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卷二 韩樾子

[ 闲斋氏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令狐韩樾子,虽世为贾人,而丰姿娇媚,善赋,能诗词,尤工弦管。弱冠,游京师,独乘骏骡,出市陉道上,值雨,见一少年妇,色绝艳,跨蹇驴,或前或后,与韩同路行。晡时雨愈洪,道旁适有坏屋数椽,空无人居,韩暂入避之,妇亦踵至。韩颇不自安,然无如之何,姑听之。既而骏驴见骡,厥势昂举,耸鼻而鸣。妇视韩掩袖而笑,韩心动不可遏,阴念日暮人稀,郊鲁男子若何为?固挑之曰:“驴犹如此,人何以堪?小娘笑厥物之不雅观也,抑之更有甚于此者?”妇怒之以目曰:“我自笑之可笑耳,不谋与汝扳谈!”韩跪而拥之曰:“念此邂逅,实天假之缘,途中倾慕之私,卿喻之否?”妇粲然,曳之令起,曰:“儿苟无意于子,何为履子之迹。入此颓圮之地乎?儿家即在直北乔木处,去此仅十余里,然不欲与子偕归者,猥以舅姑性严,良人及伯叔亦皆正直。母家匪远,盍枉驾见辱,虽险不足虑也。”

韩为摇惑已久,不复三思,遂控骡,随之以往。行入万山中,跋履迍邅,约数十里,始达其处。千峰环抱,万木森罗,靠涧依山,得一巨宅,四面别无人居。韩疑之而未发,妇已知之。笑曰:“子疑儿家无邻比乎?盖祖父辟世者也,居此近百年矣,凡人罕得至此。正可与子盘桓,勿忖度也。”亟弃鞍以马箠挝门,有二婢出应,双髻垂髫,色丽齿稚,妇以“小红”“小绿”呼之。登堂,轮奂之美如王侯。妇易衣而出,锦裙绣袴,绰约如仙子,与前策蹇冒雨时,什佰增也。又为韩易衣履,亦极鲜华。韩西向拱立,请尊人拜见。妇曰:“儿幼孤,失怙已十年矣,更无兄弟,唯一姐一妹,各适所天,此间为儿独居,无可见客者,子勿复以礼自拘。”乃相携入闺闼,闺中位置,精奇雅洁,又为改观,几案皆檀楠,炉瓶悉金玉,北设钿榻,南列蜃窗,东壁悬古画,西壁悬合欢图也,联为董思白书。厅上置金猊,□异香,地平如镜,不染纤毫尘翳。妇捺之使坐,小婢沏茗,茗尤香美,一旗一盏,不识何名。韩问何姓,适何人,青春几何,妇笑曰:“琐琐根究,得勿志之以告所欢也?”韩笑曰:“予虽为客,而年甫二九花柳之事,实所未谙,且赋性孤清,守如处子,今与卿眷恋,亦发轫之始,所以琐琐渎询者,欲心铭弗谖也。何事见疑。”妇曰:“勿面急,聊以相戏耳。”因言:“姓韦氏,字阿娟,行二,年二十。初适阜平元氏子,三年前,元不谨于行,阖门为仇家所歼,儿从间道逃归,仅以身免,孀居于此。同胞一姊,字阿妍,嫁上党。妹字阿秀,嫁灵邱,与子同庚,今将往探之,不意遇子,非夙缘乌能如是?”韩曰:“然则舅姑性严,诸昆正直之说,胡为而云然也?”娟笑曰:“亦饰说也。”韩亦笑曰:“卿尚有一毫诚实哉?相聚才半日,诳言已足够一车矣。”二婢亦笑。有顷,珍异毕陈,觥筹交错。娟则娇痴宛转,软倚轻偎;韩则熨贴殷勤,凝注倾倒。俄而三星在户,移烛登床,至于衾裯枕席间,其事不可竟究矣。娟善吴歈,每发声,音响靡靡,韩发吭和之,两心如醉。居匝月,不离跬步,日惟劈笺斗酒,坐月茵花,温柔乡景味,备细领略。

一日,娟复往探其姐,韩独倚栏观鱼,适小红送茶至,韩戏捻其腕,红微笑睨之曰:“小娘甫出门,郎君便尔放浪耶?”韩抱持之,曰:“古人谓秀色可餐,若卿者可以疗饥矣。”随探手于怀,肌肤腻不留手,胸乳椒发,情不可禁,遂与绸缪。兴未阑,小绿猝至,不及掩饰。绿却步含笑,佯作采花,韩知其可狎,以手招之,绿齿尤稚,反走欲逃。韩置红迫之,将及,忽闻院外笑语声,呖呖如莺燕。绿且走且回首笑曰:“郎勿嬲,小娘归矣!”韩亦敛步。寻闻叩环声,绿徐徐理鬓纳履,启扉视之,笑而扬声曰:“秀姨何久不临贶,玉体得勿少郗耶?”小红继至,问小绿与谁语,绿曰:“红姐不亟来起居耶?灵邱秀姨来矣!”红两颊红晕,再拜曰:“小娘往上党,未克言旋,秀姨可居此以候之。”韩隐玉兰花下偷窥,则一倩妆少艾,扶一女奴,冉冉而入,冶容丽色,不可正视。韩目炫心摇,知为阿秀,无计迴避,不得已径前揖之。秀惊却羞涩,引袖遮面,细语问小红,郎君系阿谁,红无以对,韩辄应以曰:“猗氏韩樾子也。”秀曰:“那得在此?”曰:“令姐之所招致。”秀作色曰:“姊孀居三年矣,院门以内,虽五尺之童,未尝侧足,汝异乡他姓,稚齿韶年,既非周亲,又非故旧,贸焉戾止,意欲何为?”韩惶遽自投于地曰:“小人罪当死,乞秀姨宽宥之。”秀曰:“果谁为汝姨?会须缚而鸣诸官,尝试桎梏,第汝云二姐招致,故舍之,待其归而面证。”韩顿首谢。秀立迴廊下,把茗盏,召韩问曰:“居此几时矣?”韩曰:“月余矣。”曰:“终日何所事?”曰:“无所事事。”秀哂曰:“无所事事,岂以汝作木偶人看哉”我观汝精满气足神旺,苟非为入幕之宾,焉能若是?汝之事,我知之矣。”韩俯首不言,小绿嗤嗤笑,秀目视小红,小红颇有赧色。秀移步入室,呼小红耳语良久,红颔之,掩笑出户,点首招韩,曰:“来,与郎君语。”韩随之西轩下,红握手密告曰:“适秀姨慕郎君温文韶秀,今夕欲留此与郎君一叙,嘱儿致意,异日小娘回,切勿泄!”韩聆之,惊喜欲狂,曰:“敢不如命!”红反命,旋闻房中嘻笑。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