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第四卷 碧玉箫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词曰:

话到莺花剧可怜,个中春色闹无边。桃花洞里,又值杏花天。云雨巫山才一梦,芳情长与月团栾。消魂此际,铁石也情牵。———调寄《相思引》

良缘夙缔,嘉偶天成。此理之自然,事之宜然,情之同然,亦势之必然也。然使一往而逢,一约而来,一说而就。虽为佳匹,终属平淡无奇。必若接之于不易有之人,而又值不可失之会,处不可离之势,而竟失之、离之。使其忽聚而忽散,忽恩而忽仇。忧乐叠乘,甘苦具历。委曲变幻,以显其奇。才见得天地造化之工,鬼神播弄之妙处。尝考先朝正德年间,有李生者,讳素云字景三。苏郡人也。少孤贫,美才色。聪明颖悟,博览群书。尝七岁时,师令赋月镜诗。有‘乍向天池浴,旋来炼石磨,影窥银汉女,照见王宫娥。’之句,为一时传诵。又性爱花,幼时每啼,或折花以与之,或抱以看花即止。尝十四岁时,制有爱花说一篇云:

草木之精凝为花,花者华也。言英华之外著者也。其为物也美而盛。其为品也清而奇。而其质之攸成也,则合工气而为之贯。故天以生之,地以长之,雨以润之,风以开之。其时有春夏秋冬之错出。其色有红黄紫白之分殊。或宜暖宜凉,或可燥可湿。种类百出,各有不同。然其窈窕风流,动人以钟爱者,其体固一致也。且夫庶类之生,孰无真性。然物各禀其偏者,而花自得其全。何也?不争妍,不妒宠,其自处以仁。并其蒂,连其枝,其相与以义。次以先后,逊以低昂,则知乎礼者也。明其消长,识其岁时,则类乎智者也。当发而发,当藏而藏,则守乎信者也。其真性如是,而风度可知矣。当夫良夜芳辰,春眠乍起。淡妆弱质,雅态撩人。而且拂之以轻风,润之以清露,照之以明月,笼之以浮烟。斗艳飘香,徘徊于林际之下。或倚栏而舞,或迎人而笑,飘飘然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如是,而人之爱花者固众矣。抑如是,而人之爱花者转寡矣。何也?

彼所谓爱者,植其树,莫知其趣。喜其文,莫肖其神。徒以脂粉赏其容,则所视者轻,而花不愿也。即以妖艳赞其色,则所待者薄,而花不甘也。花于此,其何以见知于人,而解意于己欤。噫!是直非爱花者耳。夫真爱花者,必其善看花,而后可会其兴趣,通其精神。低回历乱,而知其必有所思。飞舞翩翻,而体其若有所恋。神情既结,则花自如慕、如诉。相与而依依。夫花之精神若是,花之兴趣若是,花之知心解意又若是。彼浪谈容色者,而欲得个中之意味焉,盖亦难矣。嗟乎!

予性也偏,偷闲自旷,静观万物,窃切留心,而花尤所称知己者也。清居绝俗,或傍花而坐,或拥花而卧,或对花而酌,或倚花而吟。索笑怡情,缠绵莫解。当其造胎而缀蕊也,则约而俟之。及其点妆而舒脸也,则悦而亲之。至其粉落而色衰也,则怜而吊之。爱之切,而欲抚诸怀。爱之深,而欲加诸掌。然而环顾居侧,地无立锥。计欲栽培,恨不可得。即有二三嘉种,不过独秀孤芳。始而见其花之灼灼者,不旋踵而其实已离离矣。岂不惜哉!

此篇一出,人都称为爱花子。及年十七,首选黉宫。其平昔高量伟志,倜傥风流,气象昂昂,卓然世表。且其素豪侠,性疏狂,喜交游,好谈笑。每遇花辰月夜,或游长洲之苑,或登姑苏之台,或采洞庭之橘,或泛舟于香水。飞云阁、金阊亭、辟疆园、寒山寺,举吴中胜迹,无不遍游。时因七月初秋,气清天朗。李生纠合二三同志,泛舟于消夏湾。醉月嘲风,作夜游之乐。是时残暑未退,骚人墨客,往往结伴泛舟。消夏湾中,箫鼓达旦。生与诸同志等,觥筹交错,痛饮欢呼。比酒酣,生停杯谓众曰:“某平生有三乐:识尽天下妙人,一乐也。读尽天下奇书,二乐也。游尽天下美景,三乐也。”说罢,哈哈大笑。未几李生吹笙,诸秀士弹丝品竹。按曲倚和,清声逸韵,高响入云。邻舟听者,咸指曰:“此必李秀才酒船也。”时李生情兴弥浓,襟怀愈旷。因停笙叩棹而歌,其歌曰:

四顾宇内兮,何微茫。若有一人兮,居中央。寄席幕兮天地,假湖海兮杯觞。举头兮长笑,抱明月兮徜徉。

歌歇又吟曰:

云收雾卷海天清,一色玻璃趁月明,

我欲驾帆空际外,相呼王子共吹笙。

又吟曰:

旧是瑶京谪降仙,银笙吹彻海峰烟,

闲停玉盏敲奇句,惊动长庚下九天。

吟毕,诸秀士进酒相庆。生兀自接饮,至再不辞。末后一巨觥至,生接住,仰而笑曰:“吾方欲吸尽西江,何况于此。”乃一啜而尽。复徐徐顾众谓曰:“昔吴王拥西子避暑于此湾,醉舞酣歌,流连莫返。吾等今夜,可仿佛其乐否?”众曰:“贤兄造化同流,玩物适情。深得春风沂水之概。若吴王流连酒色,败业废时。不旋踵而姑苏之台,已为麋鹿游矣。何足以之比拟耶。”

正说间,忽邻舟有人呼曰:“列位好兴头,肯容老夫促膝否?”说声未歇,其人已攀过船来。生见其人,端雅雍容。急趋施礼,叩其姓氏里居。答曰:“老夫本郡吴江人,姓黄名琮,字国瑞。住于玉秀山下之望江村。以小故偶进府城,今夜获奉诸贤之侧,岂非大幸。”生喜曰:“公其黄孝廉耶?久切瞻韩,未蒙赏识。有失迎迓,得罪、得罪。”黄翁亦叩生姓名,生具以对。翁惊喜曰:“久聆大名,如雷贯耳。今夕得亲雅范,可称作合之奇。”生逊谢,邀翁少饮。翁问曰:“方才偶聆清吟,纯是唾珠咳玉。未知是那位佳兴,到要请教。”生应曰:“小生醉后狂吟,冒渎尊听,休见笑了。”翁曰:“贤兄二诗,丽句清词,飘然尘表。如此奇趣,何异太白登华,搔首青天。惜老夫年迈视茫,不获与兄等寄傲烟霞,嘲弄风月,真乃一时恨事。”生曰:“闻盛邑江山秀丽,风景清和。倘得闲时,定当到彼执鞭,从先生游矣。”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