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卷之八 点金道人遭围

[ 磊砢山房主人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存萧老公之心,惟愿买金同土价;乞耿先生之爪,可能烧雪作银堆。饥则噬人,不谓烟霞遭劫;死而埋我,方知荼火解围。

牛心向道列前龟三学士,皆悲惨不胜,竟日废饮食。檀心秀才曰:“年上下于我者,俄顷已为陈人。吾生吾死,何去何从?当不欲更置一解。若借主之爱,放之还山,存琐尾之衣冠,访乱离之井邑;生求父兄之窜迹,死博庠序之明。全名教而割恩私,乃生平无告之怀,今而不敢终隐者也。”女叹息曰:“秀才非福相,忠孝清名,能弋取者,皆有天幸,存是心而不为人知。且为世病者何尽?既为我言之,我何不遂汝志。三日后,遣健目送归耳。”檀生跪谢。三学士言曰:“仆等生归无以读象魏之书,死魄不敢依高曾之垄;播儒林而闻者塞耳,披家乘而见者椎心。盖平林新市,非晦迹之区;洞户曲房,非奉身之所。待死则朝斯夕斯,求生则出尔反尔。我之怀矣,天实为之。只合沉沦,无所进止。”女曰:“学士等身羁异域,兴比骚人,啼鸟衔冤,潜灵动色。儿何辞之不达,而何意之不先。第以脱离烦恼,未有乐郊;宛转风尘,聊同幻境。以后事之变迁,为前因之融释。一日之歌以当哭,百年之恩亦成仇。俱覆载之所必容,而神之莫能测者矣。”三学士亦感悟。杜承瓘呈所为诔词草,女执之而泣曰:

维年月日,喜与戎幕诸君,痛我季通等四人之无妄以死,死而不能令生者不悲也。鲜于季通,秦中士,将就食南越故人官舍,来诣山中,即订生死约。视其身,如寄居之蠡:视其所知;若亲近之鸥。其于戎兵之成败利钝,及身世之忧悲愉快,皆廓而空之,不以夺夫诗筒酒盏之兴,古者任达流也。以陷阵被执,白刃之临,迎以头颈,卒不死,遣人迎归,见即以死誓,幕士阻劝,殊不可,即自刎于台前。同刎者为来凤郎应宿,邑诸生,入幕数日,愿为鲜于弟子,相期见危授命。慕烈士之风,同邑生到胜之寻声,以瘵疾革,见两君之激,一恸遽绝,呜呼痛哉。诔曰:文人慧业,烈士壮心。竹箭渭川,杨柳汉阴;来止岩阿,友予瑟琴。后来之秀,白马青衿。在巢,惠风满林。何图达者,弃我如屣。猿鹤将化,几先君子。以身捍患,一蹶不起。可赎百人,归而请死。鬼道悠悠,如还朝市。亦有婉娈,以膏焚兰。委形薤露,并命摧残。卒哭乃亡,庶无烦冤。于喁前后,侠骨未寒。孰与荐之,赋楼同官。悯此良人,音容如昔。留贻数字,感忆千夕。至空山,半摧瑶席。玉棺四埋,我心裂石。呕肝凝血,畴问青碧。

哭奠毕,女与三学士一秀才营四人兆,禁牛羊采樵焉。有蛮目告急曰:“我军自与汉将斗,粮道断绝,来凤守将,又清野无所掠。旬余,散亡者无虚日,奈何?”女曰:“吾前岁循东山麓,见大冢旁新葬十余处,墓门无碑,且不封殖,非死人材也。其次皿之财乎?发之当可充饷。”适强勇以其徒力胜者二十人,共前十人进谒。女命之掘伪棺,三十人齐奋勇曰:“穿穴之技,不敢让于诸蛮。其贿也,可以报命;其尸也,将毋不祥。”女曰:“蝼蚁之穴,不足以辱熊罴,用壮而往,取精必多。”于是掘十余处,果皆盗藏。盖乡勇之黠者,借搜山以括民财。多川中兵火前物,不立伪碑封树者,托于贫家之乱冢,无利其殉饰者也。尽舁归帐中,女命贩米来者益其直,担负交于途,粮以不竭,士散去者复还。且招来就食之徒,兵气大振。李节使来觇者,以状还告,大军忧之。有两山人来诣,叩之。为砭先生,善点石,针道人,善点金,出甘总书云:

淫孽未殄,天将曲我师而老之。鼎不克分身来视,然心脉如缕。息行数十里,非独恐惧之深,实以兵贵一心,将需群力,持其要,不整亦可以济。失其衡,多谋而卒无成。殆以神运机,而不徒以事就律者欤。噩青气忍与相抗,固知其与两路贼同乱。但能蹙之使合,虞人省括,可谈笑而收大功,顾天时人事,未可悬测。兹砭针两师,以灭火真人之契,相机来助军事者。望阁下虚怀盛节,以咨访之,于我师必有冀幸。

季孙拱手问两师云:“点石点金之说,可得闻乎?”砭先生曰:“吾点石则成金,吾友点金则成铁。南行遇李长脚,故人也。彼知甘总帅分兵四出,属吾两散人,与军旅之事。甘君请来助师,不识蛮女善战者耶?善守者耶?”李节使曰:“战未能胜王师也,而亦不退;守未能图卒岁也,而亦不奔。屡歼其精锐,而兵日益增,曾断其转输,而粮日有继。近日获金于空棺,以济兵食,似乎天道之富淫人矣。”针道人曰:“是不难,吾自去点化,恐我师乏食,则非砭君不能救也。”于是针道人飘然至蛮女营外,谓其众曰:“无纪之师,破可立待,惜以万人之命,倾于一女之筐,悲也,怨也。”众止之。以告女曰:“有咒吾军不利者,请治之。”女命牵进,针道人启手问讯。女答礼,延坐致询曰:“山中士,何以训示戎行?时与骓之利逝,诚不敢知也。”针道人曰:“偶观于军门,云色黯惨,为金银之败气凝结者,主军中阃士死亡,主将得下体疚,亟宜弃此朽物,别畅生机,内调阴阳,以伺敌畔。”女敛容谢曰:“师殆神人,曩者掘地得金,略诩天授,兵聚糗足,有攸赖焉。乃近日重臣既亡,健儿多病,已亦煎熬于心,淫液于肾,岂是物为累耶?”针道人曰:“如以吾言为不谬,请拭目以观其贿,而息心以验其邪。”女命以盗藏示。针道人大骇曰:“是鬼债也!其滞魂不散,乃召灾;其发藏之徒,必皆卧疾。且质已变矣。外似白金,中为黑铁,试抉其幻,必离其真。”出水色神豆升余,咒而撒之,蛮众大呼“铁也,非银也。”女愕然曰:“吾始知棺物之无用已久也,不弃之,且为汉营所讪笑。”针道人曰:“请仍置于冢,以散幽滞,军无戾气,始迓天和。”女从之,命张宴,请治强勇等三十一人之疾,针道人汲水盈盎,书一朱符烧之,遍饮三十一人。历二时并起,又谓三学士一秀才,胸有沉痼,非药物无以起废,乃各给一丹。女拜求所疗,出珠丸一,使吞之。顷刻皆有起色,即辞去。女固留之不可曰:“云水之性,不劳羁绁,但好为之,倘事有蹉跌,红苗主可相托也。”女再拜送之。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