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卷之四 争锦缎织女秘三绝

[ 磊砢山房主人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众人苟得,笔将怒以生花;贤士无名,心每劳于织锦。马氏五长之誉,俗子必争;吴宫三绝之能,天孙何有?

遂抵滹沱河,西风大作,三日不得渡。中夜,展枕中第,图观之,云:

由房及女过滹沱,奔鹿逢君,入井逃信。帝王州,故人愁,将军能文,稚子好武。

甘君命取历书阅毕,谓二仆曰:“须再滞四日可渡矣。”盖是日历宿及尾,距房已二日,及女乃第四日也。二仆未信,果大风随息随起。至女日乃渡,入获鹿县。大雨,一昼夜平地水三尺。甘君兀坐行馆。第二日三更,雨歇月明,二仆倦卧。甘君独步前庭,见持刺者来云:“赵成安君过语。”甘君迎出,其人若缁流,气体英猛,微有惨色。相揖后,就庭中石床并坐。甘君问曰:“君前立赵帜者乎?”曰:“然,渧水之败,余乃兵解,君于赵先世著伟烈焉。余幼时曾于代貉间识君矣。”甘君曰:“鄙人说前生事,诚云梦梦,君曾识我,我安能自识耶!”其人云:“君故赵将李牧也。难后,与赵高同师,而高以兵解之后,得第三尘,为兽仙入海西。君耻其居之卑,转婆罗门,修烦恼行,时又与余同一导师也。余有鉴于刎颈之交,无出世想。迩者,除菩萨之眉,低犹多事;抉金刚之目,弩竟无由;视智勇之场,仅如粪土。自谓空禅之性,不复几希。然君屡树勋猷,业已循英杰之途,登圣贤之岸矣。儒之道,充实光辉,非徒冥悟,亦自知其无以尚之。”甘君曰:“某未能技也,安敢言道?”其人曰:“由道而技则易,周秦以来,力学者皆能之,由技而道则难,其在轩辕之世、伊耆氏之朝乎?君根底极深,得道先于邃古,虽迁移时代,无间化神。斯可云富有之业,日新之德也。吾堕空趣,虽不为鬼,亦罕至于仙。君济艰时,不学为仙,而潜超乎释矣。”甘君曰:“君寄迹何林?而深夜与谈幽秘,将有以持赠末流者耶?”其人曰:“太行山下小兰若,尽我居停。君过平定州,于故淮阴侯驻兵处,幸微服过,勿为彼所觉,疾驰至寿阳,则彼无及矣。”甘君悚然问曰:“某何怨于淮阴侯,而蹙之甚也。且地远钓台,亦违钟室,何为而毅魄无归,不入立功之彭城,受封之下邳,与被擒之云梦,而乘君不听左车之说,未羁张耳之头,侥幸于背水之一战。如此间者,幽栖不去,恋其功乎?抑衔其怨乎?”其人曰:“彼固余之仇也,天帝悯余之被戮,俾信司井陉纛神,岁时来谒。以谢劫仇,往岁井陉大水,淹其神祠,就平定州驻兵高阜处也。彼以刎项王罪,先幽于鬼都。今项王证无上道,请于帝,今彼平天魔帅吕雉,以立汉功。彼自揣当时将兵之略,不如后世。凡建牙者过境,必以故楚州鬼兵袭执之。令其助战。迩三年中,阃帅卒于固关左右者,殆五六灵矣。君有名于本朝,恐不免指摘耳。”甘君起而再拜谢,又请曰:“设不能脱,当奈何?”其人曰:“可奔固关,吾为君设禅仗以待。”乃作别,甘君将送之门,则曰:“毋庸,君既知吾,勿敢拘形迹也。”仰天作鹰隼声,须臾化大鸟飞起。甘君返入户,月落星横矣。迨明,谓二仆改健装为贾服,距平定州二十里便宿。日方中,入井陉。傍水边行,过成安君祠,入展礼,神像宛如夜来客。嗟呀不已。过固关三十里,遽憩村舍,入里门,甘君马忽惊而逸,乃纵身下,马自奔东面,命村人与一仆追人。四更还,觅马不得,其仆汗浃气急呼曰:“总帅且起,甲兵无数拥村外矣!云将入击。”甘君大惊曰:“成安君援我之义,嘱以奔固关。我敢违乎?”乘仆马径出,至里门。遇鬼兵将合围,群噪曰:“奉纛神令,逆总帅助阵,勿待加刃也。”甘君叱曰:“胯下之鬼徒,安敢薄我!”鬼兵怒吼,甘君引佩剑左右挥之,突围出,五更鸡鸣矣。抵固关之西门,绕关外百步,一大鸟飞下,化为前缁流,慰甘君曰:“少摧颓矣!试坐道旁,无恐,看吾伏信也。”未几,鬼兵至,一人出队中,惟见项以下,而面目无有,其腹中语曰:“甘总帅若不肯隶吾麾下,则设伏擒之。”缁流笑曰:“子为沛公之功狗,既烹矣,狺狺者何为?”腹中又语曰:“吾怨吕后,天帝命报之,恐兵力不胜,故乞甘为前部,前所俘获诸将,真儿戏耳。何足克敌,汝衲何知,而诮吾之已刻也。”缁流曰:“子苟非吕后诱斩,早晚亦必反,叛迹彰而恶名著矣。天方祚汉,亦终为汉诛。一时唾骂反侧,仅同陈相国,无异九江王,千秋万世,谁为子称冤者?不德吕后而以为怨,宜其幽沈九壤,徒弄鬼戈也。甘君历劫忠义,岂为子烹狗之徒,无论其不可辱也。天有耳目,苟为无上使者侦知之,天君不罪子乎?”腹中作叹声曰:“信耽鬼趣数千年,惑倍当日,微居士发蒙。怙过因陈,背于正轨,必遭无上天君震怒矣。幸哉!”呼其徒速还,毋狂逞,瞬息都绝,缁流亦不作别,自为大鸟去之。

天明,甘君将返,则所逸之马,自东关奔至,殆前夜为鬼兵所驱者。遂复乘之,以仆马系其后,入村舍。二仆惶遽方定,抵榆次,闻镇太原者为陇西公弟,遣使来迓,即驰入省中。既觌面,各道款洽,盖亦总角交云。甘君问:“陇西公近日安否?”其弟垂泪言曰:“近为回纥部人所围,总帅秦中之行,职是故也。”贼善窥伺,故枢密不欲明言之。至秦陇,则各路兵已调集听令矣。”甘君曰:“然则前途当易骑也!”陇西公弟曰:“由太原至泾阳,皆飞檄传箭,半驿换一马。”甘君呼餐毕,即请行。陇西公弟致词云:“总帅席不暖,突不黔,致身王事,驰驱不宁。厥惟麟阁之光,岂直□原之幸。敢拜劳。”甘君逊谢去。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