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卷之一 甲子城掘井得奇书

[ 磊砢山房主人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望洋知道岸云遥,观海觉文澜甚阔。萧闲岁月,非著书何以发微;浩淼烟云,岂坐井而能语大。

在昔吴侬,官于粤岭,行年大衍有奇。海隅之行,若有所得,辄就见闻传闻之异辞,汇为一编云。循州之隩,有东南瘴海焉,蛟蜃多于恒河沙虫,居民畏之,乃集村落之英,操气焰物,为火攻计。自癸及丙,凡四年,蛟室一空,蜃楼竟毁。壮丁沿波讨索,缘古堧,蹊径俱别。陡见白石六十枚,林立沙面,始疑洪荒以来,娲皇炼馀,不啻开大挠甲子历元也。有无名上人者,不知所自来,遽名曰“甲子石”而赋之:

昔三神山之山骨,非巧匠之所斫。乾三三而坤六六,益三五而齐其气朔。甲之用,先三日而辛熔,后三日而丁爆。子则胚胎于混元之初,天开焉而物无觉者矣。是石也,秦皇之鞭焉可施,巨灵之掌勿能捉。庶几诸葛之图成,堪遁甲于八门之角。时则神人移山,舍斯喾□;精卫填海,留斯斑驳。六鳌则分戴十石以为戏,龟六眸者十焉,视石而不一眊。疑天池之物化,卜五纪而数确;岂星宿之小海,山经犹逸于荒邈。幸仙官未之上闻,免六丁足趾之下濯。嗟乎!晨星落落,有道卓卓。如可名言,于石致悫。首甲子曰天行,迄六十知圣学,石纷罗于太空,信造物者为之追琢。我其穿溟涬而布算,如三百六十棋子之在握。并勒于铭,不示以璞。

赋意凿空,岛人无有以蠡测者。中原估客,恐未解好奇而索观之也。其观之矣,当不必朗然成诵,而遍传诸中原之学士大夫。上人择岩畔之榕树,削木皮书之,作蝌蚪字。阅数十年,木赤文,字碧色,上人亦不知何所往矣。

先是闽人桑烛生,尝治金石篆,工刀法。一日,乘洋舶西南行,风于甲子石之外澳。烛生独抱败艎板一片,身如槁木,与水沫低昂,得泊岸不死,喘息榕树下。仰卧高视,则古篆蚀木焉。起读其文。瞿然曰:“此真吾三生石也;先卜者筮予命曰:‘人非木石,生死甲子,甲子不死,石寿木萎。’予甲子生也,应死于是而复生,有文在木,有数在石,天殆欲我以文刻石,而假木僵代我乎?”

入市,求良铁为锥凿。适有以英德文石售者,亟购之,仿陠阁颂碑文,十日而镌毕。其树木有字句处遂焦黑,若被火焚。烛生置碑神祠,将卜日磨崖,有所竖立矣。一夕,天大雷电,失碑所在,烛生恚,自沉于海。殆所谓木萎者欤!时捕鱼人常大溜、沙小溜,驾网船自东港出,急泅水捞得之。烛生悲且谢。大溜曰:“公闽中音,宜善治舟师者。近日滨海有人传言,倭寇将以数十艘犯此间州郡,吾侪渔父,犹愿投竿持鸟机,伏战槛击贼,虽不得功,且无闷于志;不幸死寇,为鬼民之雄焉。公何乃视性命如犬羊,生死不挂人口?无吾两人救,则鱼鳖之肉食耳。丈夫骨安在哉!”烛生曰:“诚然。吾自投,几不获于义。但倭寇蹂躏江浙,肆豕突于瓯闽,数败复振。今迤逦来粤,我兵四集,零帆剩桨无返者,可谓知进不知退矣。圣天子豢养将备,罗列海邦,以节度使驱策,何至采捕细民,向屠沽村舍,侈谈修矛之文,略诩枕戈之概。岂其阃师高卧艅艎,徒惊向若,转以乘风破浪之能,让于啬夫耶?”小溜曰:“为斯言者,直不知务耳。老人常云,方今天下疆域,不比古时狭小。以天尽头为界,不以海大处为边。无边,故无备久也。且以我所见,为公妄言:昔高曾辈为士人,有日食俸米七升者,三十年不进一阶,亦未得罪,罢归,还为人佣。至祖父辈,见夫荷戈之徒,身易通显,乃隶军卫,不二十年,由戍卒累迁偏裨,所得犒赏无算,比于富家。从征武陵蛮,遇伏死,今纪勋之册,藏大宗焉。人言文臣不爱钱,始能惜命;武臣不惜命,亦许爱钱。前世其皆验矣。曩与我高曾仕者,或擢屏藩大郡,以吏民为私橐,取之如寄,惟恐不及期。无何,以赃败,伏尸都市,妻子行远方。此爱钱而不能惜命者也。曩与我祖父从军者,或白头仅一戍长,遇有征调,不食求自绝,束臂裹腰脊,为疾痛声。闻伙伴远出,始逡巡起,向博场妓舍,觅利市钱,人亦竞呵叱之,卒徒手返,此惜命而不许爱钱者也。夫将兵之道,不宜用聚敛小人。彼以为兵无事而多费刍粮,不妨樽节之,无使有余钱而后已。殊不知将使兵,兵恃食,食仅足,即不足矣。兵不敢怨,即有怨矣。故我辈不肯入伍为兵。与其贫而作乱,明有兵符,暗为盗线,毋宁驾渔艇以食其技能,守民之质,防盗之心。若海岛不靖,忧及尊亲,愿为乡勇屯练,以报天子,谁曰不然。如公所言,节度威尊而不能养,阃帅任重而不能教,海边之兵,其可用乎?海边之民,岂无谋乎?”烛生愕然曰:“始吾轻量子矣。子于今时武备,大约能洞悉其原。用子之说,申号令于鹅鹳之军,涉波涛而鲸鲵为戮,何不陈之开府,宏此远谟,而徒问诸水滨,忍与终古。不谓游飓鳄之乡,遇荆高之行,吾诚浅之乎为啬夫也。正不识师中尚有人否?”大溜曰:“只一甘指挥,渤海豪右。若其先兴霸锦帆之遗,今侨居鸭子澳中民家,舟师之良也。闻大府檄令相地筑城,求形家□事。”烛生曰:“相度之理,吾得西江周浮邱指南,何术自进于甘君耶?”小溜曰:“甘指挥常就市人饮,我两人恒与共醉,无论不奇,无情不洽,请为酒人行,当可接也!”大溜曰:“善。”三人遂偕去。是时也: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