安知不触彼之怒,以秘术害吾军士,要无形迹也。”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