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古籍全录

古籍笔记

古籍讨论

第十回 男女同房娇做态 鸳鸯共枕戏风流

[ 无名氏 ] [ 打印 ]
将本文分享到:
树春见月姑情动,料事可图,即上前抱住叫声:“贤妹,可笑你一世聪明,今日还不晓得我到底是桃来还是梅?”

月姑听见此话,把树春上身看到下身,仔细一看,只见裙幅中照出两足,只因此时乃是热天,衣裳单薄,所以照见。吓得月姑心惊肉跳,满身发汗。连忙推开了树春,站起身来骂道:“你是何方光棍,男人假扮女妆,前来我家,快快从实说来!若不然,呼唤起来,想你性命难保。”

树春道:“妹妹,且自宽心,不必着急!小生非是光棍,正是杭州柳树春。张金定为了小生一人,不肯过门啼啼哭哭,要寻死路。小桃说我容颜宛似张金定,所以改扮女妆,代张金定过门冲喜。小姐切不可扬声,小生是众位姑娘意中之人。”

月姑听了此言,便把眼一揉,重新看个明白,果然容颜宛似张金定。原是我瞎了眼睛,如今在着房中,料想这冤家必要行此没正经的事,宁可推辞,决不可以。

月姑往时未见柳生之面,朝思暮想;今日见面,胆战心惊;虽然晓得风流之意,亦是黄花闺女,一时浑无主意,如泥塑装成的,连一句话也没了。树春道:“姑娘莫要呆想,机会难逢,况此时房内无人,我和你共枕同床,成就美事何如?”

月姑满面通红,应道:“未成大礼,私下交情,恐被人知道,怎生是好?”

树春道:“呆姐姐,你不痴,我不呆,眼前乐趣,何妨后患。”

说罢,双手把月姑抱祝月姑此时身不由主,只是两手乱挣,不觉云髻斜垂,头上凤钗坠落,又不敢高声,又怕又惊,又怜惜才郎;被树春搂抱在床,手摸鼻嗅,百般调戏,做下多少风流。便道:“我与你解带宽衣,卸下红妆,同床共枕,齐赴阳台相会好么?”

月姑吟想道:“今夜若不从他,却使多时挂在心头,当面错过;欲待与他成就风流之事,又恐被人知觉,怎好处分。”

正在无主意,低着头。树春正在登云驾雾之际,月姑半推半就之时,忽听见叩门之声,你道是谁?原来是小桃,恐树春弄出事来,放心不下,代人着急。来到高楼之上,只见密密关得不通风,所以叩门。里面月姑听见,立起身来,正要洒脱。树春一把抱住道:“料来叩门不是别人,必定是丫环小桃,待小生开门,你且稳坐。”

一头说,一头出来开门,小桃轻轻走进说道:“大爷,你是官家公子,知书识理,礼义纲常,须要自守。还是到夫人那边睡去好,不要做下天大的事来。”

树春说:“知道了,不要多言。”

只管把小桃乱推乱挤出了门外,连忙紧闭房门,再四也不肯开了。小桃无奈,只得下楼而去。树春哈哈的笑着走入房来,月姑问道:“哪个叩门?”

树春道:“就是那小桃,更深夜静,无故叩门,实在可厌。”

说罢双手抱住月姑,上了牙床;亲自与月姑宽衣解带,月姑此时身不由主,被树春拍开两腿,直抵巢穴,两下里鱼水相邀,狂至半夜云雨方止。月姑道:“我十六年之操守,一时破之郎君,不知终身之事,如何是个良策?”

树春道:“小生蒙姐姐不弃,今宵欢乐,便是终身姻契。我想八美图中,姐姐的媒,是我自做的。”

月姑道:“今宵一身相托,幸勿见弃。”

二人谈谈论论,情兴复发,重赴阳台,颠鸾倒凤,直至五更,方才侧身相抱,一觉浓睡,至日升东方,才起身开门。只见小桃在那门外听候,不言不语地进入房内。树春笑向月姑道:“这小桃不比寻常婢女,你我情由不必瞒他。”

月姑低头坐的,不作一声。小桃把头乱摇,说:“你们二人做下此没根的事来,只怕员外安人得知,那时怎生区处?如今事已至此,须小心提防,不可露出马脚。”

二人点头。自此之后,日里姑嫂相称,夜里夫妻恩爱,相亲相近,甚是稠密。再说上卿病重,在书房请医调治,服药无效,员外夫妻二人,终愁满怀。那沈员外有一个表弟,住居苏州,姓何名沧海,系是三世祖传名医,脉理精通,合郡之人,称他为何一贴。若有小可之疾,只须开下一个方儿,服了一贴药儿便好。所以人称他为何一贴。声名大著苏州。

沈员外闻知他高手,即打发家人前去请来看视儿子。何一贴到了沈家,诊视上卿症候,即开一剂药方,服下便觉见轻。员外夫妻二人大悦,款待留住看除病根。此话暂且丢开一边。再说张永林公事明白回家,此时柳大娘瞒不得,即把树春改扮情由说了一遍;永林听了此话,一时大怒,骂道:“此事并非儿戏,今日这般所为,若然不弄出大患,亦不得干休了?”

柳大娘只得忍气,不敢作声。惟是心中埋怨金定而已。再说柳兴身伤已愈,安然如故,一时不见树春,忙问永林。永林把此事一一说与柳兴知道,柳兴听见发恼道:“怎么男人打扮做女子去人家里?况且我家大爷没正经,倘露出马脚,被沈家知道,那时岂不做了一场大祸而来?如何是好!”

且按下张家之事,再说树春与月姑日间姑嫂相呼,夜间同床共枕,恩爱如鱼得水,不觉一月将近。月姑有孕在身,不思饮食,精神顿减,形容憔悴。安人忙说与员外知道,员外心中暗想:“我想起上卿之病,多亏表弟看视,如今渐觉见安。哪知女儿又病起来!幸喜表弟未回,待我请他与女儿诊视一番。”

请登录会员以观全文。
说罢双手抱住月姑,上了牙床;亲自与月姑宽衣解带,月姑此时身不由主,被树春拍开两腿,直抵巢穴,两下里鱼水相邀,狂至半夜云雨方止。月姑道:“我十六年之操守,一时破之郎君,不知终身之事,如何是个良策?”
是啊是啊!直到今天也还是这个样子啊。得给人一个交代的。这个也是情义。
月姑往时未见柳生之面,朝思暮想;今日见面,胆战心惊;虽然晓得风流之意,亦是黄花闺女,一时浑无主意,如泥塑装成的,连一句话也没了。树春道:“姑娘莫要呆想,机会难逢,况此时房内无人,我和你共枕同床,成就美
这个事情无法评说的。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价值观。
古籍资料
提示:
  • 欢迎加入古籍QQ群:71582190,本群只谈古籍,勿论其他。入群请修改群名片为:正在学习或研究的内容.昵称,如:论语.飞翔,杂学.心在远方。
  • 推荐浏览器版本在IE8.0以上,如此可以使用网页最下方工具条记录读古籍笔记,查字典以及反馈文中错漏之处。浏览器版本过低则无法使用。
  • 如要搜索本页,请按 Ctrl+F 打开搜索输入框。
相关古籍原文(以便今后阅读笔记时理解)
您的古籍阅读笔记 0 / 10-1000
请修改标题和关键词;讨论求助建议包含上下文,以便网友理解。
正文中有错误遗漏之处,欢迎指正。请提供错漏处前后数个文字,以便我们快递找到错漏的地方。